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灵异

母亲的谚语【生活】

2019.06.25 来源: 浏览:0次
[导读] 母亲一生中与之共同生活在一起最长久的人,是我,整整六十年。父亲去世很多年了,哥哥姐姐虽然先于我出生,但是他们或者年轻时去了外地,或者结婚离家,唯有我,从读书到工作到结婚一直到迁居,从来没有和母亲分离过。六十年前,母亲把我从产院抱到了家里,人世间有时候真会有一种无法复制的机缘巧合,六十年后的一个夜里,母亲摔跤了,恰是我把母亲从地板上抱到了床上,而后和哥哥一起把母亲从家里送到了医院。

母亲一生中与之共同生活在一起最长久的人,是我,整整六十年。父亲去世很多年了,哥哥姐姐虽然先于我出生,但是他们或者年轻时去了外地,或者结婚离家,唯有我,从读书到工作到结婚一直到迁居,从来没有和母亲分离过。六十年前,母亲把我从产院抱到了家里,人世间有时候真会有一种无法复制的机缘巧合,六十年后的一个夜里,母亲摔跤了,恰是我把母亲从地板上抱到了床上,而后和哥哥一起把母亲从家里送到了医院。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懒人自家话,十月还有一个夏;好做酒,坏做醋;一九二九,泻水不流……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很奇怪,在母亲走了半年多后,儿时的宁波话谚语在夜间睡下后就冒了出来。与其说是儿时的回忆,不如说又回到了和母亲六十年来一起生活时候很俗常的场景。比如,往昔每年到了八月中秋时节,就要把席子啊竹帘啊洗洗收收了,但是常常会拖沓,还会找个理由,说不定还会热呢。母亲一笑说,懒人自家话,十月还有一个夏。面对自己年纪大了身体渐渐羸弱,母亲会很主动去看医生,不过也总是这么自嘲:好做酒,坏做醋。这句谚语的意思是,粮食酿酒,酿好了是酒,酿坏了就变成了醋,用来比作自己吃药,真是很鲜活的,尤其是略带些宁波口音而且是带着笑声的感觉。我记住的谚语,恐怕会比别人多,不在于我记性特别好,而在于毕竟六十年了,像一个学生每天都在复习,记住的已经不是谚语,而是我和母亲之间的生活场景,琐碎,反复,宁馨。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母亲一生中与之共同生活在一起最长久的人,是我,整整六十年。父亲去世很多年了,哥哥姐姐虽然先于我出生,但是他们或者年轻时去了外地,或者结婚离家,唯有我,从读书到工作到结婚一直到迁居,从来没有和母亲分离过。六十年前,母亲把我从产院抱到了家里,人世间有时候真会有一种无法复制的机缘巧合,六十年后的一个夜里,母亲摔跤了,恰是我把母亲从地板上抱到了床上,而后和哥哥一起把母亲从家里送到了医院。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大约,天底下所有的母子感情都是美好而雷同,我想我也是,失去母亲的痛苦也皆然,但是六十年不曾分离的时间长度,已经超乎单纯的感情,已经成为了生活本身。失去母亲,于别人,是丧母,于我,还丧失了生活的很大一部分。这很大一部分的生活,是六十年的每一天积攒起来的,很琐碎,很俗常,也很凝固;如今像一条船离岸而去,分明还很近,还看得见,还听得到船上的声息,却连船舷都碰不着了。远非是失亲思念那么简单,甚至其中还夹杂了我的“私念”--我的写作灵感和素材。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十年前,我不经意间写了一本《上海女人》,反响之热烈完全超出我的预估。很多人分析因为我是生在淮海路住在淮海路,才把上海女人写得这么贴合,我未加否认。后来某次朋友间喝酒,有朋友再次强化我与淮海路的情结。朋友是好意,我不领情了。喝了酒,口气也大了。我说,淮海路确实很重要,但是住在淮海路的人多了,也不乏写文章的,为什么别人就没有写出《上海女人》呢?朋友问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原因?也因为是喝了酒,我才会深入内心地回答,是因为我的母亲,书中有她的影子。对上海女人“适宜”两个字的评价,就是来自于我母亲。比如写到在淮海路大方布店母亲和营业员切磋零头布大小,是我儿时亲眼所见,比如母亲夏日在阳台上听评弹,也是我在我视线和听觉之内。母亲的生活态度和待人接物,才是我的《上海女人》的底本。