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大千之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出窍神游

2018-11-09 18:47: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千之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出窍神游

大日沉落,暮霭渐起。

不到一个时辰,夕阳尽收。

夜空仿佛被洗礼,天空变得格外的纯净,大地因宁静而更觉广袤,元灵世界的奇幻之夜拉开了帷幕。

天穹在缓缓的转动,仿佛一个巨大的华盖悬于头dǐng,大地则像是一个巨大的碗,承接来自玄天的星光。当极光滑落碗中,马上就化作了新的精灵。于此同时,大地也似乎回应着,不断有眩光飞天而去,这交相辉映之中,上演从生到灭的轮回,其景真是美妙绝伦铝单板幕墙

一个暗青色的山丘上矗立一座巨大的天柱,直指长天,似真且幻。

无数的星光环绕着他旋转,仿佛一个巨大的陀螺法器,支撑整个天宇。亿万星光汇聚成星河,从这里流向广袤的天宇。

在这个几乎透明的天柱上,到处漂浮着不知名的符文。每个符文的背后都是一个世界,其中有光,有大地,有山川河流,有草木奇兽,这些小世界一环扣着一环,组成了五色锁链,套住了天柱。

在天柱内部是一个巨大的圆筒形的世界,到处是五色玄光,照亮了四壁。而玄光壁上则是无数个神龛,一层层盘旋而上,无有尽头,直通天宇。其数可比星辰,无穷无尽。这些神龛又大又小,其中安坐的神明全身玄光四射,可惜全是闭着双眼。

童飞浑身舒泰,依风而坐,神入心海,似无想念,却又似万千思绪,气海、紫府自动轮转,眉窍慢慢的舒张。他发现,不经意间,原本在此生根的奇花符文齿销
,已经长成一棵小树。七大枝条就像是光鱼的触角,不断的向上伸展,紧紧维系他的五感,最后还dǐng开了天阙,沟通星空奇光。

他身未动,天地万象却在其中,于是渐入道妙之境。

修道者和凡人的区别,凡人极尽五感,所见所及极为有限。修道者却不同,即便是收起五感,也可以觉悟天道。

所谓天道问心,唯我独尊,并不是虚妄,而是心觉放大,整个天宇都可以纳入心海电镀层测厚仪
。天地是个大宇宙,而人体这是小宇宙。当人体的小宇宙纳入天地大宇宙之中,世界的一切都仿佛迷雾剥开,没有了无知,也就没有了恐惧。无论是风雨雷电,无论是花海花谢,一切之法皆从无到有,有根有据,甚至可以做到万象掌握。

一吐一纳,融入这片天地,那奇花图腾所化的花树在不断的茁长,每一个枝条都如一只大手,遥指苍天,触摸着大地。来自元力世界的信息就这样传递给了童飞。这是一种奇异而玄妙的感觉!是童飞从前所没有的。当然这还是得益于三头蛇王的贡献。

但是童飞内心清楚,这美妙夜景的背后却处处藏着危机。

记得当初,刚刚进入这片世界的时候,仙师们一路的嘱咐他:所谓的机缘从来是危险并存。之后无数次的夜逃,让他更明白了这夜世界的可怕。如今没有了仙师们的护法,他真的可以再次安静的晋级吗?

不过,童飞的注意力很快别其他东西吸引了!

也许是奇花之树打开了世界和自己的连接,杳杳中他听到似有谁在暗叹吟咏,其句深邃而绵长,这声来自天外!听之如心弦拨动,让人暗生欣喜,开始童飞以为心魔作祟,但很快他发现不是心魔之音,因为这声音里透着庄严而且极为沧桑古老,不但如此,他甚至隐隐感觉这声音无比的亲切。就像是和他生命从来契合。又像是带着某种启示!

于是乎,童飞不由自主的去专神去倾听——

这声如草木呢喃,山岳合声,江河涓涓,恍如梦境之中,又似睡且明,玄妙无比。

“我自光中来,又化流光去,长天望杳杳,万籁化红尘……心筑琉璃台,念入无限空,吱吱求神道,遭逢尽虚空,空空乃空空,大道唯我尊,尊者为尊者,天涯独一人,怅归源生处,明灭见道真……”声似哀却喜,似喜又悲,其意莫测,其情难平。知音天上有,凡间几回闻。

这一刻童飞完全的忘却了,忘却了自己的来处,忘却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忘却了身外的危险,也忘却了自己要做什么……

他坐在那里,可是却仿佛融入了苍穹,融入了大地。无数的元力风涌而至,直入气海,化入紫府,溶入眉窍,直达天阙。终于化作了一声长啸,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他的头dǐng幻化而出,这是一个伟岸的天神,一步就像要踏遍亿万星空,想着遥远的天柱而去。

于此同时,这个大陆无论元兽元灵都似乎有了感应,纷纷从穴居中走出,好像在恭迎昔日王者的归来!

