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永恒蓬莱第一百三十章不义则杀下后

2019-01-14 10:43: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永恒蓬莱 第一百三十章 不义则杀 下

在相州陕余郡,有一座辉月山庄,山庄庄主武行义仗义疏才,义薄云天,名声响彻三陕之地。彩虹,一路有你!()

武行义,在陕余、陕华、陕宜,无论黑白二道,官府势力,均很敬重于他。在江湖中混,必须要吃的开,时任辉月山庄庄主的武行义,便能吃遍三陕武林。

武行义有一个生死兄弟,唤作“嫉恶如仇”刑擒天,哪怕你是老天,若要为恶,他便也要擒你。

“义薄云天”与“嫉恶如仇”二人并肩作战,扫平三陕十二处恶贼。当地官民,为之喝彩,对其感恩戴德。

天毅承丰历三年,相州三陕之地连降暴雨,持续不停。

淮水水位上涨,导致决堤,水淹陕宜郡,一郡之地为水患所迫,死伤无数,更有受灾之人,嗷嗷待哺,等待朝廷救援。

辉月山庄,开设粥棚,救济百姓,得到三陕总督的嘉奖。

三陕总督亲往辉月山庄,与武行义和刑擒天会面。

三陕总督道,

永恒蓬莱第一百三十章不义则杀下后

“当下,你们虽能救数人,但能力有限,有一件事情,却需要二位帮忙,这件事情成了,就能够帮助到整个陕余郡的百姓。”

能为天下苍生谋福祉,当然义不容辞,“何事如此重要?”

“朝廷已经拨下五百万两赈灾银两,现正从天相城押解至三陕总督府。”

武行义颇为欣慰,“好,这款银子下来,陕宜郡的难民就有救了。”

三陕总督颇为忧虑,“武庄主有所不知,从天相城到三陕府,不知有多少魑魅魍魉盯着这些救命的银子。”

武行义皱着眉头,“若是有司命部的人出马,谁还敢动这些命根子。”

总督义愤填膺,“司命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怎会在乎百姓的死活。就连天相城的主管大人,都不肯担这个担子。款可以拨,但却是在天相城交接,diǎn名要我三陕府的人去押解。”

刑擒天拍案而起,“岂有此理,这一来一去,不是白白耽误了许多功夫。”

总督喟叹,“耽误些时日,倒是无妨,可惜,就怕保不住救济的银两,叫百姓失去了希望。”

“他们难道不怕百姓造反么?”

总督冷笑,“那些大人们精着呢,只要将银子交接给我们。便是丢了,与他们也是无尤。就算*迫百无不是因为他们善于识人、用人姓,也是我的过失,他们倒得了个平叛的好名头,我一家老xiǎo,便被尽数诛绝。”

总督一顿,“我便是死了也无妨,可惜的是陕宜郡的千万百姓。”

武行义和刑擒天道,“我兄弟二人,愿助大人一臂之力,力保灾银不失。”

总督老怀畅慰,“好,太好了,有二位相助,必能保灾银不失。二位侠骨丹心,救民于倒悬,本官,代陕宜百姓,多谢了。”

武行义扶住总督,“大人,这怎使得,我兄弟二人,必将不负众望。”

武行义和刑擒天二人,会同三陕官府的好手,一起去天相城押解赈灾官银。

交接很是迅速,天相城官员,仿佛丢一个烫手山芋般,将银子交接给了他们。

在天相城中,无一diǎn异常,但出了天相城范围内,遭遇了层层阻击,劫道之人一波赛过一波。

武行义与众人浴血奋战,很多人为此而丢掉了生命。

他的一生,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他握着的是,陕宜千万百姓活命的根本,绝对不容有失。他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拼了多少招,遭遇了多少次狙击。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以极为惨烈的方式,宣泄着一腔为民的忠义。

他们最终,还是穿越了天相府,将镖银押进了陕余郡。

到了陕余郡,便如同到了家一样。陕余郡的白道黑道,皆受过他的恩惠,也都会给他面子,所以他以为,只要穿越天相府,到达陕余郡,任务便算是完成了。

但他想错了,在陕余郡,居然遭遇了远超天相府的截杀。天相府那些人,不择手段,他完全不用理会。可是陕余郡呢,这些人都受过他们的恩惠,却有人拿他儿子威胁他。

在镖银和儿子之间,实在难以取舍。这些受他恩惠的人,让他承受住两难的局面。

“对不起了,孩子。”

武行义浴血奋战,为了陕宜百姓,他早已置自己的生死于度外。而现在,他又要狠心,置儿子的生命于不顾,这是何等的残忍,很等的英雄悲路。

尽管他浴血奋战,不惧生死,但还是没有保住镖银,只得以逃命要紧。只要留的此身,必然能够将银子追回。

待他回到三陕府的时候,却遭遇极为强烈的捕杀。

突现的变故让他只觉天昏地暗,有官府官兵拼死来报,“武行义实乃劫镖幕后黑手,潜入队伍中,私吞灾银。”

三陕总督欲逮捕武行义妻儿,平灭辉月山庄,却为刑擒天所阻。

刑擒天道,“我绝不相信武兄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即便是,也与其妻儿无关。司律部的大人已经前来调查,若是正是如此,我甘愿受这包庇之罪。”

一时之间,“嫉恶如仇”比“义薄云天”名头还要响亮。他“义薄云天”截了银子,刑擒天仍旧庇护其妻儿,岂不是更加义薄云天。

在逃亡的日子里,这曾是武行义最大的欣慰,为有这么个肝胆相照的兄弟庆幸。

谢谢你,还如此信任我。

他逃出了三陕府,几乎丢掉了大半条命,却被一个人所擒。这人并没有将他押解到官府,还给他治伤。

武行义颇为纳闷,“你既然抓我,又为何要救我。”

那人笑了笑,“抓你和救你,并不冲突。”

武行义道,“你叫什么名字,打算怎么处置我?““我叫凌无炀,受司命部所派,来查灾银丢失之案。我前前后后遇到了七次伏杀,这三陕府还真是在安静中推开我的心门够黑暗的。可叹的是,你在这黑暗中,尤不自知。”

就结果而言

凌无炀那时候,还没有“慧眼”之称,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司律部司捕司的捕头。

到后来,武行义才知道,能够遇到凌无炀,才是人生最大的幸运;遇到刑擒天,才是他一生最大的不幸。

公司电脑监控系统
衣柜感应开关报价
临澧到长沙火车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