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焚天画圣第73章地下杀局

2018.11.15 来源: 浏览:0次

焚天画圣 第73章:地下杀局

引路人目视一切,一动不动。

持剑巡官向前而来,剑意破开凛然念,直指言诚胸膛。

言诚目光如炬,手指早已当空描绘出笔意,当即一点。

少年怀中有图,图上有男子眼神如电,周身洋溢霸气。

人是为霸王,图是为霸气图。

刹那,霸王念发动,霸气透纸而出,引动天地念力随之爆发,如神之怒。

霸王之念降临,天地震怖。

它化成那一杆无形铁枪,悬于言诚身侧。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身披金红铠甲的身影出现,将那枪紧握。

霸王之念出,力拔山,气盖世。

无人敢挡其锋。

剑意因这股霸气而凝滞不前,颤抖着有后退之意。但此时剑锋实体追至,如将军督促着士兵,硬生生将剑意推向前方。

霸气之枪动,猛然前刺,直接扎入巡官意念之中。蓦然间,那盖世霸气散发神威,巡官陡然一惊,满心震怖之际,却不由自主地抽身后退。

面色如纸,手足皆颤,这一剑,生生中断。

引路人目光一怔,露出惊讶之色。

随即神色变得凝重。

他终于动了起来,脚步踏前,身形猛地一动,人便如大鸟般掠起半空,抬掌。

掌是有念力动,引周围天地念力来附,于是,这一掌便变得有若金石坠,掌缘泛起些微金石光泽,向着言诚头顶打去。

凛然笔意未消,手指轻点,凛然念便再次发动,这一掌击在其上,发出砰然一响。

掌风凛冽,如剑意之锐,竟然生生将凛然念击开,掌只在空中一滞,继续向着言诚头顶击去。

但这一滞,也给了言诚时间。

霸气再出,霸王念再临,于是那一杆无形铁枪便直刺入引路者意念之中。引路者大惊失色,猛地半空一个翻身落向后方鲜奶巴氏杀菌机
,连退两步。

四人围住言诚,神色凝重盯住中央少年。

四位动念境中的高手,全力围攻一个凡人少年,竟然无功而退投资理财安全吗

这是怎样的少年?

“我还想再问一遍。”引路人看着言诚。

言诚摇头,意为断对方的念。

可引路人还是想说。

“你是个天才。”他诚恳地说,“也许你真的有无比辉煌的将来。何必非要吊死在银光城这棵树上?”

“其实有一件事我很不能理解。”言诚说。“师妹既然也有潜力,师父自然可以将她教导成材。”

“她终不属于这里。”引路人摇头。

言诚若有所思。

“师父未必只收我们两个弟子。”他想了想后说,“日后再遇良材,师父应当还会心动。你们为何却要急着除去我?”

“有些事,不是我们所能明白的。”引路人说。“我们只知道所长说你是祸乱之源。所以我们只知让你远离城主。否则,只怕城主也要被你连累。”

“此言何解?”言诚认真地问。

“至少我们不知。”引路人说。“你若愿放弃,我们便放你离开。到时你可亲自去问所长。”

“得罪了。”言诚轻叹一声。

突然间,他向着前方疾奔而去,手指轻动之间凛然念与霸王念同时发动。

霸气如枪,直刺前方,引路人意念立时被枪刺中,心头震荡之际惧意狂涌,情不自禁地想向旁退开,为他让出一条路。

有吼声响,是那三位巡官全力扑来,挥拳踢腿,持剑猛刺。

凛然念瞬间被破,言诚身上多了一道血口子,自左肘划至左肩后侧。

那是剑伤。

背上中了一拳,一拳之力轰然作响,言诚的身体便一下向前飞了出去。

于是那一脚便扫空了。

少年借着拳击之力,飞跃向前,要快速突破包围,向出口去。

咬牙,咬到牙齿流出血来,引路人终拼尽了全力克服了那可怕的威压,大喝着挥掌向言诚身侧击去。

如不收势,势必被这一掌击中。言诚无奈,只好猛地一拧身,身子向旁边扑摔出去,躲开了这一掌,却重重撞击地面。

身子一滚,忍住痛意之后,猛地立起,半俯着身子,全力蹬地,仍是向着出口飞奔。

引路人狂啸,双掌连攻如同一道道金石飞滚,似大山崩塌,滚石如雨,并非向着言诚击出,而是向着言诚前方路径打去。

言诚皱眉,只能收住势向后退去。

于是引路人身形晃动,几步间便来到出口处,将那门户挡住。

另三人立刻再形成包围,将言诚困在中央。

“你逃不掉的。”引路人说,“能在我们四人全力攻击之下支撑住,你已然极了不起。但妄想逃出生天,却绝无可能。这演武堂已然经过改造,只这一个出口。挡住出口,你便有通天的能耐也无法脱出。除非你放弃。”

