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极品仙农第三百三十章冬笋貌

2019-01-14 12:19: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极品仙农 第三百三十章 冬笋

冬笋是立秋前后由毛竹(楠竹)的地下茎(竹鞭)侧芽发育而成的笋芽。冬笋味甘、性微寒,归胃、肺经,具有滋阴凉血、和中润肠、清热化痰、解渴除烦、清热益气、利尿通便、解毒透疹、养肝明目、消食的功效,还可开胃健脾,通肠排便,开膈豁痰,消油腻,解酒气。

――

陆大宝醒来的时候,“陆氏特菜风采巡回展”已经进行到了第三环节,也就是“慈善拍卖”,之前的“田园歌舞”和“特菜品尝”两个环节,听说是搞的不赖,挺轰动的,特别是那些极具挑逗性的“嘣嚓嚓”舞,要不是傻牛儿等人拼力阻挡,不少豪迈的英雄恐怕会当众上演限制级。

“傻,傻牛儿呀,你跟东家说实话,老干他到底有没有把那些特菜卖出去呀?”陆大宝揉着生疼的脑袋,心虚地对守在他身旁的傻牛儿说道。摔倒的时候脑门儿不慎撞到地面一块石头上,起了个大包,红了一大片。

“呵呵,卖出去了,都卖出去了。”傻牛儿憨厚地笑了笑,淡淡说道。

“卖,卖出去了?那卖多少钱一筐?咱一共收入了多少银子?刨除这些天花销的,还能亏多少?”陆大宝闻言,立刻抓紧傻牛儿的手臂,紧张地问道。

那些菜不值几个钱,编筐的成本也不是很高,路盘缠亦在承受范围内,但雇车夫、雇镖师、雇礼仪、租场地,还有什么宣传、化妆、装修等等,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粗略估算。至少也得两三千两银子。如果再算上那些“特殊伺候”用,没有一两万两银子恐怕回不去家了。

当然,这些银钱都是李良垫付的,说是“投资入股,利润分红”,估计老小子私藏很丰厚,根本不在乎这三瓜两枣,但陆大宝心里清楚。给予的越多将来他要求自己的也就越多,假如真有一天他出事儿了,自己欠了他这么多,该怎么还?恐怕自己这条命搭上都远远不够,整不好还会变成祸及子孙的大事呀!

“呵呵,你一会儿自己数吧,都在后堂堆着呢。”傻牛儿摇了摇头,面带诡异笑容,含糊地说道。

“啊?在,在后堂堆着呢?那你咋不去看着呀!那可是钱呐!败家的玩意。万一让哪个王八蛋偷去了咋办?扶俺起来,俺要去看着。”陆大宝见他一副扭捏感慨的模样。不禁怒火中烧,蚊子再小也有肉啊,咋就不知道爱惜呢?

“呵呵,俺劝你还是别去了,那位杨大娘正在那里等着你呢……”傻牛儿手上微微一用力,便将陆大宝扶起,随后退至一旁,怪异地看着他说道。

“杨大娘?等着俺?她等着俺干啥?各项开销不是已经付过了吗?

极品仙农第三百三十章冬笋貌

难道老干那厮又增加了项目?”陆大宝有些迷糊,半月以前李良可是直接拿钱将她砸晕的,各项用统统付清,且有很多的富裕,怎么这会儿她又搂紧钱袋,堵大门找麻烦了呢?

“呵呵,你去了就知道了……”傻牛儿没有解释,而是含含糊糊地说道。

“呃,那俺还是先别去了,万一她要是跟俺要钱,俺拿啥给她呀!那什么,扶俺到前堂瞅瞅那个‘慈善拍卖’进行的咋样了吧……”陆大宝拧着眉头想了片刻,随后咽了咽口水,抓住傻牛儿的胳膊,晃晃悠悠地向前堂走去。

傻牛儿对陆大宝的决定有些吃惊、有些诧异,还有一些明悟,但他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笑了笑,搀扶着陆大宝向喧闹的前堂走去。

“五万银,第一次!”

“五万两,第二次!”

“五万两,成交!恭喜陈大官人!”

