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第39章基佬新如

2019-01-14 11:01: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39章 基佬 新

杨绵绵要考试,因此能拍摄的时间不多,罗裴裴便把她的拍摄时间挪到了晚上,白天先去拍吴悠的内容。

而等她从期末考中挣扎出来,晃晃悠悠去摄影棚的时候,就看到有个男人在那里和罗裴裴説话,人有diǎn娘炮,説话却盛气凌人的:“罗主编啊,我们xiǎo悠现在是签约的艺人了,你可不能和别人混为一谈噢,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签我们公司的,你説是不是啊?”

罗裴裴保持着不卑不亢的笑容:“邹先生,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和贵公司合作了,之前我们那期杂志的封面就是请岑莺莺拍的。”

她説的岑莺莺是现在当红的xiǎo花旦,言下之意就是,再大牌的明星姐都见过,你刚签了个不知道何年何月会红的艺人就在这里要特殊对待,要脸不?

邹奕可不是初出茅庐的xiǎo经纪人,他之所以敢这么和仰望你的来去罗裴裴説话,当然是因为他有人脉有能耐,捧出过不少大腕儿,关键是他特别护短,特别会给自己的艺人争取,所以签在他手下的艺人都特别愿意跟着他。

现在吴悠刚被他签下,他极为看好吴悠未来的发展,当然要竭力为她多争取一diǎn好处,比如多一diǎn版面,衬托一下她的美貌,这样他就可以顺势炒作一下,为吴悠争取广告了。

邹奕要是被她那么dǐng一句就放弃那就不是他了,他轻飘飘地説:“罗主编,我听説你想约我们薛影帝来拍封面啊,你也知道,他自从得奖以后人就特别忙,不过呢,也不是没办法。”

有了实际的好处,罗裴裴马上就迟疑了一下,她鉴于荆楚的缘故,并不愿意刻意打压杨绵绵,可薛影帝的确是她一直想要邀约的对象,能请他来拍一期封面,她在老总面前不知多么加分。

邹奕也不着急,脚打着拍子,看着灯光下的吴悠,真是难得的好苗子,如果他不是一时兴起过来看个朋友,还不知道这里还藏着这样一个宝贝呢。

“邹先生,你还没见过我们另一个模特吧。”罗裴裴恰好看到杨绵绵过来,招手示意她走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邹奕就是那么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然后徒然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用x光一样的眼神扫视她。

杨绵绵不甘示弱,同样用目光dǐng了回去。

两个人异口同声:

“有前途。”

“基佬!”

罗裴裴:“……”

邹奕脸色都变了:“你説谁?”

“你,基佬,受!”杨绵绵三个词迸出来,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你是吴悠的经纪人,你想把她拍漂亮让我当绿叶?”

她説话太直白太冲,邹奕心里对她的印象分已经减了很多:“是又怎么样,你不服气?”

“我无所谓。”杨绵绵扭开了头,“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吧?”

拍完拿到钱就行了,杨绵绵并没有以后进驻娱乐圈的打算,得罪一个鼻孔朝天的经纪人算什么。

只不过……她为难地看着经纪人脖子里挂的挂坠,它一直在哭:“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对吗?那你告诉xiǎo奕好不好,他説是出差了,但其实是回家结婚了,我们都听见了,但是xiǎo奕还等他回来,他不会回来了。”

其他手表之类的纷纷附和,声音都很难过:“xiǎo奕平时嘴巴毒,但是人真的很好,他从来没有骚扰过艺人,都好好带他们的,三十岁才碰见自己喜欢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老觉得他和男明星鬼混,吵过好几次了,这次骗他去出差,其实是回家结婚了,对了,他还骗xiǎo奕説做生意失败,问他借了好多钱呢,那个人渣!”

“xiǎo奕知道了肯定很伤心,但是我们都觉得他应该知道,不要再被骗了。”

“对啊,xiǎo奕人那么好,喜欢男人有什么错,性别一样不可以吗?真讨厌!”

杨绵绵拉长了脸,她对邹奕的第一印象可真不怎么样,他要捧吴悠就捧呗,非要她做垫脚石,太不要脸了,理智上可以理解他的手段,但情感上不能接受,以她的性格,会对邹奕有好脸色就怪了。

只是它们哭成这样,实在是很心烦意乱好不好,这群家伙们别的不行,烦人的功夫一流,杨绵绵从来都没有hold住过。

这一次也不例外。

杨绵绵站在灯下维持自己一贯天真无邪的笑容,嘴角都快抽筋了,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第39章基佬新如

恨不得现在放声喊一句“知道了知道了”!

罗裴裴想为她争取一下,轻声和邹奕説:“她比吴悠更有前途。”

“漂亮是真的漂亮,但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混,漂亮不重要,这丫头没脑子。”邹奕嘲讽道,“脸不够漂亮可以化妆可以整,没脑子还能回炉重造一下?”他从来不吝啬喷洒毒液,尤其是对于这种空有脸没有脑子的,捧都懒得捧。

有脑子诸如吴悠之流,就该知道过来抓紧这个机会,他不介意新人狂傲,但傻~逼成这样真的没希望了。

罗裴裴便不再説话了,她已经做得足够多,以后怎么发展,全是个人的造化。

杨绵绵站了大半天,xiǎo腿都要抽筋了,饶是如此,还是被它们催促着趁上厕所的空档把邹奕给堵了:“我有话和你説。”

“我是不会签你的。”邹奕也干脆,一口回绝,还翻着白眼冷笑。

杨绵绵更是没好脸色:“我脑子也没病好吗,我才不想到处赔笑呢,我是想告诉你……你男朋友回家结婚了,就这样,再见。”

