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革命吧女神六百九一这一夜凯姆什么的滚蛋吧的

2019-01-14 14:05: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革命吧女神 六百九一 这一夜凯姆什么的滚蛋吧!

老实说,这一刻李奇感觉自己快升仙了。

两手循着本性按在高耸的绵软上,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却还没崩断,阻止了他下一步行动。

李奇艰辛的说:“凯瑟琳,你……还没有长大。”

他还不是禽兽,可不想事到半途对象换成了艾丽。

事实证明,凯瑟琳并不能控制自己,一旦迷糊了她会变回艾丽,艾丽还是她的基本状态。

不仅是这个原因,看情况显然是特蕾希娅怂恿凯瑟琳来的,她想了结那个儿时跟妹妹许下的誓言。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特蕾希娅就在旁边看着!

李奇当然没有越被人看越兴奋的怪癖,虽说跟特蕾希娅有过那样的亲密关系了,心理上并不抵触,但还是很别扭啊。

凯瑟琳将他推倒,一手撑在他胸口,另一手扒拉下他的衣服,用低沉的喉音说:“可以……的……”

李奇的本性旗帜鲜明、理直气壮的树立起来了,但他还在努力维持最后一丝理智。

“凯瑟琳,我可不想成为你跟姐姐小时候那句玩笑话的牺牲品啊。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你真正真大以后,懂得了男女之爱才能做的。”

“啰嗦……”

凯瑟琳呢喃着,将衣服蒙住他的脸,坐在了他身上。

那一刻,虽然没有真正结为一体,李奇也感觉到自己跟凯瑟琳同时颤抖,自心灵深处涌起无法遏制的索求之欲。

意识模糊间,他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嗓音在不远处低呼,似乎又赶紧捂住了嘴再没声音。

他猛然坐起,将身上的人压在下面。

“凯瑟琳”低呼了一声,她还压着嗓子装傻:“干……什么……”

李奇唤道:“特蕾希娅……”

身下的人顿时愣住了,李奇接着说:“你是想做到一半,再换凯瑟琳,这样就完成了誓约?”

下面的当然是特蕾希娅,她一愣之后低低笑了:“想得美呢,本来该马上换人的,结果凯瑟琳没用,变回艾丽自己跑掉了。”

李奇叹气:“就为了这个剪掉头发?”

长发的特蕾希娅才是特蕾希娅啊,现在变成跟凯瑟琳一样的短发,在这样的环境里根本就分不出来了。

“只是顺带”,特蕾希娅伸手撑住李奇的胸口,阻止两人叠在一起,她幽幽的道:“刚才听你的意思,好像还非要跟凯瑟琳有了真正的爱,才愿意跟她做这样的……事情?”

李奇皱眉:“这难道不对吗?”

特蕾希娅追问:“难道说你跟欧萝拉才有真爱?你跟她肯定做过了对吧?前阵子在信风之书上见到她,整个人就像春风女神一样,风情万种,熟得让人恨不能咬上一口。”

“但你又不拒绝凯瑟琳,只是在等着她长大,真爱是这样的吗?真爱应该是唯一的吧?”

特蕾希娅的眼瞳在夜光中荡着盈盈秋水:“我能感应到你对凯瑟琳的心意,那么到底是对欧萝拉并没有真爱,还是说你的真爱可以有很多个,而这又是你的信仰决定的。毕竟……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似乎意味着真爱也可以分享。这样的真爱,跟肉欲有什么区别?”

李奇感觉头很痛,就连眼下这个状态,也成了信仰交锋的战场吗?

但他又不能不澄清,毕竟承认了特蕾希娅的说法,等于承认赤红信仰跟之前欢悦女士的纵欲之路是一回事了。

“不是这样的”,说话的时候李奇手上也展开攻势,但被特蕾希娅用胳膊肘使劲压住了。

革命吧女神六百九一这一夜凯姆什么的滚蛋吧的

他只好像是做俯卧撑一样的悬在她上面,脑子疯狂转动,想将自己的行为跟赤红信仰完美的结合起来,既能维护赤红信仰的神圣和高尚,也为自己的正确辩护。

然而他徒劳无功,这根本是拿赤红信仰来立牌坊啊,他的脸皮还没有那么厚。

于是他翻着白眼发起了楞,这般模样让特蕾希娅噗哧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哑口无言的样子……好蠢好丑,还是当年走在小巷里的那个傻乎乎的小学员。”

“好吧,我承认”,李奇坦然面对自己灵魂中的丑陋:“我不是神祇,可以永远高尚和正确,我只是个凡人。有些事情上我的确很贪心,或许这是错的,这跟我在其他事情上坚持信仰并不冲突。”

他有些语无伦次:“当然从道理上说这是冲突的,但是……但是去特么的道理吧,这种事情没得道理可讲!”