……

陆大宝休息的“天字一号”房间在后堂,想要到前堂去,必须穿过两条走廊,然后下楼梯,绕过“翠红楼”杂役们住的房间,再穿过一个小院,走过一条黑咕隆咚的走廊,就到了。期间陆大宝因担心的事情很多,头脑混乱心里慌,故没有言语,傻牛儿也没有想说话的念头,于是,两人便悄声息地慢慢走着。

不想,刚走至通往前堂的走廊门口,便听到特邀女主持人“冬笋”那清脆的声音。

“五,五万两?他卖什么玩意卖出了这么高价儿?”陆大宝闻言,傻呆呆地愣在了门口。

“不知道……”傻牛儿摇了摇头,平淡地说道。

“不,不会是把庄子给卖了吧?”陆大宝仔细地想了想,但怎么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值这个价,除了他的老窝儿。

“呵呵,东家,咱还是进去吧,站在门口瞎猜也猜不出啥,倒不如进去瞧个明白。”傻牛儿晦涩地笑了笑说道。

“等等,先等等。他要是真把庄子卖了咋办?那俺这一露面儿,岂不是一点反悔的余地都没有了?不中,你得赶紧骑马回庄子报信去,让俺媳妇把值钱的东西都转移到别的地方,这样还能少损失一些。”陆大宝制止住想要走进前堂的傻牛儿,转着眼珠子想了一会儿道。

“啊?”傻牛儿闻言彻底服气了,李良曾说这老小子是表面憨厚心里滑,但没想到居然滑到了这份儿上,这头儿打马虎眼我们一路向前须静心、稳心态拖延时间,那头儿赶紧转移资财,就算吃亏也亏不了多少,可是够滑头的,怪不得自己那位好妹夫让小心这位东家呐,原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钱货两清,交易成功。再次恭喜陈大官人,获得异变奇药‘乾坤萝卜’!”傻牛儿犯难发愣的时候,“冬笋”的声音再度响起。

“乾,乾坤萝卜?那是啥玩意?”“冬笋”的声音甘甜清脆,且高亢爽朗,虽从前堂中传出已然很小。但陆大宝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故很是诧异地向根本没动地方的傻牛儿询问道。

“不知道……”傻牛儿很直接地回答道。

“咱家啥时候有这好东西了?俺咋不知道呢?”陆大宝没指望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这哥们儿的嘴特别严,如果他不想说谁都没招儿。

“下面拍卖第十一件货品,也是此次‘慈善拍卖’的后一件货品,血牙米!这里先要跟各位大善人、大官人说一声,此米乃是仙家奇品,非凡间所有,只因我家庄主的祖上,曾救过一名身负重伤的大修士。才获得了少许,后经悉心培育,勉强可在凡间种植,但已去除了十之七八的效力,药性虽有,神力,还望各位慎重!”

“下面开始拍卖,规则与前次一样,凡拍下此品者,可获得陆氏专许销售权十年。血牙米百斤,以及每年千斤血牙米的供应。起价十万两黄金,现在开始自由竟价……”陆大宝还在犯嘀咕呢,前堂里“冬笋”开始了第十一件货品的拍卖。

“多,多,多少?十万两黄金?俺地那个娘哟……”陆大宝听到“冬笋”的报价,只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一下子都冲到了脑袋里,涨得生疼,大有狂喷而出的势头。

“呃,那个,东家呀,俺记得老干好像说这个拍什么卖什么会的,是以黄金来交易的,其他物品一概不收,所以,所以俺劝你还是别瞎着急了,万一要是再晕过去,过会儿那个总结讲话可咋办?”傻牛儿犯坏,见他面红耳赤故意添油加醋地劝道。

“那,那刚才的五万两也是黄金喽?”陆大宝很争气,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居然没倒下,实是大大出了傻牛儿意料。

“嗯,不过那价格好像低了点,老干说整好了能卖到十万两的!俺记得第一件货品卖的那个什么‘玄天黄瓜’,卖了八万两呐!”傻牛儿憋着笑,又加上了一些筹码。

“玄,玄天黄瓜?八万两黄金?这老干到底是从哪儿陶得来的东西呀?莫不是刨了天帝老爷子的祖坟?”陆大宝抹了抹不断流出的鼻血,眨巴着眼睛说道。

“呵呵,那俺就不知道了,不过俺瞅着这些东西不太像是从外面陶得来的,反倒是咱庄子上种的那些。”傻牛儿斜着眼睛瞅了他一会儿,见他依然坚挺地立着,没有卧倒,便坏笑地说道。

“咱,咱庄子上种的那些?玄天黄瓜、乾坤萝卜,还有什么血牙米?俺咋没见过呢?”

