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焚天画圣第73章地下杀局

2018-11-15 18:57: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焚天画圣 第73章:地下杀局

引路人目视一切,一动不动。

持剑巡官向前而来,剑意破开凛然念,直指言诚胸膛。

言诚目光如炬,手指早已当空描绘出笔意,当即一点。

少年怀中有图,图上有男子眼神如电,周身洋溢霸气。

人是为霸王,图是为霸气图。

刹那,霸王念发动,霸气透纸而出,引动天地念力随之爆发,如神之怒。

霸王之念降临,天地震怖。

它化成那一杆无形铁枪,悬于言诚身侧。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身披金红铠甲的身影出现,将那枪紧握。

霸王之念出,力拔山,气盖世。

无人敢挡其锋。

剑意因这股霸气而凝滞不前,颤抖着有后退之意。但此时剑锋实体追至,如将军督促着士兵,硬生生将剑意推向前方。

霸气之枪动,猛然前刺,直接扎入巡官意念之中。蓦然间,那盖世霸气散发神威,巡官陡然一惊,满心震怖之际,却不由自主地抽身后退。

面色如纸,手足皆颤,这一剑,生生中断。

引路人目光一怔,露出惊讶之色。

随即神色变得凝重。

他终于动了起来,脚步踏前,身形猛地一动,人便如大鸟般掠起半空,抬掌。

掌是有念力动,引周围天地念力来附,于是,这一掌便变得有若金石坠,掌缘泛起些微金石光泽,向着言诚头顶打去。

凛然笔意未消,手指轻点,凛然念便再次发动,这一掌击在其上,发出砰然一响。

掌风凛冽,如剑意之锐,竟然生生将凛然念击开,掌只在空中一滞,继续向着言诚头顶击去。

但这一滞,也给了言诚时间。

霸气再出,霸王念再临,于是那一杆无形铁枪便直刺入引路者意念之中。引路者大惊失色,猛地半空一个翻身落向后方鲜奶巴氏杀菌机
,连退两步。

四人围住言诚,神色凝重盯住中央少年。

四位动念境中的高手,全力围攻一个凡人少年,竟然无功而退投资理财安全吗

这是怎样的少年?

“我还想再问一遍。”引路人看着言诚。

言诚摇头,意为断对方的念。

可引路人还是想说。

“你是个天才。”他诚恳地说,“也许你真的有无比辉煌的将来。何必非要吊死在银光城这棵树上?”

“其实有一件事我很不能理解。”言诚说。“师妹既然也有潜力,师父自然可以将她教导成材。”

“她终不属于这里。”引路人摇头。

言诚若有所思。

“师父未必只收我们两个弟子。”他想了想后说,“日后再遇良材,师父应当还会心动。你们为何却要急着除去我?”

“有些事,不是我们所能明白的。”引路人说。“我们只知道所长说你是祸乱之源。所以我们只知让你远离城主。否则,只怕城主也要被你连累。”

“此言何解?”言诚认真地问。

“至少我们不知。”引路人说。“你若愿放弃,我们便放你离开。到时你可亲自去问所长。”

“得罪了。”言诚轻叹一声。

突然间,他向着前方疾奔而去,手指轻动之间凛然念与霸王念同时发动。

霸气如枪,直刺前方,引路人意念立时被枪刺中,心头震荡之际惧意狂涌,情不自禁地想向旁退开,为他让出一条路。

有吼声响,是那三位巡官全力扑来,挥拳踢腿,持剑猛刺。

凛然念瞬间被破,言诚身上多了一道血口子,自左肘划至左肩后侧。

那是剑伤。

背上中了一拳,一拳之力轰然作响,言诚的身体便一下向前飞了出去。

于是那一脚便扫空了。

少年借着拳击之力,飞跃向前,要快速突破包围,向出口去。

咬牙,咬到牙齿流出血来,引路人终拼尽了全力克服了那可怕的威压,大喝着挥掌向言诚身侧击去。

如不收势,势必被这一掌击中。言诚无奈,只好猛地一拧身,身子向旁边扑摔出去,躲开了这一掌,却重重撞击地面。

身子一滚,忍住痛意之后,猛地立起,半俯着身子,全力蹬地,仍是向着出口飞奔。

引路人狂啸,双掌连攻如同一道道金石飞滚,似大山崩塌,滚石如雨,并非向着言诚击出,而是向着言诚前方路径打去。

言诚皱眉,只能收住势向后退去。

于是引路人身形晃动,几步间便来到出口处,将那门户挡住。

另三人立刻再形成包围,将言诚困在中央。

“你逃不掉的。”引路人说,“能在我们四人全力攻击之下支撑住,你已然极了不起。但妄想逃出生天,却绝无可能。这演武堂已然经过改造,只这一个出口。挡住出口,你便有通天的能耐也无法脱出。除非你放弃。”

