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我家凤灵不靠谱第二四六章涯

2019-01-14 12:42: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家凤灵不靠谱 第二四六章

路小暖等人因为早已来过一次,这次再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几个人很顺利的就找到了d口。

因为这个山d内里复杂,狐小白先行进去探路。

片刻后,狐小白身形一闪跑了过来:“追来了!”

“……”路小暖愣了一下。

王泽一挥手,众人皆是隐藏了起来。

哮天犬拽了路小暖隐藏到一块大岩石后面。

路小暖有点无语,让他去打探,居然把人引出来了,引出来也好,外面比里面安全的多。

狐小白的速度太快,一般人追不上,他跑出来过了片刻才有一个人从dx内冲了出来。

那人身着黑色斗篷,举着个大刀,刚刚一出现就被秦朦胧一枪秒了。

路小暖表示自己好无奈,枪打出头鸟怪不得别人。

那人一死剩下的人皆是躲在d里不敢出来了。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王泽无语:“朦胧,你打的太快了。”

“……”

这下怎么办?

外面的人不敢进去,里面的人不敢出来,两拨人隔着d口对峙着。

“队长,要不然我去把它轰开吧?”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粗声粗气的对王泽说。

王泽挥挥手阻挡了他:“这可是山,你一个炮弹下去,非把这轰塌了不行,到时候d口堵了怎么办?”

周铎十分郁闷:“堵了更好,最好轰塌了,

我家凤灵不靠谱第二四六章涯

把他们都压死在里面,咱们不是省事了吗?”

“……”

“狐小白。”路小暖对着不远处的狐小白招了招手。

狐小白慌忙跑过去:“什么事?”

路小暖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狐小白微微一笑:“好办法。”

“你要小心,别被他们伤了。”

“放心吧,我的速度他们跟不上!”狐小白说完,身形一闪就进了山d。

“你让狐小白干什么去了?”许舟舟有点不解的看着路小暖。

“放火。”狐小白的狐火虽然比不上白凤祈的火,可是那火焰也是相当厉害的,而且用一般的水无法扑灭。狐小白只要进去放上一把火,里面的人灭不了火,肯定会忘外面跑,还怕他们不出来么。

不多时。dx内冒出了滚滚浓烟。

滚滚浓烟之中传来了但狐小白的声音:“哎呀,着火了,快跑啊,再不跑就烤熟了!”

伴随着这个声音,狐小白在一片烟尘之中。嗖的飞了出来,转眼就落在了路小暖身边。

路小暖往他身上一瞧,嗯,相当的脏!

正在这时,一大波人从里面挤了出来,秦朦胧砰的一枪解决了一个,那声枪响好像是宣布了战斗的开始,斩的人纷纷冒出来,和修灵的人战斗到了一起,战斗正式打响了。

路小暖、许舟舟和哮天犬依旧不慌不忙的躲在岩石后面。

里面着了火。如果七善在的话,肯定也会出来,路小暖对别人不感兴趣,现在一心一意的等七善。

许舟舟怕路小暖冲动,一心一意的看着她。

哮天犬则负责保护两个人,有修灵的人靠近,就会被他干掉。

外面打斗正欢的时候,dx之中又飞出两道光来,只是这两道光的速度极快。饶是d口有人把守,也没能拦住他们。

路小暖一看到这两道光就知道了。一定是黑龙和七善!

她蹭的站起来就要追,却不想自己还没动,一个人先站在了自己面前。

七善!

七善浮空站着,手里握着金色长剑。目光带了几分恨意:“路小暖,你还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

路小暖才奇怪呢,她为什么没胆子?七善杀了路小暖的妈妈,路小暖当然要出现在她面前,不止要出现,还要报仇呢!

