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灵异

帝道无边第九章双重内奸

2018.11.26 来源: 浏览:4次

帝道无边 第九章 双重内奸

王易只听不远处一声怒吼,“蠢货!你竟敢为这贱妇强出头,背叛大公子!去死吧!火灵十三掌!”

他猛然站起,眼中寒芒一闪:“王旗云!不好!秀姐!”他腿部一踏,迅速朝声音源头奔去。王易在奔跑间身上冒出谈谈黄光,正是血肉境中期才有的‘元芒出现’,他本不想就这么提前就暴露自己已经恢复,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只为将来给那些人一个惊喜,但如今为了秀姐,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王易住所距离这处不超过几百米,转瞬间王易就已经赶到。正看到令他怒火中烧的一幕,秀姐倒在地上,一少年正死死的搂着王旗云的腿,浑身仿佛被火烧伤般,而王旗云正按着xiǎo腹下面的裆部,衣衫上已经有血迹印出,面色苍白,痛的浑身打颤。

王旗云看到王易的到来,一脚踹开脚边少年,脸色狰狞的説道:“二公子,你可以啊,即使血窍被废都有人可以投靠你。”王易看了少年一眼,随后仔细查看起秀姐的情况,发现只是晕了过去,身上衣物没有任何破损的地方,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説道:“王旗云,你好无耻卑鄙,连我侍女的主意都敢打!”

王旗云痛的説话声音都在颤抖:“那又如何?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二公子了!我现在倒是很佩服二公子的手段,这王古朝才来王家几天,竟能买通他潜伏在大公子身边,要不是今天的事,我还发现不了。不过,这废物竟敢伤害我高贵的身体,死不足惜,他中了我的火灵十三掌,死定了!”

王易皱了皱眉头,问道:“他是谁?你説的是什么?!”

“哼!不要装了,我也没心情听你説什么!二公子!早就想与你较量了,我可不相信大名鼎鼎的王易会成为一个废人吹风喷嘴
!接我这招!火色燎原!”説话间,王旗云身上黄光大放,气血滚滚涌动,他朝前踏出一步,右掌翻转一股灼热浮现,闪电般一掌朝王易胸口直轰而下。

王易低垂的头,猛然抬起,全身响起哗哗如流水般的声音,那是调动血液流动到极致,由慢到快,“世人早已忘了我!也罢!先拿你立威!”他深吸一口气,

双臂一震,肌肉崩起,起手式赫然也是“火色燎源”。

“我以相同招式破你!”双拳滚滚砸出,这一招拳意威猛霸道,周边空气呈焦灼扭曲,闻之有烧焦气味,竟来得比王旗云还要凶猛三分,双方瞬间对轰几十拳,地板破裂,又拼一拳,闪电般轰到王旗云右臂。

王旗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右臂整个被生生锤裂,血洒长街,紧接着,一个手指直接插入王旗云的气海穴中,竟被王易当场废了血窍,成了废人!

“我现在饶你一命投资理财安全吗
!滚回去给我大哥説,少招惹我!”王易拧了拧拳头道。

“这次真是亏大了!你竟废了我,大公子会为我报仇的!你等着!”这王旗云倒也硬气,生生忍住痛苦,放下了一句场面话,头也不会的赶紧跑了。

王易从怀中掏出一精致瓷器xiǎo瓶,凑到了秀姐口鼻边,让其嗅了嗅,‘啊喷!’秀姐猛然打了个喷嚏,清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敬爱的少爷,泪水再也止不住的顺着眼角流了下去,她哭着扑倒了王易的怀里。美人入怀,软绵如玉,香气扑鼻,一时间王易是心猿意马。秀姐可没有发现他心里的想法,她现在只是在害怕,呜咽着:“少爷!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易赶忙安慰道:“是我的错,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谁也不行!”

王古朝躺在地上,全身刀割般痛苦,意识都在逐渐模糊下去,耳边听着那对xiǎo情人的碎微情语,心中却非常冷静,他计算错误,这王易没有马上救自己,而是先救醒这秀姐,似乎将自己完全放在一边,为今之计,只有马上引起这王易的注意,不能再装作昏迷过去,要不然就真的死了。

他翻转了一下身体,七窍流淌着血液,痛苦的呻吟一声,出声道:“二公子,缠绵够了,你现在也该看看我了吧,我快死了!”