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淮海路大方绸布店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上海女人》出版后,我送给了母亲一本,我也没有说母亲之于我这本书的重要性,好像说不出口的。母亲自然很开心,也没有过多的话语。我倒是没想要母亲看我的书的,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看报纸都觉得吃力,要把一本近二十万字的书看一遍,为难母亲了。或许,毕竟是儿子的书,还反响很好,母亲开始看了,戴老花眼镜已经无济于事,母亲是手持放大镜一行一行看的。有时候我下午回家早,天未暗,母亲正坐在沙发上,弓了背,凑在茶几前,拿着放大镜,一行一行地“扫读”《上海女人》。我都想不起来这样的场景有多少日子。在终于看完的那一天晚上吃饭时,母亲轻松地叹了口气:总算看好了,交关吃力,眼睛吃力,手吃力,背也吃力。我没有跟母亲说书中很多细节有母亲的影子;母亲也没有当面夸奖,只是说了句,嘎(这么)厚一本书,全是开夜车开出来的,不要太吃力了。好像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承袭了母亲的性格,都不喜欢很外在地表达好感,心里却是明白的。后来我是在我表姐那里知道了母亲对我这本书的喜欢。表姐她们十来个人来看望母亲,母亲指着客厅书柜上一排《上海女人》说,这本书我可以做主的,你们喜欢每人拿一本去好了。表姐告诉我,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是自在。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一年一年过去,一本书又一本书出版,母亲都高兴,但是没有再用放大镜看过。当我2015年出版新书《卷手语》时,母亲已经病倒在床。我特意在书的最后一页写了一句“卷后语”:今年正值母亲九二华诞,谨以此书献给亲爱的母亲。我还用了一张母亲九十岁寿宴时的照相。我将新书带到了病房,让母亲看看书中的母亲。脑梗后的母亲眼睛睁得很大,也看了,我却不知道母亲是否看到了她自己。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我静坐在病榻一侧,握着母亲的手,感受着母亲孱弱的心跳,同时也想着将自己的生命能量传递给母亲,甚至让自己的眼前浮现出过往的情景,天真地试着是否可以通过母子相贴的掌心,传输到母亲遥远的记忆里。在母亲健康时,我会出门扶她一把,但是从儿时挣脱了母亲的手之后,再也没有正式地搀过母亲的手。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我想到了母亲用放大镜看《上海女人》的场景,又想到了母亲传授给我的那些谚语。好做酒,坏做醋;懒人自家话,十月还有一个月,还有冬至起九谚语……我试着用宁波话来默读,读着读着,从小到大家里的往事也就一件一件在我和母亲的手掌间摩挲。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倏忽之间,觉得这一张病床,像是火车一般。很久很久以前,母亲带领子女们踏上了生命的旅途,是从产院病床上开始的,而后,领略过一站又是一站的沿途风雨……就这样,母亲的火车行驶了九十余年,我也在母亲的火车上整整六十年,算得上是长途的长途了。此时,母亲在火车上,我却是在站台。拉着母亲的手,因为火车发车的时间一分一秒地在逼近。站台留不住母亲,母亲的这一班列车,就要开了。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在母亲走了大半年之后,母亲教我的谚语就这样冐了出来。夜间心中默读时,便像是和母亲在说话。只是那一首冬至起九的谚语,幼时母亲一句我一句背下去的,烂熟于心,突然五九轧牢了:一九二九泻水不流;三九四九,槁(绞)开捣臼;五九四十五,五九四十五,是什么?问母亲,母亲带着谚语走了。从此,冬至起九的谚语,我再也背不全了。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Oeu-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深兰科技

Tags:
友情链接
小孩钙吸收不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