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

长歌当哭慰飘魂

2019.06.05 来源: 浏览:0次

听过一个皇帝和“娘娘”的故事:“皇帝”自小没有父母。“娘娘”的父亲是a老郎中,早年丧妻父女相依为命,老郎中看中一孤儿聪明伶俐便收养了他,打算长大后招为倒插门女婿,教以望闻问切之道。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这对才子佳人终成伉俪。娘子端庄秀丽、心闲手敏;还擅长描龙画凤、飞针走线;更学得颜筋柳骨一手好字。夫君则拳脚棍棒样样精通,文思如流、下笔千言,是倚马可待的奇才。

娘子深知夫君并非一个安于“望闻问切”之辈,“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只是老爷子年迈体弱离不开他们。于是老爷子西去之后,夫妻俩与哥们歃血为盟走上揭竿路。

一次,夫妻不慎被捕。娘子为大业劝夫君出逃,夫君不忍心把娘子一人抛下。娘子泣曰:

势已迫眉睫,不容君操心;

事事难万全,妾乃为夫君。

妾死不足惜,夫为义保身;

明日大事成,来世再侍君。

夫君多谋善断,于是使了金蝉脱壳计夺路逃出。起事之初夫君曾枕边许愿:事成后娘子是正宫娘娘。哪料到妻子没来得及当娘娘便已经魂归故里,“舞霓裳未了,猛回头,烛灭香消”。

娘子在九泉探得夫君“暗度陈仓”事。她理解“风流才子多春思”“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夫君是个“隔岸风景好,邻家芳草香”“娃娃自己的乖,婆姨人家的俏”那种人。何况那女子生得雍容娴雅、落落大方,练就百步穿杨双手刀枪的本领,是夫君的左臂右膀。娘子明白,一决雌雄之际夫君需要她,心里还感谢她为夫君的大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天愁地惨、月色无光的日子,娘子在九泉下十分想念夫君。她知道夫君是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为大业计,不得不吩咐数语梦赠夫君:

妾盼夫君好,事事应多悟。三宫六院脂粉多,千万要把住。妾千嘱万咐,勿得陇望蜀。相夫教子好多年,莫忘妾好处!

夫君领着哥们,趁皇室御外之际攻其不备,几番拼搏厮杀,破竹之势把前朝皇帝杀了。

皇帝想起“闺中谈禅的密友、刎颈之交的娇妻”,情切切思悠悠间觉得很对不起娘子。眼看黄袍加身之日忽然梦见娘子,娘子只是寄语并没有责备。娘子的宽容感动了皇上,“江州司马青衫湿,泪飞沥沥清明雨”,遂挥毫二首告慰娘娘:

年轻不识离别苦,今说离苦、明说离苦,不料真临别离苦。而今尝尽别离味,将言欲哭、将言欲哭,待言说时泪已枯。

一日夫妻百日恩,日日牢记、日日牢记,不忘娘子深情意。更记枕边曾相许,一定照办、一定照办,娘娘正位只容你。

登基大典日子皇帝册封娘子作正宫娘娘,下诏曰:“凤冠霞披供在高堂,以儆效尤,朕与众卿决不许得陇望蜀。”那位功高盖众的左臂右膀,也只立为贵妃娘娘。皇帝餐餐为娘娘摆上杯碗筷碟,亲自斟三杯酒,敬过正宫娘娘以后方肯进膳。

皇帝爷终于招架不住众嫔妃的眉飞色舞、搔首弄姿,禁不起那些色授魂与而把“正宫娘娘”的嘱咐忘在了脑后。后来更是得蜀忘陇。

一次南巡,水天一色、风清月朗、秋色绵绵中,皇帝见一窈窕女子月下轻歌曼舞,且擅长五音六律。是一艺妓,嫣然一笑中风情万种,皇帝爷立时魂消魄夺。

想想自己日理万机,竟没有一个缠绵女子在身边伺候。于是自己安慰自己:“罢了,自古冶容诲淫,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朕出生入死争得江山颇不容易”。遂放弃自己的许愿,鼓乐彩輿、凤冠霞披,迎新娘娘进宫。“断弦犹可续,心去最难留”。

