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那些年上海北站迎送乡亲苦与乐0【生活】

2019.06.25 来源: 浏览:0次
[导读] 坐在椅子上、站在过道里排队的旅客就会骚动起来,把所带行李包裹扛在肩上、拎在手上,火车票叼在嘴里,往前开拔。有的小妈妈们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手上拉着一个孩子,背后还要关照拉着自己衣角的更大一点的孩子,前呼后拥,艰难地一步一步蹒跚着向前挪动……

坐在椅子上、站在过道里排队的旅客就会骚动起来,把所带行李包裹扛在肩上、拎在手上,火车票叼在嘴里,往前开拔。有的小妈妈们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手上拉着一个孩子,背后还要关照拉着自己衣角的更大一点的孩子,前呼后拥,艰难地一步一步蹒跚着向前挪动……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上世纪60、70年代,老家的亲戚来上海或是来沪后回去,都由我作为家里的代表去迎送,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大。通过迎来送往,“以礼待客、以情待人”的家教在我心中烙下深深印迹,浓浓的乡愁也被一次次地唤醒。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那些年,上海有北站、西站两个客运站,还有一个东站是货运站。一般迎送客人都是去座落于宝山路、虬江路交界地带的北站。当时,我家住在中山北路普善路,迎送客人可以坐47路换66路到宝山路,也可坐65路到虬江路下,即可到北站。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接客和送客的场面是不同的。接家乡来的客人时,我总是站在出口处,依靠在铁制的围栏上,听着车站喇叭里音色甜美的女播音员播报的“由××地方开来的×××次列车,××时到达本站”的消息。那时,没有电子信息屏滚动播出车次信息,只能竖起耳朵听一轮轮播报。偶去接初次来上海的老乡,并且从没有见过面,我会用一张纸,写上“接绍兴来的×××”,伸过围栏,高高举起,让来客一到出口处就看见,以免错过。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接上客人之后,一边帮忙肩上背包、手拎旅行袋,一边与客人说说笑笑地乘公交车回家。父母亲总是已经在家里着急地等着,一桌饭菜也早已准备好了。父母亲和客人总是紧紧握手,亲热非常。用餐后,父母会泡上一壶茶,围着桌子与老家乡亲们唠上好一阵子。这时,我就会坐在边上的小凳子上静静听着,听大人们讲家乡的故事,家乡的变化。有了N次这样的经历后,我对家乡的印象越来越深,乡情越来越浓。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比起到火车站接客人,我更喜欢到火车站送客。毕竟,接客只能在车站出口处的围栏外,而送客可以让我进入车站看个新鲜,我喜欢站在月台上,与绿色车皮中间镶嵌着两条黄色腰带的列车车厢贴得很近的那种感觉。不过,由于当时交通还没有现在这样发达,没有公交长途车到我们家乡,火车也没有现在那样班次多,更没有动车、高铁可选择(只有快车和慢车之分),京沪14次、22次特快列车只是在沪甬线上一个小站会停靠,所以回家的车票可谓一票难求,总是交给我来代买。尤其是初来上海的客人,一到我家就会告诉我回去的时间,委托我帮他们买好回程车票。数不清多少次,我排上几个小时的队,喝不上一口水,累得两腿发直。当我帮老家的客人买回车票时,心里总有一种完成了一件大事的感觉,心中也升起帮父母“撑了面子”的欣慰。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老家客人探亲访友或出差办事、采购物品,大包小包带得不会少。我帮客人整理好包包袋袋,手拎肩扛着到了火车站,买好月台票走进候车室,排在长长的候车人群中,等待检票。以前的候车室没有现在这样宽敞明亮,特别是晚上候车时,候车室屋顶上几盏闪着微弱红光的电灯泡晃来晃去,照明条件非常差;旅客候车也没有现在这样文明,有人随意吸烟,候车室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劣质香烟的烟雾,不抽烟者在其中煞是难熬着。好在送客的主人与客人们总有道不完的别情,消磨着候车时间。我总是不时抬头张望竖在检票口的那块会更换检票时间的牌牌--如果你以为那是电子屏就错了,那时,列车停靠的月台号码,只是用一块写着目的地、车次和发车时间的木牌,插在一个铁架子上面,用人工不时地更换牌子,告诉旅客检票时间。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当队伍前方的发车指示牌更换后,广播里会传来播报。坐在椅子上、站在过道里排队的旅客就会骚动起来,把所带行李包裹扛在肩上、拎在手上,火车票叼在嘴里,往前开拔。有的小妈妈们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手上拉着一个孩子,背后还要关照拉着自己衣角的更大一点的孩子,前呼后拥,艰难地一步一步蹒跚着向前挪动。有些旅客会耍小聪敏,站在候车的椅子上往前插队,往往会遭到车站工作人员呵斥。好不容易挤到检票口,车站工作人员会拿着一把检票夹,在一张张车票上打洞,旅客这才可以进站台上车。也由此,我曾想当然地把进站“检票”误以为是“剪票”,后来才知道此“检”非彼“剪”,但“剪”用来描述那个年代的进站画面似乎更加形象。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旅客们会使出百米赛跑的劲头,一鼓作气奔向车厢。并不是为了抢座,而是因为那时列车班次少,每辆列车都超载厉害,许多旅客买不到坐票只能一站到底,行李架当然也不够用。那一路奔跑,就是为了早一点上车抢上行李架--不论坐票还是站票,一路上可以看得见自己的行李总是更加安心的。晚一点上车的旅客就只能把行李放在座位底下或过道上了。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离发车还有三分钟时,车站会停止检票,送客的亲朋好友也必须下车。那时,我会在月台上紧贴老家客人坐的列车窗户这边,等候列车启动。“滴呤呤”,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声,列车前方高悬着的指示灯由红变绿,火车徐徐启动。这时,客人们总会把头伸出窗外,挥动双手向我告别,我也会在“有空再来”的回复中,不由自主地挥动右手,一次次向家乡的客人告别。待到列车发出“哐当哐当”加速声,车尾渐渐也看不见了,我才会带着别客的怅然,缓缓地离去。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喧闹的候车室,窄窄的检票口,长长的月台,绿皮的列车箱,旅客拼命奔跑抢行李架……至今遇到那时来过上海的家乡客人,我还会跟他们回忆那一幕幕。因为,随着改革开放,交通发达,这一切曾经习以为常的画面,已经渐渐看不到,被淡忘了。现在,坐动车高铁是小菜一碟,买票上网非常方便,更有不少乡亲开着自家车来沪。家乡变得不再遥远,来上海用一个拉杆箱,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了。我这才意识到,我们一次次不辞辛苦送走的是旧日子,迎来的是更加恬淡、温馨的生活。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g5h-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深兰科技

Tags:
友情链接
如何治疗消渴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