路小暖握紧手上的扳指。这个扳指她已经仔细的研究过了。在那边受了伤之后,她两天没能动弹,没事的时候就让白凤祈帮她翻译书上的字,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这个扳指只能困住灵体,却不能困住人,如今七善躲在身体里,无异于躲在一个乌龟壳里,她想困住她,只能先将她的灵魂*出来。

路小暖沉心静气,并不惊慌,亦没有表现出生气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这话应该我来说。”

七善手中的长剑豁然指向路小暖。

哮天犬慌忙将路小暖挡在身后,警惕的看着七善,虽然他可能无法杀掉七善,可是帮路小暖挡剑是绝对没问题的,这一刻下哮天犬居然生出了这种念头。

然而,七善并没有刺过来,只是长剑指着路小暖,剑尖泛着冷冷的光芒,冷冷的问:“你可知白凤祈为谁而死?”

提到白凤祈,路小暖的心里顿时蒙了一层y霾,为谁而死?为她而死!

路小暖的心里何其后悔,只因为自己一时疏忽,只因为自己回来的晚了一步就害得白凤祈神魂俱灭,死无葬身之地,原本她是可以救他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胸前的血玉,血玉散发出的热量,让她的心里微微的舒服了一些。

“他为我而死,你一定很嫉妒吧?”口头上路小暖才不会输给她,反倒笑的那般得意幸福。

七善的脸上一阵扭曲,她自是嫉妒白凤祈为了路小暖不顾一切,可是她更生气路小暖这般无所谓的态度,她将白凤祈的死当做了什么?一个可以炫耀的资本么?

“路小暖!”七善终究忍不住了,长剑一挥便刺了过来。

哮天犬反应也迅速,将路小暖一把推开,手迅速的变成了一只爪子,坚硬如铁的爪子一下抓住了七善的长剑。

七善猛然抽回长剑,只听一阵金属相撞的声音,长剑居然在哮天犬的爪子上划出了阵阵火光。

两个人转眼就战斗到了一起。

许舟舟紧紧的拽着路小暖的手臂:“暖暖,你别过去,太危险了。”

路小暖只是紧张的看着他们打斗,其实并没有过去的意思,许舟舟知道危险,路小暖何尝不知道,她现在很惜命,她要死也要等到七善和黑龙都死了之后再死!

这一边两个人打斗正酣。另一边狐小白却遇到了人生大敌。

“妖王,你果真在这!”狐小白看着面前那个人,心里的感觉说不出道不明,妖王的威压让他由心里想要臣服。可是族人的命运又必须让他反抗。

狐小白握紧手中的折扇,折扇上形成实质的旋风绕着他的扇子飞旋。

妖王的眼睛眯了眯,一丝杀意从眼中透了出来:“狐小白,你敢对本王不敬?”

狐小白冷笑:“你与黑龙达成契约,与虎谋皮。已经是出卖了整个妖族,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对你毕恭毕敬!”

“狐小白,你敢胡言乱语,口出狂言,看我怎么收拾你!”

妖王大怒。

虽然他一直说自己是迫于形势才和黑龙联合的,但是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他这样做无异于与虎谋皮,将妖界拱手让人,能称王称霸的那个没几分霸气,可是妖王这样做无异于将自己降低了不止一个档次。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此时被狐小白这样拆穿,他怎么能忍,当即暴怒与狐小白打到了一起。

狐小白虽有心挑战妖王的位子,可是妖王的威压却让他苦不堪言,纵然自己心绪坚定,但是那时不时出现的压迫感,却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臣服感,一会要反抗一会要臣服,狐小白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当然好的前提是——彼此思念这感觉太酸爽了!

妖王虽然做了与虎谋皮的事情,可是本身实力不错,而且妖王的威压对他自身也有增幅作用,是以一开始的时候都是他压着狐小白打。

眼看着狐小白被他打得狼狈不堪。妖王更觉心中大快,看吧,纵然你看不上我,却也不能将我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死在我手里,你所谓的为了妖界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个死!

砰的一声。狐小白被妖王一脚踹飞了,一下滚到了路小暖的脚边。

路小暖惊呆了,在路小暖的印象里,狐小白虽不如白凤祈实力强,可是也差不到哪去,怎么会被人打的这么狼狈呢?

“狐小白,你搞什么?这种时候隐藏实力,你想死啊?”