这王易这才看到这里还躺着一个人,当即脸上一红,站了起来,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

王古朝苦笑一声:“二公子,你觉得我现在能马上回答你问题吗?”説完,当即昏倒过去,这次是真晕了。

王易起身站了起来,走到王古朝跟前,一把撕开王古朝的上衣,只见王古朝的胸前有着一个焦黑色的掌印,身上焦灼一片。“没错,是火灵十三掌,全身经脉尽断,大面积烧伤,白老,他不可能与王旗云一起骗我,我看他连血肉境初期都没达到,如果他是故意的,他根本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二手叉车
!”

白老叹了一声:“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xiǎo子来的太蹊跷了,似是故意来的。”

“不可能!白老,他怎知我一定会有能力来救他?退一步讲,万一他是真的想救秀姐,我岂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恩人死去,那我与王旗云这些人又有什么不同,我不能恩将仇报!”王旗云一掌贴在王古朝的胸前,滚滚元气通过手掌进入王古朝的身体,王古朝本来即将停止的心脏又缓缓跳动了起来。“我现在只能先减缓他伤势的恶化,先回xiǎo院再説。”王旗云叹了口气。

·······

王古朝醒来还没睁开眼,就已经感觉全身没有一处不是痛的,他努力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他动了动手指,已然发现自己全身筋脉俱断。这本是一件叫人绝望至极的事,但王古朝内心却并不感觉悲伤,反而很庆幸,他赌赢了,他现在既然没死,躺在床上,就代表着第一步的成功,做内奸本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尤其是自己这种刚入王家就在大公子麾下,而今却被逼转入大公子敌人的手中。

在大公子王麟説许给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潜伏在王易身边时,他就知道时机来了,他对大公子只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由自己负责计划的实施,而大公子只在旁监督,自己研究了王麟手中有关于二公子王易的所有资料,从他这些年的经历就不难看出,王易是一个骄傲冷漠却又有些柔软心肠的人。

王易从xiǎo顺风顺水,天赋异禀,同龄人中鲜少有能跟他媲美的,所以他骄傲;他在王家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力,自然家族年轻子弟应该唯他马首是瞻,但他却从不培养自己的势力手下,显得冷漠;在他血窍未废时,他本来对大公子这些人占据绝对优势,但却都全部放过,王古朝可不相信王易是因为什么不屑,只是王易的妇人之仁罢了。

综上所述,王古朝内心却并不瞧得上这种人物,但利于利用,由此王古朝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来进行这场赌局。他手中的筹码太少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来,若不赌一把,只会加速死亡。

王古朝现在虽已是废人,但他并不担心二公子不会救自己,而大公子也绝不会看着自己死,尤其是在第一步成功的前提下!这个世界太神奇了,远不是前世地球可比的,或许自己现在这副伤前世科技救不了,但血界有的是疗伤药品,王家这么大,总会有救自己的办法。

王古朝脑海中在翻江倒海,突然耳边一动,脚步声由远及近,房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俊秀的蓝衣少年踱步走了进来。

王古朝看着这张与他大哥相似却显得很俊秀的脸孔,沙哑着嗓子问道:“我昏迷了几天了?”

“五天了!我好不容易才将你救了过来,王古朝!”

王古朝并不对王易能知道自己的名字感觉稀奇,五天足够这位二公子做许多事了。

王易道:“你原本是我大哥的手下,为什么冒着得罪我大哥的风险来帮我?”

王古朝面无表情,脸色僵硬无比:“我的身世二公子想必也知道,我内心其实很感激,毕竟无论以前怎样,族长不计前嫌,让我加入王家,使我成为真正的王家一员,我应该要满足。但大公子爆虐成性,自我在大公子手下做事的这一个月里,我一直战战兢兢,伴君如伴虎,生怕一个不慎,就有性命危急之灾。我一直很害怕。而在金嘉城中世人都説你二公子王易性情温和善良,所以我自然想在二公子手下做事!”

王易马上反问道:“既然你这么惜命,你也应该知道你得罪我大哥是什么后果!现今我血窍被废,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我自身都难保,我哪有多于的力量来庇护你?!看你这样也是聪明人,别告诉我你会想不到!”

“早知道你会这样一问?我岂会想不到!很好!一切都很顺利!”王古朝脸上表情不显,但内心却在暗暗自语。

他嘿嘿一笑:“二公子!别藏了,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俩,你最近可是一个劲地叫你侍女去买药材吧!你买的这些药材都是些很奇特的药材,以前你可是从来没用过这些药。”

“那又如何?!”王易听到这些话,脸色不变,但从他不自觉的紧紧握起拳头中,就已经可以説明许多问题。

“二公子!你可知我怎么会知道你的事情?大公子在你身边布满眼线,早就知道你药方的事情,我就是通过大公子知道的。”

王易瞳孔伸缩了下,道:“大哥能知道我药方的事,我不稀奇!毕竟王家现在有的是想讨好他的狗腿子,可你又是怎么知道大哥的事的?我想这种秘密大哥应该是绝不会告诉你的!”

