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第三百章,第三者

2018-11-14 18:04: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三百章,第三者

{xxxxx一个老式居民区,灰色有着一些并不明显裂缝的墙面,一些老人正坐在小区的路边上聊天,旧式的书报展览板。大门的边上还有一大块黑板,上面写着:杜绝小区内乱挖现象,净化小区环境从你我做起。

我们的车子停下之后很快就有人走了出来,对着我们挥了挥手,下车之后几个人快速走过来,低头说道:“鬼竹大人,我们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洪峰大人交代过,那户人家我们也打过招呼了,鬼器我们已经收编同样也带来了,等您检查。”

鬼竹淡淡一笑,却指了指我说道:“这案子不归我负责,是这小子管的。”

这时候众人的眼睛才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尴尬地点点头走进了楼中。

203室,老式的小区居民楼都是一层三间房子,和现在有很大的区别。

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有人给我们开了门,门一开,我首先看见的是一个脸上长着唏嘘的胡渣子,面容憔悴的男子,应该是这家人家的男主人。

“几位你们好,请进请进。”

他给我们拿了拖鞋,换好鞋子之后我们走进这户人家内,两室一厅的屋子。饭厅不大,看起来并不是非常有钱,只是很一般的家庭。

“我叫侯大顺,是长春人,我妻子叫胡爱琴,我女儿叫侯庆娟,今年读初中二年级,孩儿她娘正在屋子里陪着她呢,害了这种事儿,娟儿这几天也有点神经恍惚,看了医生都说是受了大刺激后才这样的,读书也去不了了,哎……”

侯大顺给我们简单地说了一说,看的出来家里遭遇这种横祸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儿,其实如果不是贪心不足诡才县令。不去挖古董,不去碰地上的鬼器也许就不会遇到这类事情,到底算是谁的错,其实说不清楚,怪只能怪一个命字。

我走进屋子里,一个妇女正抱着女孩儿坐在床上,窗帘拉开外面阳光不错,但是这女孩儿却看起来不太正常,脸色苍白,全身不停地哆嗦,手脚都有些不自然地颤抖。

“阿姨你好,你能不能让我和侯庆娟聊一聊,放心吧,我不会刺激她的。”

胡爱琴带着惊恐地神色看了我一眼,我能看出一个母亲的担忧和对我的不放心。我尽量保持温柔地对她点了点头,胡爱琴这才摸了摸她女儿的头。低声说道:“孩儿,妈先出去,你和这个小朋友聊一聊啊。”

说话间胡爱琴走了出去,房间里很快就剩下了我和侯庆娟两个人,看了看四周,墙壁上贴着一些明星的海报,书架上放着一些练习册,书报扔在角落里,地上和墙壁上还能看见一些抓痕,应该是之前被厉鬼操纵的时候留下的。女杂叨血。

我轻轻地搬了一把椅子坐到她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好,我叫万林,是来帮你的。”

她没有答话,眼神无光地看着被子,怀里紧紧地抱着个布娃娃。

我见她不愿意和我交流,便只能换另一种方式,从腰间拿起葫芦,往她的面前轻轻一放,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我接着将葫芦往前推,葫芦触碰到她的手背时,我立刻看见葫芦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这层白雾飘荡在她的面前,四周的空气也开始渐渐变的寒冷下来,这种情况和我第一次接触到鬼影子的时候很相似,因为受到了阴气的影响,四周温度会变低,而且这还说明了另一个问题,眼前的侯庆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普通人,她的身上同样有灵觉,只不过并不强罢了篮坛少帅。

白雾渐渐在空中凝聚起来,慢慢地幻化成了一张淡淡的面孔,只是侯庆娟一看见这白雾中的面孔立刻有了反应,先是低声说话,我听不清楚就凑近了过去,只听见她不断颤抖地说道:“别过来,别过来,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

这应该是她见到鬼器内封印的厉鬼后所说的话,并没有多大用处,紧接着,我听见她声音提高了一些,甚至带着一些哭腔地说道:“你想干什么?别碰我的身体,别碰我的身体啊!痛啊,痛啊!”

她的声音越来越响,挣扎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我皱着眉头,正准备收起白雾的一刻,却听见侯庆娟下一句话让我吃了一惊,我听见她大声地喊道:“救我,救我,你救救我吧。快救救我吧!”

只是说完这句话后,侯庆娟就猛地往后退撞在了床架子上,门外一直等候的胡爱琴和侯大顺也冲了进来,赶忙抱紧了自己的孩子,两个人虽然没有骂我不过看的出来他们对我的眼神很不友善。我无奈地收起白雾,拿着葫芦走了出去,鬼竹在门口等着见我走出来后笑着问道:“怎么样?有收获吗?”

我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应该算是有收获,不过还不能肯定,那件鬼器呢,还有你刚刚拿到的鬼器都带来给我看看,我想也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一人会在什么情况下喊出刚刚侯庆娟的话?

侯庆娟因为本身是有些通灵的体质,所以被厉鬼操控的时候是能够看见厉鬼的,所以才会挣扎和痛哭,她的反应和寻常人无异,那么寻常人遭遇袭击的时候喊救命一定是扯开嗓子喊的,而绝不会是说出“你救救我吧”这样的话,这说明当时有第三个人在场,而这个人却没有救侯庆娟,侯庆娟的反常行为是她母亲回家之后发现的,她母亲还差一点死在了鬼器之下,之后隔了一天多才联系到了命师,上门制服了厉鬼。

那么会是谁当时在场却没有施以援手呢?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侯庆娟会对这个神秘的第三者求救,说明这个第三者一定看起来不像是妖怪或者是厉鬼,而是像个人,那么假设他就是一个人,一个人看见侯庆娟被厉鬼袭击却不救她,很有可能是普通人,但是普通人能够看见厉鬼吗?看不见厉鬼他就一定会跑过去帮助侯庆娟,但是这个人没有,那就说明这第三个人能够看见厉鬼,那他是吓跑了吗?这是有可能的,但是还有更可怕的一种推测,这第三个人和鬼器的来源有关系,而且他是见死不救舌尖上的江湖。

可这一切毕竟都只是我的猜测,真正的实情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两件鬼器很快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造型都是不一样的,侯家发现的鬼器是个黑色的盘子,而刚刚我们在鬼竹的地盘发现的鬼器则是一把匕首。

“这盘子上的厉鬼已经被洪峰手下的命师给灭了,所以调查了也没用,还不如看看这匕首有什么猫腻。”

鬼竹摆弄了一下盘子说道。

我点点头,将匕首拿了起来,果然一入手就立刻感觉到其中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邪的很,手指尖微微生疼,脑袋也有一点晕晕乎乎。

我立刻将匕首放了下来,随后快步走到了阳光底下,晒了晒后才感觉自己舒服多了。

“这匕首没祸害老牛家里的人也算是不错了,你们给我找间暗室,我把这里面的脏东西请出来。”

我回头说道,鬼竹点点头吩咐人安排了下去,而我则看着桌子上的匕首若有所思,计划着调查的下一步该去哪里,按照我的计算来看,下一步应该去阴间走一遭,鬼市是出产这种鬼器最多的地方,而长春地下的几个大鬼市肯定脱不了干系,只是我和狂羽鬼王有过节,就怕下去了会遇到麻烦,狂羽可还记恨着我呢……♂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更好的阅读模式。百镀一下“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