狐小白被妖王压制着打已经是苦不堪言,又被路小暖这样一刺激,顿时更郁闷了:“你懂毛线啊,妖王的威压,我也没办法啊!”

路小暖听他这样一说,才认出来,对面站在树端一脸自傲的人是妖王!

路小暖蹲下来,神色淡淡的说:“你不是说想抢了妖王的位子吗?”

狐小白虽然生出过那种想法,可是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不是?

“你什么意思?”

“现在机会来了,妖王就在你面前,弄死他你就是妖王。”

“……”狐小白无语凝噎,说出来简单,做起来难!妖王的威压也不是他能承受的啊。

路小暖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能承受什么样的压力,就能获得什么样的成就,你如果不能突破妖王的威压,你永远都成不了妖王。”

狐小白一听也对,蹭的又冲了上去。

没五分钟又被打下来了。

路小暖黑线:“狐小白,你是不是真的不行?不行就早点撤退好了。”

狐小白更黑线,他是男人啊!什么叫不行!他可是个大男人!!

路小暖只能继续给他做心里建设:“狐小白你有没有想过他继续做妖王会带来什么后果?等人界覆灭了,魔族占领了人界,进攻妖界,你那些狐子狐孙皆被人踩在脚下,肆意玩弄,或者养成宠物,或者剥皮抽筋,做成衣服,你说他们临死的时候会不会怨你,恨你。你本是他们的王,自是要护他们的安全,可是你什么都不做……”

“别说了!”狐小白怒视路小暖一眼,眼睛隐约泛红,路小暖这些话正好戳在他的伤口上,他当然不能允许自己的晚辈后代发生这种事情,自从他决定要承担自己的开始就决定了再也不能让他们受到别人的欺侮。

可是此时,他面对妖王却从心里感到了胆怯,他无法承受妖王的威压,也就无法打败妖王,无法打败他,那他狐狸一族就只能被人压制着。

他清楚的知道,路小暖说的不错!

折扇一翻出现在手中,狐小白径直向着妖王冲了过去,顶着强大的威压,手中的折扇一捻,嗖的一声打着旋向着妖王冲了上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也不想在这样下去了,他必须要给狐族一个新生,身为狐族的族长,他以前没能帮过他们,以后却要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妖王的法力如洪水猛兽一般袭来,狐小白的面色发白,唇亦在同时失了血色,巨大的法力余波在森林中回荡着,吹动光秃秃的树枝发出阵阵的声响,仿佛洪水过境,震耳欲聋。

路小暖忍不住捂着耳朵,抬头看去,只见狐小白与妖王对立空中,灵力的光芒仿佛覆盖了整片蓝天。

对面的法力压制似乎越来越大的,狐小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被法力紧紧的包裹住,只要妖王动一动念头,他就会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他不能认输,哪怕到了最后一刻,哪怕他真的粉身碎骨也不能认输,死,至少死的有骨气!至少不能让任何人看轻了他的狐族!

八条雪白的尾巴仿佛一朵雪白的花在身后绽放,尾巴甫一出现,狐小白只觉得身体上的压力一松,他已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战斗,他不怕死,也来不及去怕,他只想着跟妖王同归于尽,至少不再让妖王出卖妖界获取利益。

天空中,可见点点光芒向着狐小白的身体汇聚,身体中的力量仿佛越来越强,无法压制。

狐小白清楚的知道,那是别人的意愿,也是他自己的意愿,杀掉他,成了他唯一的信念。

法力的狂风席卷过森林,众人纷纷停了手,注视着天空中的两个人。

“暖暖,狐小白在干什么啊?”狐小白自是可以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可是在别人看来,只看到无数的旋风围绕着他旋转,周身的法力仿佛风一般在吹拂,撕裂了周围的树木,甚至撕开了身旁的空间。

路小暖摇头,虽然她鼓励狐小白去抢妖王的位置,可是没让他搞出这么大动静啊,他这是要提前帮黑龙毁灭他们吗?

尚未想出个所以然,只见狐小白身边的飓风轰然碎裂,一瞬间狂风肆虐……未完待续。

波纹管阀门
最性感丝袜报价
变压器的额定电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