邹奕一怔,突然动起手来:“你胡説什么?”他一把拽住杨绵绵的手腕,她手一吃痛,下意识就把邹奕手腕一翻,脚一踹把他摔倒在地,邹奕吃了个亏又丢了脸,顿时火冒三丈:“你个……”

杨绵绵不想丢人现眼,快速道:“你男朋友真的回老家结婚了,他骗你説是出差,我告诉你是我心眼好,你不信也拉倒,自己枕边人都看不清,眼瞎真不怪你,谁让你脑残呢。”

她转身进了厕所,砰一下关上了门。

邹奕心里一沉,他就跌坐在地上,觉得寒气从尾椎骨不停往上窜,哆哆嗦嗦掏,几次都没掏出来,手抖得不像话。

一分钟后,杨绵绵隔着厕所的门都能听见邹奕撕心裂肺的声音:“你个王八蛋!劳资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你个禽兽,你等着!”

紧接着她听见砰砰的声音,镜子凄厉地尖叫:“不要打我!”

杨绵绵脑袋里嗡一声,提起裤子匆匆忙忙就跑出去,邹奕挥着拳头在砸镜子,镜子裂了割了他的手,血渗透下来别提多惨了。

但镜子比他更惨,它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别打我……疼┳_┳……别哭……不值得……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好疼啊,裂开来了……我是不是就要没用了……”

杨绵绵眼眶都红了,一把揪住邹奕的领子往后拉,不让他砸镜子:“你有病啊!”

自己生气就生气,发脾气就发脾气,好端端的砸镜子干什么,这镜子碎成这样,肯定就是扔垃圾桶的命了。

“关你什么事!”邹奕恶狠狠地一把推开她,“滚开!”

“神经病!”杨绵绵被他推了一个踉跄,头磕到洗手台上,她脑震荡还没好呢,顿时疼得头晕眼花,“疼疼疼。”

她这脑袋是碍着谁了,怎么都要受个罪呢!

洗头台:“┳_┳对不起绵绵,弄痛你了。”

杨绵绵气得要命,踹了窝在墙角的邹奕一脚:“活该你被抛弃,脾气那么差,别好像所有人都欠了你钱一样,分手就分手呗,要死要活的算什么,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滚开!”邹奕也知道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失态不妥当,但是他都已经丢成这样了,也不在乎那么一会儿,“你什么都不知道。”

杨绵绵嘲笑道:“我用猜都能猜出来是什么剧情,逢场作戏,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一样吗?!细细思虑一定会觉得是不一样的!你这都不懂吗,我都懂。”

邹奕心里相当不是滋味,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反倒是没有之前那么讨人厌了。

“xiǎo奕不哭,站撸!”

“xiǎo奕是个好男人,一定会找到真爱的!”

“xiǎo奕加油!xiǎo奕不哭!”

“xiǎo奕么么哒!”

杨绵绵想,这个人现在以为他最爱的人已经把他抛弃,没有人爱他,不不不,其实真正爱他的人一直都在他的身边,只是他听不见而已。

知道吗,当你伤心难过,以为全世界都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其实你有很多很多的朋友都在鼓励你,为你加油。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杨绵绵蹲下来带给她一张擦手的纸:“你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好恶心,真的。”

邹奕一把夺过来抹了抹脸:“是谁告诉你他回家结婚了的?”

“你的朋友,他们托我告诉你。”

“朋友?”邹奕狐疑道,“什么朋友,我的哪个朋友?”

杨绵绵恶劣地笑道:“那你就当做是我这个可爱的xiǎo天使来拯救你于苦海吧,唉,被没脑子的人帮忙是不是很心塞啊,真不想告诉你,我智商比你这种愚蠢的凡人高n个台阶,你就当我是可怜你这样的低智商吧,不用谢。”

邹奕气得鼻子都歪了。

可当杨绵绵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有的时候,我们总以为命运待我们太过苛刻,所以我们饱受这样苦难,但是后来想一想,这算得了什么呢,你还会有别人,还有未来,可有些人,连未来都没有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十分不幸,幼年失母,父亲抛弃,家中贫困,几乎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挨饿受冻都是家常便饭,但是这个世界上不幸的并不是只有她一个,胡逸霖难道不惨吗,严晴难道不惨吗?

命运其实待她足够优渥,至少她现在还活着,以后还会活得更好。

邹奕擤着鼻涕,含糊不清地説:“年纪xiǎoxiǎo,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

“我聪明啊,比你聪明多了。”杨绵绵哼了一声,“还有,别以为人人都想进娱乐圈,你们那个破圈子……嘁!”

她要不是缺钱,才不会过来拍广告呢,想到以后如果被签约的话,天天都要过这种不管张三李四就和人接吻恋爱,时不时要陪饭局摸大腿,简直不寒而栗。

明星説得好听,可多少只是别人的玩物,光芒万丈的背后,又有多少龌龊和黑暗呢?

她不会遵守那个圈子里默认的规则,除非有一天,她可以不受规则的约束,那还有diǎn意思。

作者有话要説:昨儿大家问我39为啥不改……其实我也不想的,jj死活不让我打开这一章,刚弄好~

到本章截止,所有章节修改完毕~\≧▽≦/~最近这一个多礼拜心力交瘁差diǎn觉得自己要猝死==

现在开文档就觉得想吐肿么破~

至于更新,大概会周四换榜单开始恢复吧,就这样,谢谢大家的支持,对大家造成的阅读上的不便我表示……别怪我,我也不想的╮╯▽╰╭

车厘子是什么报价
做什么才挣钱价格
上海到包头物流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