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

凌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客观评价凌统的一生

2019.06.30 来源: 浏览:1次

陈寿评曰:「凡此诸将,皆江表之虎臣,孙氏之所厚待也。」(《三国志吴书十程黄韩蒋周陈董甘凌徐潘丁传》)

「虽在军旅,亲贤接士,轻财重义,有国士之风。」(《三国志吴书十凌统传》)

「自创业功臣疾病,权意之所钟,吕蒙、凌统最重,然其次矣。」(《三国志吴书十一朱然传》)

一、

解密宋真宗咸平之治时期到底有着哪些不足

忠心耿耿

所谓功高莫过救主!而凌统的那次拼死护主,也可谓一绝!300余护卫揭战死,唯独统生还!不过后来的病死,好像也是这次受伤的后遗症。

二、孝义为本

父凌操战死沙场,15岁的凌统奋力向前抢回父亲的尸首!其孝如此!“过本县,步入寺门,见长吏怀三版,恭敬尽礼,亲旧故人,恩意益隆。”其义如斯!

三、武勇不俗

然一生未挑死过什么牛人,只有个挑张硕的纪录,不过也有和张辽大战50和的平手纪录。而且,能在300多侍卫尽皆战死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决非泛泛之辈!

四、儒将之风

作为一员武将,“亲贤接士,轻财重义,有国士之风”,实为不易!颇有儒将色彩?

五、少年英雄

而且,15岁即拜别部司马,行破贼都尉,使摄父兵。并且刚正不阿,果敢刚毅!真真的为人赞叹!

六、伯乐风范

对于,“后召暹夜至。时统已卧,闻之,摄衣出门,执其手以入。”的纪录,好像只有一代奸雄曹操有过类似的经历吧!

七、明辨事理

对于和甘宁的纠葛,从刚开始的睚呲以对,到后来的战场兄弟,这种转变决非易事!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放下心中的仇恨,化干戈为玉帛的。

八、魅力不凡

“统素爱士,士亦慕焉。”能让人敬仰羡慕的武将,一下子收来一万余人,魅力实在不凡。

九、政治潜力

凌统道:“好,我听都督的话。十日之内,我可以代都督之职,十日之后就不行了。”孙权也曾说过,若他不在,凌统可暂领其位,统亦称5日当不会出差错。由此可见,凌统的政治力虽然不是很强,但也绝对不差。而且,信心很足。都督位、吴候位艘能暂代,不可谓不强!

十、开创凌氏一代显赫士族

在早期历史上,凌氏似乎比较岑寂,一直到群雄并起热闹非凡的三国时期,在江左的东吴才有一位大将凌统,以赫赫军功而为这个家族扬眉吐气。他在江夏斩曹操的大将张硕,人船尽获,以及于赤壁之战时在乌林把曹阿瞒打得人仰马翻,落荒而逃。依照《吴志》的记载,凌统是一位十分

中华历史上最猛武将最无争议排行

了不起的人物,他虽然官拜将军,身在军旅,却能亲贤接士,轻财重义,具有国士之风。孙权对于凌统的爱重,也无出其右。据说,当他身逝之后,孙权曾把其子凌烈接进宫去养育,待如己子,而且还时时人前人后的称呼凌烈为“此吾虎子也”。凌烈长大后也很争气,曾因建功而被封为长亭侯,使得江左凌氏的门第,一时高不可攀。

网友评价:纵看凌统的一生,虽然闪光点不是很多,但是也可谓辉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左传》开篇写的第一个故事是《郑伯克段于鄢》,这也是《春秋》记录诸侯列国史实的第一件大事。郑伯就是郑庄公。段是他的弟弟,因最后出逃到了共国,被称之为共叔段。

郑庄公的父亲是郑武公,武公是在申国娶的妻子,因申国为姜姓,这个女子被称之为武姜。武姜生了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的时候难产,姜氏受到了惊吓,所以给庄公起了一个名字叫

揭秘天下第一大贪官和珅把钱藏哪了

“寤生”,并因此而讨厌他。姜氏爱共叔段,想让武公立他为太子,屡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没有答应。

等到庄公即位,姜氏请求把制这个地方封给共叔段作为食邑。庄公说:“制地是地势险要的地方,虢叔死在那里,其他地方惟命是从。”姜氏又为他请求京邑,庄公同意了,让共叔段住在那里,所以人们称他为京城太叔。大臣祭仲说:“凡是都邑,城墙周围的长度超过三百丈,都是国家的祸害。这件事情,先王是有严格的制度规定的。现在京邑不合先王的制度,违反了规定,您将会遇到很危险的事情。”庄公说:“姜氏要这样,我又哪能避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怎么会有满足的时候!不如早一点儿给他安排一个地方,不要让其任意发展。这就像蔓草,一经滋长蔓延就很难对付了。蔓延的野草尚且如此,何况这是您的弟弟呢?”庄公说:“不义的事情做多了,必然自取灭亡(多行不义必自毙)。您姑且等着吧!”