王古朝道:“没错,表面看来大公子的确不应该告诉我,但事实上我所知道的就是大公子告诉我的!”

王易眼中冷芒一闪而逝:“为什么?”

王古朝哈哈一笑,一字一顿的道:“因为我是大公子派来的内奸!”

王易猛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盯着王古朝问道:“你説你是内奸!那为什么要説出来?”

王古朝沉默了了半响,方才缓缓开口道:“如果我不是内奸,你以为我凭从哪里可以知道你的事情?!大公子找到我,让我潜伏在你身边,以便随时将你的情况报给他,而王旗云调戏你侍女的一幕也是大公子一手主导的,其目的自是好让我引起你的注意以获取你的信任。”

“那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事?”王易俊秀的脸上满是疑惑。

王古朝苦笑道:“我一直强调大公子的狠辣,你根本无法想象在大公子身边做事是如何让人胆战心惊,再説大公子身边的能人异士够多了,怎么也轮不到我,我即使立功,做好内奸,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而对于二公子你,我却觉得在你身边做事,我的价值要远远大于在大公子的身边。当我知道你的血窍有希望修复时,我就想要投靠了!毕竟以二公子你的天资徜若恢复,那对我王家是一件幸事!更何况我觉得以二公子你的智慧,我要瞎编的话并不能瞒过你。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对你实话实説!”

王易默不作声,看似在默默思考,但脑中已经在询问白老。“白老,你看这王古朝説的可是真话?”白老显然也在思考着,久久不语,过了会方才开口説道:“这xiǎo子不简单,在危局之中抓住机会,他説的话中我至少可以肯定这内奸部分是真的,他很有可能真是那王麟派来的,我看他回答你的问题时条理有序,步步加深,冷静应对,有diǎnxiǎo才。”

“那就是説我可以相信他?!”

“我的眼力与我的理智告诉老夫他可以相信,但老夫的直觉却让老夫总是感觉其中有古怪,似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这种感觉好多年没有了,这不是害怕或恐惧,而是一种警告。此人野心不xiǎo!而且我让你取这xiǎo子的血,经我分析这xiǎo子对你也有大用,他爹是以前你们主家的老大,也就是説他有嫡系血脉,好!好!好!够你再进一大步了!”

“白老,此人对我有何益处?”

“哈哈!你们王家太xiǎo了,一些东西根本就不了解,你现在不用知道,等到了你血肉境巅峰,往上突破时,我在告诉你。”

脑中思维快速无比,看似王易与白老的对话很长,但外界也就一瞬间,王易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你既然想投靠我,我自不会叫你失望,你现在受伤严重,先好好养伤,你放心,我会治好你的伤的。我大哥那里你既然还没暴露,那就先别暴露了,就让大哥先高兴会。”

王易没再多做停留走出了房间,王古朝躺在床上,渐渐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却在逐渐扩大。

他对王易説出自己内奸的身份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这也是他自己计划的一部分,但大公子却绝对不会知道的,因为那个脑海印记的存在,王麟只会知道自己还在一心帮着他,却不知他早就控制不住王古朝了。

王古朝这些天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在王家活下去?!直到王麟内奸的提出,才给自己提供了无限的可能,相比王易的和善,王古朝更忌惮王麟的辣手决断,当王古朝稍微露出哪怕一丁diǎn的异样,王易或许会有犹豫,但王麟却绝对会立下杀手。

如今依靠在两个公子身边左右逢源,才能取得最大好处。可能会有疑问,就不害怕王易与王麟一对照信息就发现了吗?但别忘了,王古朝内奸身份的存在对这两个人来説却是最大的秘密。王麟是生怕王易知道王古朝内奸的身份,而王麟却是生怕他大哥知道王古朝已经反叛,双方都会尽量避免谈论此事,这就给了王古朝可以腾挪操作的时间。

王古朝内心微喜:“机遇已经来临!”

Tags:
友情链接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心绞痛的急救护理措施 输送网带 恩施建筑资质代办 拉力机 定做西服 西装定做 弹簧拉力试验机 材料试验机 鄂州建筑资质代办 咸宁建筑资质 咸宁办理建筑资质 济南试验机 万能试验机 央视广告 压力试验机 万能材料试验机 定做西服 cctv广告费用 医院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