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第17章 绝代双姝

2017.11.14 来源: 浏览:0次
泰禾福州湾第17章 绝代双姝 月灵儿听说吴永麟请了一个丑陋的妇人作为他的帮手,大为好奇,当提出想见见此妇人时,却被吴永麟当场拒绝了。心道:这人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平时看着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难道是金屋藏娇,掩人耳目?
吴永麟哪里想的到月灵儿早已打翻了山西老陈醋,看着她出神的俏脸,便继续开始整理卷宗,看哪些能让那位丽人能帮忙处理,想想昨天走的时候都没有问一下别人的芳名,真的是好生尴尬。
月灵儿悄悄的跟着怀抱卷宗的吴永麟悄悄来到了一处普通的院子,以她现在的轻功,想瞒过吴永麟,简直轻而易举,但为了防止意外,她还是默默的守候在房外,等吴永麟走后,再来见识下木屋中的丽人庐山真面目。
当月灵儿急不可耐的在隔壁的门外踌躇时,那丽人已经款款而行的将吴永麟送至门口,恋恋不舍的望着吴永麟翩翩离去。
月灵儿大吃一惊:“怎么是她?”
红衫教的易容术自成一系,而宋凝雪本来就属于专门收集情报的专业人员,更是这方面的翘楚之首,由于月灵儿熟识里面的门道,而且在教中与宋凝雪经常一起执行任务,一起接受训练,一起还在锡城共同谋划过一些大事,便一眼就认出了那丑陋的妇人就是宋凝雪。
“还躲在暗处干嘛?出来吧。”
也许是太过熟悉,也许是她生为密探人员的直觉,也许是两人互相吸引的气场,宋凝雪一早便感觉到了不远处的惊奇的目光,便直接先入为主,让来人现身。
“你对他有什么目的?我告诫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月灵儿或许是太在意吴永麟,对本来熟悉的人反而幡然发出警告。
“你猜?好像是你们吴寨主主动邀请我的吧?”宋凝雪故意激怒气鼓鼓的月灵儿。
一个粉黛媚眼,妖媚入骨,一个顾盼生花,倩影潇洒,两种风情,别样身姿,两朵不同的花影,两处不同的风景,像两幅不同的画卷,争奇斗艳,使劲浑身解数,只为了让那懂得此种风物的多情之人多顿足一会。
“那我以寨主的身份立马让你离开,对你既往不咎,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月灵儿紧了紧腰间的短剑。
“我现在只听命于吴管事,这如果是他的意思,我会立马离开。”
“吴永麟现在是我的人。”月灵儿口无遮拦,知道失言后,俏脸升起一片红云。
宋凝雪是何等聪明之人,本来就七窍玲珑心,望着月灵儿,并不恼怒,反而内心对吴永麟大为嗔怪,这人看着风流不羁,实则谦谦君子,哎,以后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子,辜负多少相思引。而眼前这位和自己师出同门的丽人,估计已情深入髓,自己又何尝不是,虽然自己全身从内到外早已在吴永麟面前毫无隐瞒,而吴永麟那忽近忽远的木讷态度,早已让她芳心大乱,如何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也毫无头绪。
宋凝雪哀叹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同时痴心一人,何必在这里针锋相对,若能让那榆木脑袋开窍,岂不是各遂心愿。”
月灵儿本来还对宋凝雪横眉冷对,听到自己的心意被点破,本来还害羞的脸上像是抓到了一棵救命的稻草,立马娇容转变,她知道这宋凝雪平时鬼点子就多,这下形成了降麟统一战线,便慌不择口的说道:“不知道令妹可有良策?”
现在吴永麟在月灵儿心中的地位比任何人任何事情都重要,反而早已把宋凝雪的真实目的抛之脑后,当宋凝雪把阿香和阿勇两人相好的幕后推手是吴永麟告诉月灵儿后,月灵儿呆立当场,口里喃喃的怒道:“他真的好生狡猾,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我觉得挺好的啊,你看现在阿香和阿勇过的挺开心快活啊,难道你不想有一个人这样每天的关心呵护你?”宋凝雪想着无意间晚上听见两人的快活淫语,早已媚语窘面,玉耳微红。
月灵儿奇怪的望了她两眼,娇嗔道:“点鸳鸯倒是一套一套的,怎么自己却唯唯诺诺的?”
