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一场风花雪月离别至今

2019-05-16 19:18: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中兴斥巨资成立合资公司将专注TMT行业
联通或在iPhone5争夺上失去先机
阿胶龙头产品价格10年涨40倍 节前药店为何买一送一大促销?
"_blank">惠普推出全球首台立体扫描彩激一体打印机

任何事物都是先有的前因才会出后果,你们不见便不恋,不恋便不思,不思便不忆,不忆便不泣。很多个夜晚,思念如情花之毒,往往让我欲罢不能却又痛苦不堪。我经常在想,这个世间有没有断肠草?它是否如小说中一般食之苦涩,入腹疼痛难忍,却可解情花之毒呢?

2009年  二次游西湖 农业部:大豆将扩种至1.4亿亩 近期不发展转基因
初夏

遇见他,在我的意料之外,在命中注定之中。

五月,初夏。天空刚刚进入幕色,吴山夜市就已经体现出了它的如火如荼,热门暄哗的大街,灯火通明的建筑物。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女人们已经换上雪纺短裙,脚上蹬着亮丽高跟鞋,挎着时尚包包,在摆满各类韩国饰品前留恋忘返。男人也一改白日的西装革领,一身休闲打扮,在这繁华的夜晚,享受着夜市带来的轻松感。我转过几道弯,在一个个标着大排档的牌子前停留。夜幕下,厨师师傅用他干练的双手晃动着铁勺,不断的翻动着锅中的美味佳肴,嘴里还时不时吆喝着我听不太懂的地方话。在他的身后,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一眼望去,情侣颇多。我站定,向老板要了一份吴山酥油饼、一份馄饨小笼、一杯西湖藕粉,然后选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一个看似学生的小男孩背着一把吉他转眼间来到我眼前,笑眯眯的说:姐姐,那边有一位哥哥让我弹首曲子给你听。一边说一边指向不远处,顺着他指的方向我看到一名身着白色衬衫的男子独自坐在那里,面前似有几道小菜,手里握着一罐啤酒。眼睛近视的我除这些仿佛已看不清有什么其它的特别。只是恍惚中,他望向我的表情似笑非笑。满腹不解之既,小男孩已经拨动中的琴弦,一串串美好动听的音符破指而出。一时之间,竟也被深深吸引。再睁开眼时,旁边已悄然无声的多了一个人,那个身着白色衬衫的男子。他的嘴角,1抹浅笑,眼光深邃。我可以坐这里吗?我沉默了一下没有开口,表情却似乎在告知他可以的。谢谢。于是他坐了下来。我再次打量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一双剑眉,大大的眼睛里似充满了放荡不羁。短暂的寂静,服务员快速端来一份吴山酥油饼、一份馄饨小笼,肚子似乎已饿了,看到金黄色的油饼和摆放整齐的小笼顿时眼前一亮。全然不顾身边还有其它人,开始往嘴里送!你好像很饿?要不要再来几样小菜和啤酒?我为难的笑了一下:不用,谢谢。你觉得这首《悸动》怎么样?不错,不过我更喜欢《沉默》。说罢,他叫来刚才弹吉他的小男生,附耳交接了几句,小男生利落的双手又开始弹奏起了《沉默》。一顿饭结束,自然开始各奔东西,分开时,各自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就如同一场梦,独自一人来,一人离开。

第二天,顺着断桥漫无目地的游走,直到苏小小的陵墓前。很多人慕名前来观赏这位百年前才色双全的钱塘名妓,不,应当说是她的陵墓。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男女之情往往薄似烟云,短似朝露,小小呀,究竟是阮郁负了你,还是迫于家人威胁不得与你共连理?若他有心负你,为什么又以青松作证,愿于你同生同死?若他不负你,又为什么家人的三言两语便使得他另择名门闺秀娶?门第之嫌,身份之悬,爱之甚浅,一名女子含恨而终!实在不忍陷入这场悲伤的传说,我转身离开。却迎面碰到昨晚那位男子,两人不约而同脱口而出是你?彼此都泄漏着不可思议。望向他,跟昨晚一样,他的目光深邃,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放荡不羁。我眼神有些迷离,看着他,似曾相识。他低头浅笑说看来我们很有缘份,打算去哪?雷峰塔。一起?我沉默,情景又像昨天晚上一样,我沉默的表情让他认为我同意了这次结伴之行。