言诚不语。

今日是岳康相邀来中城巡防所,人是巡防所的人,同来的还有云襄儿。所以任谁也想不到,岳康竟然敢这样设局。

言诚自然也想不到。因此,并未带着连弩。

那么,他攻击的手段,便只剩下一种。

焚天图。

只是此图一经使用,便要燃烧化灰,却只能攻击一人。然而对方有四人。

目光流转,迅速扫过四人,言诚看出四人中最强者是引路人,其次是持剑巡官。

挡住去路的,是引路者。

言诚思索。

然后动了起来,笔直冲向引路者。

这是从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主动进攻。

又是那种手段?引路者皱眉,先一步全力调动意念,准备好对抗言诚的那种奇怪威压。

至于言诚其他的攻击手段,他并不在乎。之前他们调查得很清楚,言诚只是有一架可怕的弩。除此之外,只是普通人的拳脚水平。

身为动念上境的强者,根本不必在乎。

我与你对攻,便有惧意临体,掌势已出,亦能将你击伤。然后另外三位兄弟便可追上,将你击杀。

打定主意,引路人便猛地前冲,一掌带起金石之光,迎着言诚打来。

其余三人心意相通,并不着急,谨慎地向前而来。

言诚探手入怀,猛地向外拉拽,一张画便被带了出来。他将画团成了团,握于拳中,另一只手手指轻动,当空绘画意。

金石之掌呼啸而来,有劲风扑面,刺得脸颊生疼。

言诚不避,亦不减速,右拳猛地向前打出,半途中立时张开。

笔意成,焚天念猛地涌动,化成了一道火光。那一张纸立时燃烧起来,化成一个大火球,迎着对方的金石之掌撞了过去。

不好!

心中一个闪念,引路者的掌便撞上了火球。

一声巨响中,火球一下爆炸开来,火浪四散,有焰光缭乱于空中。金石之念遇到这样剧烈的爆炸,立时被轰得粉碎,那手掌皮损肉残,伤可见骨,引路者于一声惨叫之中被轰飞出去,重重撞在背后门户之上。

门户刹那间被撞碎,引路者直接飞出,摔在外边大厅地上。

焚天念火力四散,掠过言诚身体,并未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此念,因他而起,便是他的念。他的念,便不会害他。

眼见引路者被轰飞,后方三位巡官全部面露惊恐之色。他们怎也想不到,言诚竟然还有这种凌厉可怕的手段!

来不及细想这是什么功法,三人中的持剑者已然尖啸作声疾冲而来,扬手间剑意流动飞射向前,向着言诚后心刺去。

言诚转身,手指快速当空描画,霸王念起,霸气如枪直刺入持剑巡官意念之中,巡官立时感应巨大的威压将自己镇住,剑意散乱再不能起,手中剑颤抖,竟然掉落地上。

丁当作响之际,人亦惊慌而退。

但此时,那两巡官已然冲到近前,拳脚齐动。

言诚手指再动,凛然念发动。

但如今的凛然念,已再不如最初之时的凛然念。一番激战,言诚身上带伤,力量大量消耗,画中之念损耗过度,却来不及吸纳天地念力补充,已然无力。

拳打来,破开凛然念,击在言诚胸口。

脚扫来,破开凛然念,踢在言诚腿侧。

言诚的身子立时凌空,旋转,摔落。

有鲜血喷溅地上,发自言诚之口。

腿上那一踢倒还好说,毕竟自己身子被击半空,便也化解了不少力道。

但方才背后硬承一拳,已然伤了脏腑,此时当胸再中一拳,虽经凛然念化解不少力量,但仍令脏腑上伤势加重,再无法撑住。

再于这坚硬地面一摔,全身骨骼,皆有断裂般的痛苦。

他用力撑起想要站起,却只能勉强半跪。

眼前有光闪现,黑暗不时掠来将他包围。他视线微有模糊,眼见二人向自己逼来,已然再无力反击或是防御。

我不应死在这里……

我亦不能死在这里……

他抬手,手指颤抖着,沾着自己的鲜血,在地上描画着什么。

血是赤红之色,火亦是赤红之色。且让我以这一道热血,绘一道烈火。

一道能焚天的烈火。

眼见言诚已然重伤难起,三巡官却并未敢放松。持剑者拾起长剑,眼中带着敬畏的杀意,与两位同伴一起向着言诚包围过来。

长剑起,剑锋直指少年。有锐利剑意生成,于剑锋上震动。

“言大家,得罪了。”他说。

“我送你上路之后,亦会自裁以相陪。”他说。

“我们亦是如此。”那两位巡官亦如是说。

“我们知道自己所做之事违背道德仁义,但我们必须做。”持剑者说,“我们宁可被万世万人唾骂,亦要完成此事。”

“这是我们的。”他说。

言诚看着他们,微微摇头。

“活下去,是我的。”他说。

他低下头,手指快速而动,要赶在三人杀来之前完成这一幅画仿真恐龙

但,已然没有时间了。

持剑者身形动,飞射而来,剑意先于剑锋刺来,直入言诚胸口。

虽是意,亦是力,是力,便有破坏之力,便有毁灭之力。于是胸口有血被刺出,有伤口裂开。

少年抬手,以双手死死抓住剑锋。剑刃割破手指,血如流泉。

持剑者皱眉:“何苦如此挣扎?你已无希望。”

少年不语,目光如电。

就在此时,有呼啸声起,持剑者听闻同伴尖声大叫:“小心!”

他猛回头,但颈只扭转一半,眼前便已经是一片漆黑。

有一只方形的大铁锤飞舞而来,重重撞在他的头上。

于是大好头颅,便如花绽放。

Tags:
友情链接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维生素D滴剂悦而价格 输送网带 恩施建筑资质代办 拉力机 定做西服 西装定做 弹簧拉力试验机 材料试验机 鄂州建筑资质代办 咸宁建筑资质 咸宁办理建筑资质 济南试验机 万能试验机 央视广告 压力试验机 万能材料试验机 定做西服 cctv广告费用 医院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