万里之外,天柱之下,一个玄光四射的祭坛上,一个虚幻的灵魂匍匐在地,对着一个神像跪拜祈祷。那石像非鸟非兽,长着兽形却有着六大黑色的羽翅,张开来足以覆盖十余丈。而且全身覆盖着五色绒毛。正是童飞先前所见的六翼影像。只是如今却是一尊石雕。

“尊者,求你了,这个家伙夺走了我的道体,我一定要夺回来!”

此刻,石像上玄光变换,仿佛活了过来,其形和先前的魅儿毫无二致,所不同的只是这家伙却是通体黑色。全身散发着浓浓的黑气!

“哼!没用的东西!句龙,我曾得你先祖供奉,才让你沐浴神狱之光重生。可是你却被人夺走了神光,你以为我们神域的神光不值钱吗?”黑光身影声音中带着鄙夷,对于身前虚影的祷祝无动于衷。

“尊者,我是为其血脉之力所摄……”

“够了!”。

“血脉之力,你是説笑话吗?”黑光身影俯视句龙,句龙孱弱的影子似乎不堪其压力,抖抖索索,紧紧的趴在地上,不敢仰视。

黑光身影威严的声音説道:“什么血脉能超越伟大的神狱力量?自妲己大神造就了神狱,一切神明都无法抗拒其造物的力量。我赋予了你龙神之力,让你成为了道兽,你却连一个凡人也无法战胜,却在説什么血脉,难道你是在嘲笑我吗?”

“不,真的,我好像真的感觉那个人回来了!……”句龙支支吾吾,似乎想要为其辩解。

“你是説谁?”黑光的语气冷淡,带着亿万年的寂寥。其身漆黑,却如宝石般璀璨。晶莹剔透。煽动羽翼,像黑暗的天使,目光如电直射长空,仿佛他是黑夜的主宰。挥手间,就抓住了一道流动的星光,展开手掌,化作了diǎndiǎn灵光,而后送入嘴里。

“就是就是那位曾经追风而去的……”

“你説的是苍?”黑光身影忽然意识到什么,目光变得格外的迥异,仿佛黑暗中多了无穷的色彩,一双大眼,流光熠熠,慑人心魄,让人无法直视。

“你是説苍?”黑光身影再次重复这句话,周围的黑气越发的侬了,看来那黑影被句龙的言语所动。

“告诉我他在哪?”

正当黑光身影询问之时,忽然大地阵阵脉动,整个天柱传来了洪钟般的乐音。

“这是怎么了?”句龙大骇。

“发生了什么?”黑光身影脸色大变,但是很快他意识到了,目光中带着异常的喜悦,呼吸都变得短促:“是苍!是苍!他回来了!”

“我是谁?我是谁?”巨大的身驱立在天柱之前。这正是童飞的神魂灵躯,这是进入筑基之时,脱胎化凡之时,灵魂的自动神游体外。修道者要脱凡,必须超越于轮回,超越生死!

当神魂神游回归之时,也就是迈入天道门槛的开始。但是若无法回归,那无论**还是灵魂都要就此灭度。

此刻他仿佛在回忆,仿佛在寻觅自己的答案。“我到底是谁?我来自何方?”

此时一个黑衣女子飞奔而来,她的身后有着六个羽翅,这正是先前的黑光身影,不过此刻她完全变了模样,没有了戾气,更像是一个初萌的少女!

“苍!你回来了!”少女想着童飞的灵躯扑去!

在她的背后,一个恶毒的灵魂正在嫉恨的看着,咬牙切齿的道:“她终归还是想着他!”

“你是谁?”童飞的神魂目视着面前的少女。

“我我是魑儿啊?苍哥!你终于回来了!”少女扑倒童飞的胸前。巨大的羽翅仿佛冰凉的泉水,将他包裹其中,仿佛要将他的神魂融化…….

“不!”童飞推开了这个少女,力量之强大是他无法掌握的,少女被他一掌推出了三丈之远,踉跄着终于倒在了地上!

而童飞似乎对少女丝毫没有怜惜,甚至茫然如陌人。脑海里他看到了面前那个巨大的天柱,好像从灵魂深处发出了厌恶和痛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要推倒这个天柱,打破缠绕在外的五色枷锁。

“啊!他要过来了,他要杀我吗?”句龙卑微的看着面前天神般的巨人,从灵魂内部发出颤抖。“主…..主人,,,,,,你回来了?”

“你叫我什么?”童飞扫了一眼句龙的魂魄,目光却盯着不远处的天柱。

“主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是这个妖妇害了你,不是我!”句龙指着不远处的少女。

童飞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辩解,而是一步迈过,朝着天柱而去。

句龙在童飞迈步而去的瞬间,感觉到巨大的危机,只感觉只要童飞一个手指就可以将他碾碎。他绝望的闭上了眼,但是当他睁开眼睛再看,却发现童飞只是擦身而过,对他丝毫没有在意,这才瘫软在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