他注视着特蕾希娅:“没错,我爱欧萝拉,我爱凯瑟琳,我也……”

说到这他被特蕾希娅用手掩住了嘴:“我不要听,那必定是骗我的。”

我爱的是凡人特蕾希娅,是那个不跟凯姆同在的特蕾希娅……

剩下的话被堵住了,李奇只好在心头默念。

特蕾希娅继续问:“那么你承认在对待女孩子这方面,你并不是虔诚的,你背叛了信仰?”

李奇滞了滞,然后竖着眉毛咬着牙说:“我也是在兑现我当初发过的誓!别忘了,特蕾希娅,十多年前,我就发誓要将你们一块娶了!这跟信仰无关!”

特蕾希娅呆住,目光也迷离了。

她用手指按住李奇的嘴唇,叹道:“是啊,如果没有凯姆的话,我必定会被你抢走的。只有你在小时候,在少年的时候,都让我记住了,说起来我还真可怜呢。”

这应该是她凡人之心能敞开的最大限度了吧,让李奇心跳再度加快。

“好了……”

特蕾希娅垂下眼帘,拍拍他的胸口:“既然被你识破了,就到此为止吧,唔……”

狠狠饱尝了一番后,李奇舔着嘴唇说:“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天真,这应该只是开始才对。”

特蕾希娅大口喘息,即便是昏暗的夜色,脸颊浮起的红晕仍然清晰可见,她低低的道:“上一次我们说好的了,那并没有发生,你不要觉得可以有……第二次……”

“你说得对,那次不算”,李奇在这一切感觉自己真切的把握住了她的凡人之心,就算是徒劳的,他也要再作努力。或许这仅仅只是欲望赋予的借口,但是……总之不管啦!

特蕾希娅还在抗拒:“我这边有……凯姆,你的女神也……”

“这个时候他们都不在!凯姆什么的滚蛋吧!”

反正这时候小红也不是直连状态,李奇理直气壮的道:“就算是社畜也该有私人时间啊!”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得逞了,特蕾希娅身躯一僵,下意识的环住他的身体,嘴里还在嘀咕:“不要……在里面……”

隔壁的屋子里,艾丽裹着床单,小脸绯红,两眼发直。

“还以为你会一起呢”,旁边莎佳妮咂咂嘴,失望的道:“可以看到姐妹双那个啥的好戏了。”

艾丽回过了神:“泥、阔以、砍刀?”

莎佳妮在床上四肢大张,夸张的长叹了一声:“你姐姐不是用什么神器隔绝了屋子吗,我看不到,但不妨碍我想象嘛。只有真正发生的事情,想象才能具现,才有力量。没有真正发生的事情,就是虚无的YY啊。”

艾丽沉默了一会问:“正矮,彩轮,嘿咻?”

“什么真爱,就是男人的遮羞布嘛”,莎佳妮用老成的语气说:“男人喜欢美女,天经地义啊,美女也自愿的话,发生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嘛,有什么好羞愧的。”

“大帝当年就说过,他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发下了宏愿,要挣光费恩的钱,杀光费恩的混蛋,草……咳咳,那个啥光费恩的美女。说完后他揪着我的耳朵让我马上忘掉,说这是小孩子不宜的东西。”

“后来大帝肩负起了他的使命,但不意味着他就必须当苦修士啊,跟大帝比起来,李奇简直弱爆了!”

“你知道大帝有多能耐吗?他可是一夜之间吃掉欢悦教会上百个圣女的猛人呢。那时候欢悦女士还是很正经的,可那晚上神迹不断,欢悦女士本人肯定下来跟大帝嘿咻过。”

“还有黯精灵女皇,你恐怕不知道大帝其实跟她早就有过一腿了吧,不是老相识的话,怎么可能顺顺当当潜入黯精灵帝国的皇宫?其实大帝对她还有一丝怜悯,尽力劝说过她归顺的,结果她顽冥不灵,还把大帝当作她的男宠嘲笑。大帝只他好奇的四处张望好放出我吓唬住她,再一连枷打烂了她的脑袋。”

“大帝沾过的美女真的数不清啊,很多还是神祇派到他身边的鱼饵,他也来者不拒。我记得当初他跟凯姆教会搭上线,也是一个圣女完成的。那个圣女的下场不怎么好,她成了教会里两派斗争的工具,然后信仰崩溃自杀了。”

“所以啊,大帝的后裔其实多得数不清,罗姆罗斯不过是其中一个。看他的金头发就知道,那肯定是大帝当年不知道跟谁春宵一度留下的种,大帝的真爱不是黑头发就是银头发。”

说着说着莎佳妮就沉浸到自己的情绪里:“大帝每次跟美女嘿咻的时候我都在的,可惜被他封住了不让我看和听,还说什么少儿不宜,我其实都多少岁了啊!”