不久,太叔命令西部边境和北部边境同时听命于自己。公子吕对郑庄公说:“国家不能忍受这种两个国君的情况,您将对它怎么

年羹尧怎么死的雍正为何派李卫杀年羹尧

办?如果您打算把郑国让给太叔,就请您允许我去侍奉他;假如不想给他,那就请除掉他,不要让老百姓有其他想法。”庄公说:“用不着,他会自己找死。”又过了不久,太叔又把原来的两个地方收归己有,直接作为自己的封邑,并扩大到廪延。子封说:“可以动手了,土地扩大,将会得到民心。”庄公说:“对君不义,对兄长不亲,土地扩大,反而会垮台。”太叔修葺城郭,积聚粮草,整修武器铠甲,士卒和兵车准备完毕,将要袭击郑国都城。姜氏也打算作为内应打开城门。庄公听说了太叔起兵的日期,说:“可以了。”于是命令公子吕率领二百辆战车攻打太叔段。太叔段失败逃回到京邑,京邑的人反叛叔段,叔段又逃跑到了鄢地。鄢邑的人也逃跑了,叔段不得已逃跑到了共国。

郑庄公把姜氏安置在城颖,并对她发誓说:“不到黄泉就不再相见。”过了不久,庄公又对此感到后悔。颍考叔当时在颖谷做封人,他听说了这件事情,就找机会把一些东西献给庄公。庄公接见了他并赏赐给他食物。吃的时候,颍考叔把肉留在一边不吃。庄公问他为什么,他说:“小人家里有母亲,我的食物她都已经尝过了,但是没有尝过君王的肉汤,请让我带回去给她吃。”庄公说:“你有母亲可以送,我却偏偏没有!”颍考叔说:“我冒昧地问一句,您这是什么意思?”庄公对他说明了原因,并告诉他自己很后悔。颍考叔说:“这有什么可忧虑的?如果挖地见到泉水,在隧道里相见,那谁又可以说这样不行呢?”庄公听从了颍考叔的意见,挖了一条地道到有泉水的地方,母子终于相见。

《左传》是根据鲁国国史《春秋》编成的,书中有很多解说《春秋》记事的语句。在说明《郑伯克段于鄢》这段文字时,《左传》的解释是:太叔段所作所为不像一个弟弟,所以不说他是一个弟弟;他们兄弟两人争斗倒像是两个国君,所以称之为“克”;把庄公称之为“郑伯”,是讥讽他有失教诲,纵容事情的发生,蓄意安排了事情的结局。共叔段不是主动出奔的,《春秋》不说出奔,有责难他的意思。

庄公是不是有失教诲,或者是“教诲”了事情就不会发生则很难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早一点听从大臣的意见,事情完全可以是另外一个样子。

共叔段修城墙超过了规定,后来又命令边境城邑听命于自己,再后来又把自己的地盘不断扩大,这些行为都是违反当时的礼制。任何一次事情发生后,只要郑庄公出面纠正,叔段都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因为那时候,虽然周天子的权威已经大不如从前,但诸侯的权威在内部却仍然至高无上。说到底,就是郑庄公在纵容这种行为,等到叔段起兵反叛时一举将其铲除。从郑庄公知道叔段起兵的日期可以看出,他并没有丝毫的麻痹大意,而是时时在等待着这一时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的,所谓他母亲想这样,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正因为如此,当他后悔囚禁母亲,颍考叔给他出主意让他们母子相见,人们不说这是他的孝心未泯,而是说颍考叔纯情至孝。由于颍考叔的孝心影响到了郑庄公,才避免了让他永久背着不孝之名。

在这个问题上,虽然是他的母亲、弟弟利令智昏,但同时也暴露了郑庄公表面伪善,内心阴狠的性格特征。

处理问题讲究对时机的把握,郑庄公在处理弟弟这个问题时,时机把握的十分恰当。可谓是步步为营,算计精到,玩弄弟弟叔段于股掌之上,姜氏、叔段堕入郑庄公设计的彀中而浑然不知。只可惜,郑庄公这番“智慧”用的不是地方,所以难以让后世人效法。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成为了千古名句,但郑庄公却称不上是仁义之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郑庄公算计了别人,同时也算计了自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