“东家呀,你咋没见过呢?就咱拉来的那些呀!”

“啊?就,就那些呀!哎呦呦,这个老干呐,也太能忽悠吧?哎,你倒是说说,这老小子以前到底是干啥的,吹起牛来咋不着个边儿呢?”

每个人有着不同的缺陷

“那俺就不知道了,不过俺倒是知道,咱拉来的那些东西应该都能卖出去!”

“废话!这个俺也知道,俺还知道回去得雇多的车呢!”

“呵呵,东家应明啊!”

“行了,行了,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学什么不好非跟死老干学拍马屁……”

“俺,俺倒是想学来着,可就拍了这么一次,还他娘的拍马腿上了……”

“……”

“翠红楼”的前堂内,李良与化形后的茉莉等人坐在西南角落里,注视着大堂内众人的一举一动,时不时还会悄悄地低语几句。

“相公,你,你这又是何意?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不成?”听到“冬笋”直接报出“血牙米”的名号,茉莉心中一惊,有些诧异地低声问道。

“没啥阴谋,就是想看看放出这东西会产生多大动静,嘿嘿……”李良撇了撇嘴,很是随意地说道。

“那又是为何?”茉莉迷糊了,李良做事向来有目的,从不作用之功,只要细细思考,必能发觉蛛丝马迹,但在这件事上,实在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呵呵,其实也没啥,就是想看看在这针扎不透,水泼不进的仙道法则内,注入一些毒病会咋样。”李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便好,何必弄得如此神秘!”茉莉皱着眉头想了片刻。但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便有些赌气地继续问道。

自从嫁与李良为妻后。她的脾气改了好多,特别是在与人相处上,那是天壤之别的变化,但变化虽然很大可与其多年来养成的秉性相比,还是明显的不够,言语之间动个怒,发个飚啥的时有发生,也就是李良脾气好。否则早撂挑子不干了。

“我靠,我说,我说还不行嘛!姑奶奶,这儿人挺多的,你能不能安生一点儿呀!”见茉莉的双眸闪着怒,冷酷的寒意不断外泄,李良急忙按住她的手道。

“哼,胡闹也就由着你了,但明明有计策却不跟我明说,那便不成!”茉莉娇气地哼了一声。嘟起小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李良的身边她总是喜欢撒娇。总是喜欢被哄着,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子,刻意胡闹而引起大人的关注,不管是换回劝慰还是诉斥,都可证明他们深爱着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姑奶奶!哎……”李良愁苦地应承了两句,然后慢慢解释道:“在这个世界里,仙道法则法动摇,所以岁月流逝虽久,但万事万物几乎没有进化,有的只是某人进阶成为真仙,某兽、某灵化形为人,谁家老谁修炼有成,当上了大修士,谁家小谁命苦,嗝儿屁了等等。”

“可是,我却不同,思想、文化底蕴、见识见解,甚至是灵魂,也就是源代码,皆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在这种情况下,不禁要问了,幕后那位高人到底为啥要把我弄来?把我弄来想干啥?一场意外?不太可能,否则也不用这么多牛逼人物盯着我了。”

“以前的时候,我总是满腹牢骚,怨天尤人,慨叹天的不公,愤恨幕后黑手太坏,但做起事来却是能忍则忍,能躲则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事,虽有思考,但不深入,对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很少去琢磨。”

“而现在,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家庭、婚姻、爱情,还有平淡的生活,按理来说应该知足才对,可这心里总感觉很不踏实,甚至还有一些慌张,静心想一想,恐怕就是因为得到才会不安吧。毕竟你们就是我的,想得少了就会有麻烦,有问题。”

