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一个人的万水千山

2019.05.16 来源: 浏览:0次
斥资30亿看花椒直播如何打通直播与短视频
360获中国互联网20周年突出贡献企业奖
HTC与高通合作加大VR装备5G智能手机

这些年在城市里困扰久了,常常无来由感到莫名的空虚。感觉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庞大森林里,总是找不到北。说具体点,就是极没有方向感,明明把眼睛睁得大大,可就是辨不清天南海北。这真是一件令我痛心疾首的事情!可我知道从前的我不是这样子的:我可以清楚地记起小时候村落的位置,水塘的分布,知道在哪个旮旯有香喷喷的野莓子,哪一个角落里有响亮可口的灰苔菜,村头的桑树林里哪棵树上结的桑葚最甜。是的,我1闭上眼睛,成群结队的花草树木就呼啸着扑到我的怀里,打着滚儿钻进我的心底,大片大片地隐藏在我的睡梦里。可是现在的我身处冰冷的城市,站在宽阔的大马路上,看着眼前掠过一趟趟潮水般中国失能老年人4年后达4200万 空巢老人将过亿
的车马人流,那烙印在记忆深处的山山水水早已无迹可寻。瞻前顾后,处处飘荡着刺耳的噪声,时时涌动着喧嚣的人群。似乎熟悉,又极其陌生。我总觉得自己一个无处可去的异乡人,或干脆说是一个游走在城市边缘的过客。是的,在城市里我一直缺少精确的空间概念,是以分不清楼宇之间的差别。在我的眼里他们都大同小异:沾惹风尘的脸蛋,灰扑扑的盘踞在街头。所以我常常于灯红酒绿中趟徊寻觅,反反复复终不可得其前途,完全沦落成一个彻彻底底的路盲。想一想颇感无奈。

最近我们这个城市提出要创建超百万人口的大型都市,规划北扩东移。于是一块块原来生机勃勃的田地不断被迅速崛起的高楼大厦所蚕食覆盖:树伐了,草铲了,花儿被连根拔起。曾经孕育出无数生灵的土壤被强行套上厚厚一层水泥面具。他们立即摇身衍变成建筑群的附属,同样蒙尘满面生机全无,任你怎么用力地踩踏都留不下一点点痕迹。抬头望天:灰朦朦的天空上,缀着一个无精打采的太阳,懒洋洋的趴在天空,敷衍了事地打着哈欠。间或一轮,置换出一圈或半圈被锈蚀过的月牙儿,凄凄惨惨地晃荡在城市楼盘的缝隙里。在光彩夺目的霓虹灯光灼灼逼视下,胆怯而惶恐的吞吐着昏暗的光芒,酷似一个没有归属的游魂。这难道还是那个千百年来被人们反复呤诵的月亮吗?曾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真只能出现在书本里课文里?以往的月华如流水,伴我入梦眠竟成了虚幻渺茫的影子?嫦娥吴刚桂花酒更是千万里以外距我们遥遥不可及的神话传说。想一想悲哀无比。

