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嘴炮流天师第三十九章魅惑的前夜版

2019-01-13 17:16: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嘴炮流天师 第三十九章 魅惑的前夜

沈清明支持不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也不知道万事随缘睡了多久,沈清明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了只能勉强感觉外面还是一片夜色,房间里面的灯不知何时灭掉了,只能借着月光分辨出周围东西大致的轮廓。

沈清明刚要从沙发上起身,就感觉撞到了什么柔软的物体。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就摔倒在了沙发上。与此同时,那个柔软的物体的倒在了沈清明身上。

还没等他说话,冰冷而柔软的双唇就已经紧紧贴上了他的嘴。然后他的手被柔若无骨的手抓住,两个人就这么十指相扣的握在了一起。她的长发轻轻拂过两人的指尖,酥酥麻麻的。二十几年来,沈清明还是第一次被人好好抱过,就像这么仔细,这么认真的抱过了。

有什么东西抵在他的胸口。她的另外一只手伸进了沈清明的衬衫里面,在他的身体上下摩挲。她的手指微微弯曲,指甲在他的皮肤上慢慢划过去,和小猫在和主人抱怨撒娇一样。只要是个男人,就没办法推开这样做的女人

沈清明心里一点香艳的想法都没有,只是想一直这么抱着身边的这个女人。西陵的身躯像是小猫似的紧紧团在一起,让沈清明禁不住在抱紧一点她,让自己身上的热量转到她的身上去,像是亲密恋人一样的相互温暖。

说起来西陵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冷啊??是不是感冒了?女孩子一个人出门在外,一定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想到这里,他的身体忽然僵住了,寒毛从上到下沿着脊梁骨一根根的竖立起来。透过那个女人垂下的长发,沈清明清清楚楚的看见,躺在床上面的,还有一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是西陵珩,那么床上的人是谁?如果床上的人是西陵珩,那么自己身上的女人又是什么?

刹那间沈清明想到了一个名字,苏素!

再睁眼,冰冷的感觉正在飞速从他的身体里抽离。月光之下,只能看到一团巨大无比的长发团从暗影之中逐渐消退。西陵还是像之前那样安静的躺在床上,墙上的时钟指针刚刚走过一点的位置。

幻觉吗?沈清明大大的出了一口气,赶快去把西陵叫醒。

沈清明刚走到西陵身边,西陵珩突然在床上一跃而起,倒是把沈清明吓到了。

“你没事吧?”尴尬归尴尬,沈清明还是好奇西陵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西陵的脸现在比女鬼还白,她惊魂未定的说:“吓吓吓吓。”

“吓死我了?”沈清明接道。

“对对对对吓死我了。”西陵这口气终于换上来了,“你绝对猜不到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沈清明面无表情:“哦,你刚才做了一个噩梦啊。”

“诶?这你也能看得出来吗?观察力不错哦。”西陵胡乱把脸上的符咒撕下去,认真的看着沈清明说,“我梦到,我和你在玩笔仙。”

“笔仙?哈哈哈哈这不是小孩子才玩的玩意吗?”

笔仙的原型是中国古代的扶乩之术,通过用笔请来孤魂野鬼,以笔为媒介向死者提问。请笔仙的方式多种多样,但是大部分都是两人手背交错,手背之间架住一支笔,将笔与桌面垂直,心中默念想问的事情。笔杆微微摇晃的时候,就是所说的鬼被请来回答问题。因为请来的多半是孤魂野鬼,所以说在请笔仙的时候往往有不好的事情伴随发生。

“才不是!我大学的时候在寝室里面试过,很准的。”西陵抗辩。

“西陵我问你,古人写字用毛笔,请来毛笔仙。现在大家写字用中性笔,请来的是中性笔仙。稍早一些大家还在用钢笔,请来的是钢笔仙。你说,难道神仙还会随着笔的进步更新换代吗?”沈清明笑了笑,觉得这种小女生级别的迷信想一想还蛮可爱的,“退一万步讲,你请来的孤魂野鬼,他能知道什么?他生前都不知道的东西,凭什么死后就知道了?有什么想问的问题,你不能直接百度吗?难道鬼比搜索引擎还厉害?”

西陵珩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沈清明无心向逼,语气一软说:“怎么你梦到我和你请笔仙就被吓醒了,我还不至于这么吓人吧?”

“不是你吓人,你好好听我说完呀。我梦到你的手背特别冰冷,刚想问你怎么样了,就发现寝室的灯突然全部熄灭。然后笔就开始动,写出来的字都是血红色的,我刚想抽手,就被梦中的你的手死死扣住。”说到这里,西陵咽了一口口水说,“你一定要我也问笔仙一个问题,我就问笔仙,这里的一切倒是是不是真的。就看见那根笔疯狂的乱写乱画,写出来一个死字。我刚要跑,你就突然变成一团长发向我扑过来。然后我就被你叫醒啦。”

沈清明眉头一紧,心说怎么都梦到了一团长发?

“你怎么了?”西陵问。

沈清明伸手去开灯,按了半天发现还是没有亮,佰利酒店的照明系统质量还真的是差啊。不论梦里梦外,灯都是点不开的。

嘴炮流天师第三十九章魅惑的前夜版

真的是这样吗.....沈清明突然抓住西陵的手腕,她的手腕也是冷冰冰的。

庄周梦蝶,究竟是庄子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庄子呢?究竟自己是在梦中呢,还是醒着的呢?

“喂喂喂,你没事吧?”西陵的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面前的人,究竟是人是鬼?

“看着我的手。”沈清明伸出左手,问道,“你能从这里看出什么?”

“噗,这种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在不同的人”西陵抱怨道。

“还记得你的侧写本领吧?用侧写试试看。”

西陵后退了一步,说:“什么侧写?”

画龙画虎难画骨,果然还是有破绽。幻想果然没有办法完全和现实同步,这些需要刻苦锻炼出来的她美丽的忧伤天赋,是他们没办法学来的。

沈清明闭上了双眼,这里的一切渐渐支离破碎。等到他再次睁眼时,就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找代办营业执照价格
投影仪修理价格
国际高级项目管理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