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超级红包神仙群 099章 退学

2018-11-09 18:50: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级红包神仙群 099章 退学

张星星回到626寝室的时候,不知道寝室三人都去了哪里,只有大蛋正趴在地上打着呼噜,看到张星星后,兴奋地摆起了尾巴。,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张星星随意瞥了眼,空‘荡’‘荡’,不剩下一滴‘奶’水的脸盆,心中不住叹息:狗,真特么难养。

张星星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打开包囊,看了眼龙趾骨。

他还记得猪八戒曾经说过,龙趾骨,是只有狗才吃的东西。

再次确认了一眼,周围没有其他人,然后把寝室‘门’锁住之后,张星星这才重新掏出了。

提示:是否取出龙趾骨。

是!

接着,一股几乎令人窒息的臭味,瞬间充斥了整个寝室,张星星脸‘色’涨红,差点没吐出来。

只见地上躺着,一块蜡黄‘色’的骨头,正是刚刚从包囊里拿出来的龙趾骨,而臭味的源头,便是来自此处。

张星星忍不住爆出一声粗口:“卧槽!”

但由于张嘴,又被这臭味,呛得不住的咳嗽,眼泪差点没有流出来。

大蛋的尾巴却摇地更欢了,像是看到地上有糖果的小孩,忙着朝龙趾骨跑去,并迅速将龙趾骨含在了嘴里,‘舔’了又‘舔’。

但没过一会,它又吐了出来。

哇哇大叫:“老大,这骨头真是太香了,太好吃了!以后每天‘舔’一下,肚子就饱了。”

张星星:……

张星星表示自己的眼泪,都被骨头的臭味给熏出来了,大蛋竟然说,太香了!太好吃了!

张星星突然想起来一句话:狗改不了****。

但这龙趾骨的臭味,比屎最起码要臭100倍吧?

张星星很快得出结论:狗不了吃臭。

虽然,大蛋很喜欢吃,但张星星已经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味道,忙掏出,对准龙趾骨一个扫描,龙趾骨便再次回到了包囊之中。

接着,张星星又打开‘门’和窗户,努力让这臭味散出去。

“唔!什么臭味?”

“呕!”

“真特么臭啊!”

“谁拉大便?”

“卧槽!救命啊!”

很快,外面便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不过张星星却假装没有听到,对此他更多的只能表示默哀。

毕竟张星星对这个臭味,实在是深有体会,如果他突然闻道,也肯定要骂娘。

足足在寝室外面站了半个小时,感觉臭味消散了许多,这才重新进去。

叮!

这时,响起了铃声。

张星星看了眼来电。

“喂,钟老哥。”张星星叫道。

那边的钟兴国,却是先沉默了片刻,接着才道:“老弟,肖冰今天下午,被人杀了。”

受张星星所托,帮忙查出撞岳美琳的人。而钟兴国的人脉确实很广,一个打到了‘交’警局,让他们翻看录像,很快就找到了当时岳美琳被撞的画面。

虽然车牌是一个假牌,但通过一步步查探,还是很轻松地找到了肇事司机,‘花’了一定的代价之后,从司机嘴里得知了他是受到别人所托,故意开车撞了岳美琳。

而所托之人,便是南化‘药’业的某个职员。

钟兴国对南化‘药’业自然非常清楚,所以很轻易就得出,这是肖冰对张星星的报复。

可还没等钟兴国告诉张星星这件事,肖冰竟然就莫名其妙的死亡了。

这让肖家彻底震怒,如同一个爆发的火山一样,似乎是要将一切都燃烧殆尽。

虽然钟兴国知道,张星星今天一天应该都在江林市,不可能有机会回南市。但钟兴国心底,却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杀人凶手就是张星星。

钟兴国已经打听清楚了,当时肖冰正在仙‘女’会所玩双飞,而陪他的两个‘女’人,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窗外跳了进来。

接着两个‘女’人就晕倒了,当她们醒过来的时候,人影的模样,已经彻底记不清了。但两个‘女’人,都敢确定,是一名男子。

钟兴国知道肖冰死亡之后,立马让人查探了张星星的行车记录,发现他一直到晚上才回到南市,这才松了口气。

起码,即便肖家也会怀疑张星星,但他们根本就拿不出来半点证据。

“哦?肖冰死了?”张星星似乎也有些惊讶。

钟兴国轻轻地点了点头,“是啊,死了,听说死的很惨。”

张星星轻笑道:“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吧,看来老天爷,还是有眼的。”

钟兴国不置可否的说:“恩,是吧。”

陷入了一片死寂。

半响,钟兴国才道:“老弟,或许肖家这几天会有人找你问话,你……”

钟兴国还没有说完,张星星便笑着说:“找我问话?我今天一天都在江林市,找我干嘛?”

钟兴国也跟着笑了起来,“也是,他们只是白费功夫而已。”

过了一会,钟兴国才道:“老弟,不早了,早点休息。”

张星星也道:“恩,老哥,你也早点休息。”

挂断了,原本钟兴国,还有些怀疑肖冰是不是张星星杀的,但通了之后,钟兴国就真的确认了这件事。

钟兴国不由心头狂跳,他想不明白,张星星究竟是用什么办法,在一天时间内,往返江林和南市,并且还没有任何的纪录可查。

很快,钟兴国又想到了张星星将老爸钟飞跃起死回生,以及将张星星自己母亲岳美琳恢复身体的事。

一个让人膜拜的词语,出现在了钟兴国的脑海中:神仙!

钟兴国咽了咽口水,心头不知究竟是什么滋味。

张星星挂断了,刚坐到‘床’上,走廊就传来了脚步声。

“豹子,你别那么想不开啊。”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以后大把的‘女’人,脱了衣服让你选。”

“她不同,不一样的!你们就别劝我了。”

张星星听到声音之后,不由皱了皱眉,他很清楚,这是常奎、吴盼和耿豹的声音。

终于,三人齐齐走了进来。

“盼盼,你们刚刚说,什么想不开啊?”张星星不由问道。

“唉,豹子想要退学。”吴盼叹了口气。

“退学?究竟怎么回事?”张星星不由站了起来,将目光放在了耿豹身上。

耿豹叹了口气,脸上堆积着的全是疲倦和悲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