“当然,对我个人来说,问题和麻烦忍一忍,躲一躲,就算被耍了,被玩了,甚至被宰了,认倒霉了,没啥大不了的,但对你们则不可以,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们一个指头的,所以我才会不安,才会不踏实,才要想方设法揭开这黑幕。”

“在这一点上,我的前任,也就是芙蓉、南生、天麻的主人,百合的好大哥,恐怕也有同样的想法,否则也不会大老远的把她们安排到我身边了。在我看来,他的所思所想应该只有一个出发点,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找到破解的方法,保证她们的安。”

“我很钦佩他的决定,换了是我,也会这么做的。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仔细回想一下近发生的事情,遇到的人,可以看得出来,幕后那人的实力非常强大,他可以在不留痕迹的情况下,调动这世界的任何一个人,你这位大姐大做不到,你的师尊也做不到。”

“揭破仙道的奥秘,保护心爱之人,假如这两点是我的宿命,那我的前任又是何种宿命?你师尊创造了他,总归会有目的,不会闲得没事儿造一个人出来耍着玩吧?而且,他那种唯唯诺诺的性格与正常之人不符,说不准就是那位幕后黑手施了什么法术,让他失去了自我。”

“再往前说,十八王尊,十八个被创造出来的我,每一个都有不同的命运,每一个都有坎坷的经历,过程虽然很复杂,但剥离枝节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人生轨迹,照此推想一下,他们的宿命便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例如第一位,生于富庶之家,经灭门惨案,以仇恨入道,历千辛万苦,终看破红尘,投身仙道,他的宿命便是证道,唯有成仙才可脱离苦海,唯有成仙才能成为人上之人,这个道理并不难猜。只不过,故事编得不错,演员不太给力,具有不同思想与文化底蕴的我,可不会乖乖配合的哟!”

“所以,便有了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直到第十八位,干脆把我变成一个心智不的人,变成一个一味退让的人,然后让其因机缘而入道,身具超强气运,从平庸的农户角度来感悟人间沧桑,反衬仙道的高尚。可惜呀,老王八蛋又忽略了一点,那便是生活。”

“以前我曾跟你们说过,人非草木,总是有思想有感情的,即便他是一个傻子,也有喜欢的和讨厌的。他虽是心智不,但他热爱生活,创‘农祖天规’,建‘百万公社’,培育数灵草灵药,这一切皆不在剧本当中,安排一个杀戮将其抹掉,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活下来,想来就是那位黑手的自信太满,创造十八王尊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有失败的一天,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一连坚信了十八次,依然死不悔改,后干脆创造了我,一个比他们十八个还要强大很多的牛逼人物,以此来证明他的仙道是对的,是敌的。”

“嘿嘿,让老王八蛋没想到的是,仅过了百多年时间,我就给他上了一课,惨痛的一课,差点儿没把‘虚天大陆’给崩喽!所以老王八蛋长记性了,换方法了,知道该给予的给予,该满足的满足,不仅如此,还给我套上夹板,背上,让我有负担,有顾忌。”

“说实话,像你们这样的我早就想背了,都怪那老王八蛋,一直不给机会,早使美人计,老子早就从,何必整得那么麻烦,浪了那么多原材料,如果都使到我一个人身上,别说一晚上来三圈儿了,就是五圈儿、六圈儿,也不叫事儿呀!”

“哎呀,别打,别打!那什么,说重点,马上就说重点!之所以把‘血牙米’放出去,就是想知道我能改变些什么。老子虽然中了他的美人计,但老子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让想老子乖乖地给丫的唱赞歌,可以是可以,不过咱也不能傻傻的等着被卖,至少也得摸清楚哪个狗洞可以溜不是,万一老子打不过那个域外天魔,总得留条后路不是?”

“哎,话又说回来了,我这些天已经非常地卖力气了,你们的肚子有啥反应没有啊?就算是个屁,也该放出来听个响吧!哎呀,别打,别打……”未完待续。。

数控钢筋笼成型机
紫皮大蒜种子价格
hy什么意思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