日日夜夜锣鼓喧天、笙箫彻耳。翰林院和梨园弟子们群情激奋、挥毫填词编舞欢呼千千岁:

能吟能歌又善舞,舞姿轻盈云中步;

歌喉婉转何清越,姿态窈窕人间无。

一笑众人皆倾倒,一颦更令魂飞了;

臣民齐声呼千岁,莺歌燕舞把魂消。

新娘娘乌云叠鬓媚春山,杏脸桃腮细柔腰,更行如飘柳、睡似卧莲,说不尽的风情万种。皇帝爷神魂颠倒、不亦乐乎。中圣旨下:高堂的凤冠霞披“撤了!”进膳时另摆的杯碟碗筷“免了!”皇上咋不心颤神移、寸步不离,咋不时时的偷眼望、心醉神迷。日日礼炮声阵阵,金鼓丝竹齐鸣。

一天夜里,忽然空中冉冉飘下一笺。原来是娘子来索要正位了:

竹青梅尚小,日夜在一道,子曰诗云共吟诵,萦萦难忘了。笄年结良缘,相夫教子好;魔窟拚死助君逃,贱荊一命消!不是心眼小,事事该明了;鸳鸯枕边发誓愿,怎能忘却掉!日子不曾久,全忘妾的好。登上金殿龙椅座,就一了百了?

皇上心中有愧,于是涕泗滂沱;又怕娘子不肯善罢甘休,战战兢兢、哆哆嗦嗦,日夜喃喃自语,把一个新宠幸的爱妃也冷落在了一旁。

这个新宠也是途中偶遇。一对姐妹,两人面如傅粉、唇若涂朱,举止风流、芳兰竟体,鲜艳妩媚、风流袅娜,还一双瞳人剪秋水。

姐妹俩那嫣然一笑,月光下望去果然玉媚珠润,吹弹得破的嫩脸,还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更又澄澈如秋波。

姐妹俩那嫣然一笑撩起了皇帝的朝云暮雨情,勾得他朝思暮想念。御林军大江南北,快马加鞭终于寻得了那姐妹。妹妹死也不从,泣曰:“陛下自有妇,妾身亦有夫”,她为丈夫守节撞墙而亡。

姐姐芝焚蕙叹,怕父母受了连累,奈何不过便只好收下内务府的千两纹银与五十匹绫罗绸缎,辞别父母随御林护卫进宫。

自从娘子托梦以后皇上心思重重,后宫无欲、歌舞不闻,日间念叨娘娘,夜里浮想联翩、喋喋不已,把那玉媚珠润的小女子也丢在了一边。

皇上想起和娘子同床共枕,为娘子描眉点唇,还想起枕边信誓旦旦许以娘娘,还想起岳丈大人的收留和谆谆教诲。沉迷中皇上作《慰飘魂》一首,呼人录下送太庙焚烧火化,抚慰“娘娘”怨魂。词曰:

自幼玩青梅,稍长共竹马;亲如兄妹共杯盘,衣衫也合穿。同读又同餐,同行同志向;同歌同舞共揭竿,历历不能忘。为冒死相救,娘子更罹难;回忆往事泪沾巾,日夜萦心上。遥遥寄相思,赠词又燃香;长歌当哭慰飘魂,来世定补偿!

娘娘虽然是贤惠的女子,如果有知也许会托梦相埋怨:

以心相许托于君,天涯海角随夫身;

妾的嘱咐弃脑后,长歌岂能慰飘魂!

《慰飘魂》撼天震地、浩气冲霄,令众臣民感动涕零。大江南北文人雅士谱曲高唱入云霄:

遥遥寄相思,赠词又焚香,长歌当哭慰怨魂,来世定补偿……

丹东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甘肃妇科医院
山西哪家医院专治性病
Tags:
友情链接
生物谷灯盏花系列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