艾丽呆了好一会,再问:“喂神马,李奇,噗,嘿咻,窝?”

跟艾丽相处久了,莎佳妮也到了艾丽语四级的水平,听得懂这一连串单词的意思。

她翻身坐起来,揭开裹住艾丽的被单,戳了戳她的搓衣板:“因为你和我一样,都是小孩子。”

艾丽不服气的拍着搓衣板:“喔,凯瑟琳,噗笑!”

“就算你能保持凯瑟琳的状态,在李奇心里还是个小孩子啊”,莎佳妮摊手:“烤鱼那会你跟李奇待在一起的样子,谁看都觉得是兄妹甚至父女啊。”

“窝,喘气”,艾丽苦恼的道:“海涨噗打?”

“心灵的事情,谁说得准呢”,莎佳妮叹气:“认真的说我其实只有几岁,但我的心灵已经很成熟了,因为我经历了很多,包括跟谁是你的仰望大帝告别。”

艾丽楞了一会,摇头说:“窝爷,敬礼,噗涨打,好。”

莎佳妮笑道:“这可不由你自己决定啊,到了那个时间,你不想长大也不行。”

她用胳膊撞撞艾丽:“咱们去听墙角!”

艾丽捂住脸,羞道:“砍……噗倒……”

“看不到可以听嘛”,莎佳妮眨着眼说:“虽然有屏障,但是我有办法感应屏障上的细微波动,然后放大成声音。”

这个字艾丽倒是发准了音:“羞……”

说话的时候她却在推莎佳妮,示意赶紧去办。

两个萝莉的脑袋紧紧贴在墙上,身子一抖一抖的,使劲捂着自己嘴巴不敢出声。

“总算……结束了……”

“啊,又开始了!”

“好久……”

“还来!?”

直到半夜,两个萝莉疲惫的在床上摊开,呼呼入睡了,墙面的屏障还在微微荡动。

“不要……”

不知道多少次后,李奇再一次抵达终点,瘫软如泥的特蕾希娅轻轻推着他说:“在里面……”

胳膊伸出去了,却跟之前每一次一样,紧紧抱住李奇,似乎要将他很自己揉成一体。

当李奇拥着特蕾希娅沉入梦乡时,脑子里就转着四个字。

日头大亮,将李奇晒醒了,特蕾希娅还在怀里。

阳光落在特蕾希娅脸上,微微的绒毛都能看到,李奇心中悸动,再度吻住已经发肿的红唇。

特蕾希娅咿唔着醒转,热烈的回应着他,两人的身体又烫了起来。

正当李奇蠢蠢欲动,一缕金光在她眼瞳里闪烁。

轻轻推开李奇,她用迷离的目光看了他片刻,完全清醒了。

特蕾希娅支起身体,春光毕露也毫不在意,她淡淡的道:“你能出去吗?我要穿衣服了。”

李奇这时候才有了清晰的感应……

世界……平定了……

昨晚就这样成为了过去……

心里早有准备,李奇并没有失态,他也不认为昨夜就真的毫无意义,毕竟跟在亡者之域那一次不同,这一次是纯粹的。

李奇点点头,起身穿衣,离开了房间。

艾丽和莎佳妮还在呼呼大睡,老头巴尔洛和孙子卡苏斯在整理渔,见到他不迭行礼。

李奇站在用木架和板子搭起的空中走廊上,靠着栏杆打量恢复了平静的蓝天和大海。

看起来什么都没变,但李奇知道,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过了一会,特蕾希娅出了房间,应该是用神术整理过,脸上、唇上和脖子上被李奇蹂躏过的痕迹全都消失了。

她默默靠在李奇身边,跟他一起眺望海天。

此时此刻,李奇还真希望时间能凝固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道身影自远处的沙滩上掠过来,看衣着正是特蕾希娅的部下。

天空中也出现了黑点,嗡嗡振鸣声隐约传来,那应该是从黑湖岛过来的救援队。

“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特蕾希娅说:“之前我说过,我会重新审视我的目标,这话仍然有效,毕竟世界变了。”

