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反叛的大魔王尾声不需鲜花插满头衬这年少急

2018-11-15 18:59: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反叛的大魔王 尾声 不需鲜花插满头,衬这年少急景(3)

什么是最高的浪漫?是行为得体,以及对于他人和生活的不完美的体谅,是对自身理性理解的升华,是毫不利己的自我牺牲。所以,成默骨子里是个极端浪漫的人。不过他的浪漫被隐藏在了理性和冷漠的外表之下,旁人很难触及小型医院污水处理设备
。——白秀秀

——————————————————

这突然的转折,让台下的众人莫名惊诧,就像一部都市设定在大结局的时候陡然之间转变了画风变成了科幻设定,绝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有些转不过弯来,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忽然间牵扯到了高三(3)班的班主任黄仁安身上。

实际上准确的说成默主导的这场荒诞悬疑喜剧话剧临到末尾,引爆了一个巨大的炸弹,原本大家期待的是坏人受到惩罚,好人得到圆满的结局,然而在整部话剧的最终幕的最高潮,台下的观众们正睁大眼睛兴致勃勃的看着坏人受到惩罚,结果坏人却莫名其妙指着台下一个正在看戏的毫不相干的人是主谋......

这种行为就好比推理剧的结尾强行反正,让一个从来没有在前面出现过的路人成为了凶手,那么不可思议,这样的剧情实在太不符合逻辑了。

但。

这并不妨碍人们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射向了站在最礼堂后面的黄仁安。

就在此时此刻,学生们先是面面相觑,互相询问着发生了什么,然后看了看台上面容平静的成默,接着回头望向了满头大汗的黄仁安.......

此时此刻,黄仁安深刻的体会到了一句话的意思——他人即地狱。

若干年前,他曾经站在地狱的边缘,有人把他拉了回来,然而天恢恢疏而不漏,就在他把那件事渐渐忘却,以为那不过是件全然没有关系的事情之时,有人用指尖轻轻的便把他捅下了地狱。

如果让黄仁安形容他当下的感受,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煎熬”,更加可怕与可悲的是他被所谓的“围观群众”的目光所奴役,根本没有办法逃跑,甚至挣扎,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感受着那些视线如同滚油一般一遍又一遍往他的身上淋,让他皮开肉绽,体无完肤。

黄仁安完全没有勇气去和那些人对视,他站在原地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脱离了身体,只剩下了躯壳还留在原地,世界在他的眼睛里是一片模糊的,周遭的声音也忽远忽近,让他觉得晕眩。

黄仁安想要夺路而逃,浑身上下却没有力气,如果他是站在高楼的边缘,这一秒他会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去,这一秒他似乎体会到了当年罗佳怡自杀时的绝望......

他人就是地狱。

—————————————————————

成默站在聚光灯下面,强烈的光线把他的影子浓缩成脚下一小团黑色,在满布磨痕的棕色地板上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光与暗是不可分割的,光越强,所投射出来的黑暗就越浓。

如果说光是“道德”,那么它照射在每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都会产生“污点”,除了圣人,谁都不能免俗苹果苗
。因此,用道德审判他人,那么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罪。

尤其是在互联时代,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聚光灯之下,当你因为某事被他人注意,被放在聚光灯之下,这污点就会成倍的变深,一直到成为吞噬你的黑洞。

在这个很难有秘密的时代,每一个升斗小民都酷爱着成为道德法官,尤其是某一事件上升为公众事件的时候,那就是全民的狂欢,我们每个人都站在道德制高点,把人性当做罪恶来审判。

这种审判,甚至会针对受害者。

如果受害者不是完美受害者,是一个道德上有瑕疵的人,那么她就会反转成为大众嘴里的人血馒头。

我们用“道德”的尺度衡量着每一个被摆在聚光灯下的人,但事实上我们凡人每个人都有影子,正因为如此道德审判反而能够激发起民众更疯狂的热情,这是堂而皇之对他人施加暴力而不会被追究的光明时刻,哪怕你站在楼底下面对着一个因为绝望要跳楼的人高喊“别耽误时间,有本事就快点跳下来”,你都是无罪的。

正因为这种“无罪”,让更多“吃瓜群众”在无形中成为了地狱,道德这种东西自然是抑恶扬善的无形力量,但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局限性,当我们每个人都能成为审判他人的法官时,善恶难辨的我们就成为了恶性的力量。

所以,必须谨记,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而并不是用来审判他人的。

成默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

所以他能够以一种悲悯的心情垂着眼帘看着黄仁安,他知道黄仁安并没有犯太大的错误,他知道错的是时代,但他不能审判那个时代,只能给予这其中罪孽最深重的人,与受害者遭遇相似的惩戒。

他并没有像沈道一计划的那样把黄仁安和音乐老师傅老师偷情的视频,上传到络,或者交给校长,这对傅老师不公平,对黄仁安也不公平。

而是选择了一种自爆的方式强行将黄仁安拖下了水。

在成默看来,这是最合适的做法。

他看着大礼堂里人就如沸腾的开水,慢慢的将黄仁安吞没,转身向着一旁的吴校长走去,在舞台的边缘将话筒递给了吴校长,并轻声的说道:“吴校长,谢谢。”

吴磊看着成默的眼神,完全就不像是看着一个犯了错的学生,相当的和蔼可亲,脸上还挂着发自内心的微笑,仿佛对刚才成默说的话,做的事情完全不在意一般,他拍了拍成默的肩膀的同时关掉了话筒,“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了,什么时候想回来上课,打声招呼就是,长雅随时欢迎你.....你可不许像谢旻韫一样,说一声就跑了!”

成默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眼沈幼乙的方向,“吴校长,还有.....有些事情就不要告诉沈老师了,另外,把她调整成任课老师吧,别让她当班主任....”