为了适应日益增多的人群,市区3大核心症状精准判断抑郁症 对抗围产期抑郁刻不容缓
的马路也由最初的四车道改建成8车道,以分化车流人流的洪峰。还在繁华路段搭建起人行天桥,打开市中心的人防通道以缓解路面交通压力。日益增加的十字路口都设有红绿灯,提醒人们缓一缓劳碌的步伐。每次站在斑马线一端,我都要感慨半天:我心目中的道路真不是这个模样的!小时候迈出家门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庄稼地,阡陌交接四通发达。想去哪个方向为所欲为抬脚就走,穿行在郁郁葱葱的作物里,迎面而来的是草木的清香。特别久雨过后,那香气愈加浓郁。只要你用心品鉴,每种草都有其独特的味道:有点儿苦的是蒲公英,咩咩草的气息可以提神,偶尔还夹杂野花的芳香。青蒿的艾味儿是我最喜爱的,我常常钻进浓密的青蒿从,感染一身1脸的青绿草汁,讨厌的花脚蚊子见了我逃得远远的,唯恐避之不及。长大后我才明白,那时候的田野就是最天然的氧吧,我何其有幸,从小就接受大自然无私的馈赠与陶冶,领略过洗尽铅华的真,朴实无华的美。所以长大后格外排斥冰冷浮华的都市。到了现在,明明是同样的一块土地,却被人为分割成一路、二路、三路路和路的中间,再堆砌起密密层层的建筑物,每座建筑物上面开凿出一间间密不通风的格子,简直是活生生的一个鸟笼子,人站在里头想透一口气,都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地方。那末我也是一株被强行从故乡的田野移植过来的植物,强大的石灰水泥森林处处压迫我丰富敏感的神经,冷漠而无情的高楼时时泛滥着令我作呕的死气。我萎靡不振!我手足无措!作为一个被城市圈养的现代人,想想委实憋屈。

>细瞅瞅同行者,也跟城市里的建筑物一样:灰森森的面容,每一个人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满了忙碌和无奈,冷冷冰冰拒人与千里以外。我不由自主的又怀念那片铭刻在我记忆中的田野风光,追思起那个已经消失了的村落,那里住着我的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婶婶大娘阿姨乡邻和谐鸡犬相闻。早晨午间傍晚,大人从地里收工回来做饭,全部村子都飘起淡淡的炊烟,拖着长长的影子斜挂在大树的肩膀上,衬着远处高低起仄的山峰,整个村庄生动地恍如一幅上好的山水画。扎着小辫的我端着饭碗从东家串到西家,从村口转到村尾,那碗里必定堆得满满的:有张伯家的腌菜李婶家的炒豆刘姨炸的麻花。如果哪天心血来潮玩得忘了回家,阿爸阿妈就会满村庄吆喝着兜圈找我,然后张伯或李婶要么就是刘姨出来应一声。阿爸阿妈跟他们拉几句家常,叙叙家长里短。等我出来后再打个招呼,厮跟着他们恋恋不舍的回转。夏天的田野有敲鼓的蛐蛐,有拉琴的金龟子,还有鸣笛的田鸡都攒足力气欢送我们,一群群放开了嗓子吆喝直至声嘶力竭。路边开满着各式各样不知名的野花:红的黄的粉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可着劲儿的盛开,一个个面红耳赤斗得畅快淋漓。走了一路,香了一路。要是天再晚一点,皎洁的月光就是天然的路灯,和着满天空的星星,眨呀眨着大大小小的眼睛,齐齐向我们点头致意。若干年后,在那个村落的基础上盖起了十几栋高层住宅。会唱歌的蛐蛐金龟子青蛙全没啦;长得齐人高的青草毡子,成群结队的野花团子也不见了;本来萦绕在村庄里的厚厚人情味儿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扇扇厚实沉重的防盗门,钢筋铁骨的门背后是一双双闪烁着警惕的眼睛。邻里可以老死不相往来。我和我家对门做了几年邻居,彼此间交谈屈指可数,我乃至连他们一家叫甚么名字都不知道。想一想惭愧不及。

小时候的村落家家户户都是清一色的木版门,每逢过年就会被对联年画打扮一新喜气洋洋。你不论什么时候去,倘若家里有人,那房门必定都是开得大大的。要来个陌生人,别说讨一碗水,只要家里有,粗茶淡饭绝对管饱主客皆欢。而我的莲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告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要是有人摁门铃或敲门,千万不要去开门。写到这里,很是为莲子的童年惋惜。小时候的我实在比现在的莲子幸福太多太多!最起码有那么多的人疼我爱我,大半个村庄,全部田野都是我的游乐场。而莲子呢?抛开在学校不提,她活动的最大区域就是家里二十余平米的客厅,顶多再去去门口的游乐场。到了游乐场又被告知:不可以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