李奇点头:“我期待着陛下做出让世界变得更好的选择……”

特蕾希娅抿抿嘴唇没说话,这时候巴尔洛带着孙子过来跪下了。

“女士,您一定是位大贵人,求求您好心收下卡苏斯吧。”

巴尔洛咚咚磕头:“他是个好孩子,遇上女士是他的福气,女士您带上他吧。虽然他什么都不会,但他很聪明,也很忠诚,什么都可以干的。”

老头颤颤巍巍的说:“他呆在这里,只会变得越来越蠢笨。幸运一点的话,也就是和我一样,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在这里慢慢老死。”

昨夜李奇入睡前就听到爷孙俩的对话了,老头有点眼力,觉得让孙子跟着出去会有前途,卡苏斯虽然也想出去,可不放心爷爷一个人呆在这,两人还争了起来。

看现在这样子,卡苏斯是被说服了。

特蕾希娅看看小男孩,再看看李奇,开口道:“你们昨天服侍得很好,我很满意,你的请求我可以接受。”

老头大喜,正要磕头,特蕾希娅又说:“不过……卡苏斯,你想跟着谁呢?”

她指指李奇:“昨天我说了假话,这个人并不是我的骑士,只是我的……朋友,他也是个大贵人。”

“跟着我的话,未来的道路就是做我的骑士,为我,为神祇服务,是的,直接面对神祇,面对凯姆,我是凯姆的……祭司。”

“要跟着他的话,昨天他应该跟你说过很多了,如果你想选择他的道路,你可以跟着他,他的道路跟我并不一样。”

特蕾希娅摆手止住想要说话的老头,直视卡苏斯:“你必须自己做出选择。”

小男孩惶恐的看看爷爷,再看着特蕾希娅和李奇,一时无所适从。

感情昨天她并没有睡着啊,李奇叹道,那么对小男孩说的那些话,她都听到了。

他对卡苏斯露出友善的笑容,心说小孩子肯定会选特蕾希娅吧,毕竟换做他是卡苏斯,都会这么选的。

“没关系,选哪个都行,那只是一个起点。”

李奇说:“只要别忘记现在让你做出选择的那些愿望,你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找到真正的道路,”

卡苏斯再看了看美如女神的特蕾希娅,目光落到李奇身上,怯怯的问:“老爷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不等李奇回答,卡苏斯咬着牙,坚定的道:“我想跟着您走,老爷,我想看到您说的那个世界。”

李奇呆住,旁边特蕾希娅低声道:“看哪,李奇,赤红信仰居然是如此强大,连这样的小孩子都能被感召,不是吗?”

之后特蕾希娅再没说什么,叫起艾丽,跟她聊了一会,身影缓缓升起。

巴尔罗又跪下了,磕头高呼女神,还骂着孙子:“这是女神啊!赶紧求女神原谅,请她带上你吧!”

卡苏斯先是被震撼得呆呆立着,之后又咬着嘴唇,固执的摇头。

没有再理会他们爷孙俩,特蕾希娅对李奇说:“我们还会走在一起的,李奇。”

这话虽然没头没脑,李奇却隐有所悟,一颗心往下沉的同时,勉强撑起笑容:“我很期待。”

特蕾希娅飘下山崖,梅迪和博杜安迎了上来,见到她一头短发,都愣住了。

“不要吃惊……”

特蕾希娅淡然的说:“不过是舍弃了一些东西而已。”

她又道:“我和导师现在就回神皇堡,博杜安,你带人去找这个村子的领主,应该是个正在修城堡的男爵,好好审理他的罪行,再换个可靠的人过来。”

博杜安完全没有头绪,但也只能低头领命。

梅迪打开了传送门,特蕾希娅回头看了一眼石崖上的人影,转身进门。

石崖木廊上,目送特蕾希娅离去,李奇怅然若失。

螺旋桨的嗡嗡振鸣越来越清晰,几架魔鬼鱼在沙丁鱼的护卫下靠近山崖。

“哇噢……”

看着一双长长直直的翅膀挑着两个巨大螺旋桨的运输机悬停在头上,卡苏斯两眼发亮。

“卡苏斯,你马上就会看到那样的世界……”

李奇回过神来,笑着对小男孩伸出手:“走吧,带上你的爷爷,我们……”

旁边艾丽叫道:“回家——!”

李奇点头:“嗯,我们回家。”

天然润唇膏
高级西点师培训学校
东莞市常平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