“没问题压滤机滤布
,这是小事一桩。”吴磊连忙答应,丝毫没有因为成默一个学生对他发号施令而不满。

成默再次说了“谢谢”便走进了后台,吴磊看着成默的身影消失在幕布的阴影中,才收敛了微笑,拿着话筒一脸严肃的走向了舞台中央,他清了清嗓子,才打开话筒淡淡的说道:“下面公布对成默的处罚,无限期停学.....”

顿了一下,吴磊又义正辞严的说道:“请大家不要在传播任何关于沈老师的谣言......自觉删除朋友圈和微博上的不实发言.....最后经过校长办公室研究,将暂停黄仁安老师的教学任务,请黄仁安老师留下来......下面散会。”

听到吴磊最终的总结陈词,黄仁安脸色已经一片灰败,他没有想到吴磊这个老狐狸居然一点机会都不给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公布了对他的处罚,这几乎就是坐实了他师生恋的罪名,把他钉在了耻辱柱上,让他将来在教育界不可能再有任何立锥之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万分痛苦的低下了头,鼓起最后的一点力气踉踉跄跄的向着礼堂的后门走去,他背后是潮水般的议论。

听到吴磊宣布对成默的处罚,站在舞台右侧幕布后面的沈幼乙却有些恍惚,当她听到吴校长说到“暂停黄仁安的教学任务”,沈幼乙觉得莫名的快意,她看着黄仁安畏缩的背影,觉得自己一定忘记和忽略什么,可她怎么回忆都回忆不起来。

不过沈幼乙瞬间就想起了此刻不是回忆黄仁安的事情的时候,而是弄清楚为什么她最喜欢的学生居然是侮辱她并陷害她的元凶,沈幼乙知道成默一定有苦衷,她必须弄清楚,然后找校长撤回对成默的处罚。

沈幼乙放下幕布,心急火燎的向后台走,后台是一长溜化妆间,这里空无一人,只有竖在镜子旁边的昏黄灯光亮着,上面印着一个一个沈幼乙自己的镜像,她看见了自己有些浮肿的眼睛,稍微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湿润,快步的朝着左侧走去,然而却只看到吴磊扒了扒所剩无几的头发,将话筒递给了管大礼堂的工作人员,然后走下了楼梯.....

沈幼乙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立刻打给成默的想法,追上了已经走到了舞台下方的吴校长,有些急切的喊道:“校长,不好意思,耽误您一点时间,我有点问题,想要问一下!”

吴磊转头看着沈幼乙,满是油光的脸上泛起了真诚的微笑,“沈老师....真是让你受委屈了,有什么事情尽管问.....”

沈幼乙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些事情.....真是成默做的吗?”

吴磊点了点头,“成默向我和警察交代了所有的作案手法,说出了他是如何制造粉笔画和涂鸦的,并交代了他是在哪里购买的作案工具,还出示了购买作案工具的>即便有所准备,沈幼乙的心跳还是快到不行,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不相信这一切都是成默做的,沈幼乙勉强笑了一下,“吴校长......其实我并不在乎是谁在黑板上画那些映射我的画,再者成默的表现一直以来都很好,能不能减轻一些对他的处罚,至少不要停他的课.....”

吴磊摇了摇头,“处罚是必须的,要不然校纪校规何在?不过学校会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不会一棍子把成默同学打死.....等他反省反省,就会让他回来读书的!”

“可是.....”

“沈老师,我为你的大度和善良感到高兴,但是这件事不仅是对你的伤害,也是对我们长雅的伤害,成默同学必须付接受惩罚,这一点成默同学也是心悦诚服的。”

——————————————————————————

成默站在舞台的下面,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正在振动的乌洛波洛斯,表面上弹出了一条绿色光点组成的提示光幕,那是一个竖条的表格图,七个绿色的柱状下面是“七罪宗”,在第五个名为“贪婪”的绿色柱状图里浮着红色的光点,上面显示着完成度百分之十,而在第七个显示为“**”的绿色柱状图里显示着完成度百分之三十。

原本显示在上方的距离七罪宗任务完成还差6900点罪恶值,数字飞快的减少到了6600点.....

然后在“**”的柱状条上跳出了一个任务评价:S+,金色的S+的字母迅速的就消失掉了,成默稍稍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天天在街上寻找做好人好事的机会,却遇不到,自己无意之中却完成了一部分任务,这个实在不是他的本意。

至于获得S+的评价,也让他警醒,看来审判者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时成默听见了楼梯那边传来了沈幼乙叫吴校长的声音,他放下了手腕,抬头看着礼堂里的学生们在喧闹中向着礼堂的几个出口走去,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喧闹的像是被闷在盖子下滴进了水的油锅。

成默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面对沈幼乙,他稍作犹豫便从舞台的侧面走了出去,想悄无声息的混进人流,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不过显然他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了一点,此刻的他想要低调都没有办法低调。

就在他即将走进人群的时候,周围立刻空缺了一大块,所有人都以一种鄙视的目光瞧着他,大家看着他在交头接耳,那些目光像利箭一般射向了他。

对于议论他,这些人似乎毫不顾忌,“没想到成默居然是这种人!”

“真恶心,据说他画的那些粉笔画全是些色情画!”

“不会吧?谢旻韫怎么会喜欢他?”

成默面无表情的向着侧门走去,这群学生立刻让开了一条通道,这时候从后面冲来了一个人,他揪住了成默领子问道:“成默!你怎么能这么无耻,沈老师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用这种方式侮辱她......”

成默抬眼看了一下,是丁家烨,他淡淡的说道:“这不关你的事情.....该受的惩罚我都接受就是!”

“你!”

这时候颜亦童也冲了过来,她用力的推开丁家烨,大声的说道:“放开他,成默绝对不会是你们想的那种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