言诚不语。

今日是岳康相邀来中城巡防所,人是巡防所的人,同来的还有云襄儿。所以任谁也想不到,岳康竟然敢这样设局。

言诚自然也想不到。因此,并未带着连弩。

那么,他攻击的手段,便只剩下一种。

焚天图。

只是此图一经使用,便要燃烧化灰,却只能攻击一人。然而对方有四人。

目光流转,迅速扫过四人,言诚看出四人中最强者是引路人,其次是持剑巡官。

挡住去路的,是引路者。

言诚思索。

然后动了起来,笔直冲向引路者。

这是从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主动进攻。

又是那种手段?引路者皱眉,先一步全力调动意念,准备好对抗言诚的那种奇怪威压。

至于言诚其他的攻击手段,他并不在乎。之前他们调查得很清楚,言诚只是有一架可怕的弩。除此之外,只是普通人的拳脚水平。

身为动念上境的强者,根本不必在乎。

我与你对攻,便有惧意临体,掌势已出,亦能将你击伤。然后另外三位兄弟便可追上,将你击杀。

打定主意,引路人便猛地前冲,一掌带起金石之光,迎着言诚打来。

其余三人心意相通,并不着急,谨慎地向前而来。

言诚探手入怀,猛地向外拉拽,一张画便被带了出来。他将画团成了团,握于拳中,另一只手手指轻动,当空绘画意。

金石之掌呼啸而来,有劲风扑面,刺得脸颊生疼。

言诚不避,亦不减速,右拳猛地向前打出,半途中立时张开。

笔意成,焚天念猛地涌动,化成了一道火光。那一张纸立时燃烧起来,化成一个大火球,迎着对方的金石之掌撞了过去。

不好!

心中一个闪念,引路者的掌便撞上了火球。

一声巨响中,火球一下爆炸开来,火浪四散,有焰光缭乱于空中。金石之念遇到这样剧烈的爆炸,立时被轰得粉碎,那手掌皮损肉残,伤可见骨,引路者于一声惨叫之中被轰飞出去,重重撞在背后门户之上。

门户刹那间被撞碎,引路者直接飞出,摔在外边大厅地上。

焚天念火力四散,掠过言诚身体,并未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此念,因他而起,便是他的念。他的念,便不会害他。

眼见引路者被轰飞,后方三位巡官全部面露惊恐之色。他们怎也想不到,言诚竟然还有这种凌厉可怕的手段!

来不及细想这是什么功法,三人中的持剑者已然尖啸作声疾冲而来,扬手间剑意流动飞射向前,向着言诚后心刺去。

言诚转身,手指快速当空描画,霸王念起,霸气如枪直刺入持剑巡官意念之中,巡官立时感应巨大的威压将自己镇住,剑意散乱再不能起,手中剑颤抖,竟然掉落地上。

丁当作响之际,人亦惊慌而退。

但此时,那两巡官已然冲到近前,拳脚齐动。

言诚手指再动,凛然念发动。

但如今的凛然念,已再不如最初之时的凛然念。一番激战,言诚身上带伤,力量大量消耗,画中之念损耗过度,却来不及吸纳天地念力补充,已然无力。

拳打来,破开凛然念,击在言诚胸口。

脚扫来,破开凛然念,踢在言诚腿侧。

言诚的身子立时凌空,旋转,摔落。

有鲜血喷溅地上,发自言诚之口。

腿上那一踢倒还好说,毕竟自己身子被击半空,便也化解了不少力道。

但方才背后硬承一拳,已然伤了脏腑,此时当胸再中一拳,虽经凛然念化解不少力量,但仍令脏腑上伤势加重,再无法撑住。

再于这坚硬地面一摔,全身骨骼,皆有断裂般的痛苦。

他用力撑起想要站起,却只能勉强半跪。

眼前有光闪现,黑暗不时掠来将他包围。他视线微有模糊,眼见二人向自己逼来,已然再无力反击或是防御。

我不应死在这里……

我亦不能死在这里……

他抬手,手指颤抖着,沾着自己的鲜血,在地上描画着什么。

血是赤红之色,火亦是赤红之色。且让我以这一道热血,绘一道烈火。

一道能焚天的烈火。

眼见言诚已然重伤难起,三巡官却并未敢放松。持剑者拾起长剑,眼中带着敬畏的杀意,与两位同伴一起向着言诚包围过来。

长剑起,剑锋直指少年。有锐利剑意生成,于剑锋上震动。

“言大家,得罪了。”他说。

“我送你上路之后,亦会自裁以相陪。”他说。

“我们亦是如此。”那两位巡官亦如是说。

“我们知道自己所做之事违背道德仁义,但我们必须做。”持剑者说,“我们宁可被万世万人唾骂,亦要完成此事。”

“这是我们的。”他说。

言诚看着他们,微微摇头。

“活下去,是我的。”他说。

他低下头,手指快速而动,要赶在三人杀来之前完成这一幅画仿真恐龙

但,已然没有时间了。

持剑者身形动,飞射而来,剑意先于剑锋刺来,直入言诚胸口。

虽是意,亦是力,是力,便有破坏之力,便有毁灭之力。于是胸口有血被刺出,有伤口裂开。

少年抬手,以双手死死抓住剑锋。剑刃割破手指,血如流泉。

持剑者皱眉:“何苦如此挣扎?你已无希望。”

少年不语,目光如电。

就在此时,有呼啸声起,持剑者听闻同伴尖声大叫:“小心!”

他猛回头,但颈只扭转一半,眼前便已经是一片漆黑。

有一只方形的大铁锤飞舞而来,重重撞在他的头上。

于是大好头颅,便如花绽放。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