我们沿着苏堤顺势而下,一路上,彼此谈话明显多了起来。从他口中,我了解,一个人,旅行,明天结束。他从我口中得到了一样的答案。进入雷峰塔之前,我特意跑到香烛摊前求了柱香,他一脸惊讶的问:你也信佛?嗯,你也是?为共鸣,我们再次不谋而合的笑了。忽然,这类感觉很熟习,熟习得像认识很久的朋友一般。我隐隐感动,乃至有些怀疑,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中?我们一起跪在释迦牟尼神像前,各自乞求着心中的宿愿。在乘电梯走进雷峰塔的一瞬间,我竟一时认为进塔是为了我的许仙,这类感觉很荒唐,却又很真实。一层,欣赏着碧丽堂皇的白蛇传雕画,相见、相恋、报恩、分离、囚塔、团聚一幕幕,一处处,感人肺腑。我们叹息人妖相恋的苦涩,痛恨法海无情的拆散,欣慰子孝救母的结局。最后我们如同鲁迅写的一般责怪和尚的多管闲事!

眼看天色渐渐已晚,我一鼓作气爬上塔的五层,有些喘息。站在阁楼高处,望着飞檐翘角下的铜风铃,风一吹,叮当作响。眼前的大好湖面,在夕阳残照下,更加显得金碧辉煌。在高达70多米的塔顶,似乎整个西湖尽在眼底,天地间,恍如除了这塔、此人、这湖再无其它。一向向往自由的我内心激动,双手伸出栏杆外,做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式,向天空大喊一声啊!下一瞬,被猛的1拉,嘴里尽是责备:小心啊。力气很大,我重心不稳,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抬头,是他深邃而专注的眼神。我怔怔的看着,很久,直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渐渐俯下来,就在行将碰触的一瞬间,我慌乱的推开了他。

第三天,车站。各自踏上返程的列车,你向左,我向右。与上次不同,彼此带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回来之后,日子恢复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冥冥之中,多了一份思念和回忆。我们开始在上聊天,聊喜好,我们都对金庸的小说执迷不悟,对如今的社会忿世嫉俗。我们一样的向往自由,向往那个不和平但却无束的朝代。我们相信命运,相信缘份,相见一见钟情。我们的聊天范围触及很广,却唯独没有提塔顶一事。他经常会来我的空间转转,对于我的心情留下只言片语。我们的关系一直这样保持着,似朋友、似亲人、又略带暗昧。

有段时间,我们各自忙于工作,一天、一周、一个月,销声匿迹一般,各自没有消息。项目忙完以后,又恢复了悠闲,思念和回想便占据我的整个脑海,反复腐蚀。我挂在上的时间愈来愈多,只是他的头像不再亮起,但是他的心情随时在变,从那里我读到了若既若离,孤独陌生。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某天我隐身了,那是因为我只在等你。很幼稚的一句话,真的,居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他心情在变,却唯独头像不亮,他在为谁?为谁会亮?因而我像中了情花之毒一样,痛苦不堪。很长时间我开始不上Q,不登MSN,不挂,独自一人,忍受中毒之痛。

一个午后,我坐在阳台上,当空中渐渐布满乌云,当手中的书本渐渐被细雨打湿时,脑海呈现两年前西湖旅行一幕。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我跑回房间,打开电脑,点击Q,登陆,找到属于他的分组。那个灰了一年的头像终于亮起,有些黝黑的房间,那个彩色的小头像甚是亮眼。

最近怎么样? 很好。

又是一阵沉默,我找不到话题,仿佛是从未认识的朋友一般,只能以这样一句开场白来问候彼此,我的心开始痛。那边他的头像又开始闪动。

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

心痛得更利害。 颤抖的手指勉强打出:哦,祝福你啊。

可以再看看你吗?他的话出现在我的对话框里时,同时也收到了他的请求。我谢绝,他又发。谁也没有退让,一遍又一遍。最后,我投降。视频中,我看到他。如同第一次见面,棱角分明的脸,一双剑眉,大大的眼睛里似充满了放荡不羁,深情而专注。只是较两年前,有些疲惫不堪,略带苍桑。我哽咽了一下,固执的我始终没问他这一年多都在做什么?或跟未婚妻是怎样认识的?他也没向我解释有关在1年内的任何事,直到最后的视频关掉。

窗外,雨渐渐大了起来,我退掉Q,修改密码,手指在键盘上胡乱敲出一串字符,然后复制粘帖,点肯定,苦涩一笑。

一岁半宝宝咳嗽有痰怎么办
医护到家斩获G-Startup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全球第三名
ef="https://wapask-mip.39.net/bdsshz/question/20894267.html" target="_blank">一岁半宝宝咳嗽有痰怎么办
一岁半宝宝咳嗽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