“或许是他心里的那道心结没打开吧。但我这段时间却打听了到了一个特别的消息,我听了也是大吃一惊,是关于他的身世。”
“啊......”月灵儿听到此处,惊的闭住呼吸,想想那人编撰的各种荒诞不经的故事,顿时心头大震。
“这段时间惜凤楼的阿三六神无主,我略施小计,便将吴永麟此人的来龙去脉摸的一清二楚。”宋凝雪媚眼含春,轻挑上扬,早已把月灵儿弄的目迷聪塞。
“好妹妹,别买关子了,继续说啊......”月灵儿最受不了别人拐弯抹角。
“希望你听了这些别心灰意冷,这些或许不中听,但确实是事实,我也去查证过了的。”
“别啰嗦了。”
“吴永麟出生在一个富贵之家,家里良田万顷,锦衣玉食,而且吴家就他这一根独苗。而且此人懂事起便开始贪恋风月之所,无酒不欢,无色不兴,将家中老父气的急病而亡,在吴老太爷过世后,更肆无忌惮,荒淫无度,几乎常常夜不归宿......”首开紫郡
“不可能,不可能......”月灵儿原来的水中花、镜中月的那一丝好感,突然被击打的荡然无存。
“但三年前的某一天,这人好像突然转了性子,变的让周围的人莫名其妙,短短数天便将吴家的祖宅全部出手,悄悄的来到了锡城,开起了惜凤楼,而且弄的风生水起,有模有样。或许他以前是为了掩人耳目,或许是为了躲避某些情寨,或许他口中的那个等的所谓的女人只是一个幌子。”
月灵儿听到这,早已如五雷轰顶,茫然不知所措,痴痴呆呆的移动莲步,连和宋凝雪没打一声招呼,便漫无目的的朝前走去,她原本倾心的翩翩公子居然真的是一个浪荡子,而且过犹不及,那一丝丝的好感渐渐在心头抹去,对她原本向往阳春白雪的纯净心灵深处深深的扎了一刀,痛彻骨髓。就好似一具被抽离了灵魂的尸体,游荡在生无可恋的炎凉之世。
吴永麟听说月灵儿生病了,便急忙来探望,但被红袖挡在了门外,他觉得莫名其妙,平时也没见她们这么抗拒我啊,看见红袖虎视眈眈的望着他,吴永麟兴致索然,本来只是作为朋友来关心探望一下,既然人家都让你吃闭门羹了,也没必要热脸敷冷屁股了,悻悻离去。
“我最近想去木川府和番商商讨一下通商的相关细节,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一趟呢?”吴永麟对宋凝雪探寻道。
“你不怕那个醋坛子追打吗?我倒无所谓,能去见识下番外的风土人情,而且这些年听说他们早已幡然醒悟,厉兵秣马,整顿朝纲,兴农繁商,有卫朝昔日欣欣向荣之景象,估计再过几年,有蚕食卫朝周边疆土的野心?”
吴永麟啧啧称奇,这丽人的见识果然和他平时见过的人大不一样,但暗暗开始提防起来,口中毫不慌乱的接道:“我和月寨主就像你和我的关系一样,哪有你说的那一层关系?”
“我看月寨主对你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哦。”宋凝雪调侃道。
“呵呵。”吴永麟尴尬的笑笑,想想现在的月灵儿亟不可待的和自己划清界限,对自己爱理不理,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落寞,但比起以前的款款妾意,融融蜜语,自己现在也正好落得个清净,而这段时间也忙着番邦之行,着实也没有时间计较这些。
吴永麟几乎是事无巨细的交代后事般的将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他从山外还专门请来了一位私塾的钱先生,教这里目不识丁的人认字,那些些舞刀弄剑的江湖儿女哪儿懂得其中的门道,纷纷望而却步,那位先生望着学堂上寥寥无几的数人,顿感此地果然荒蛮无知,不知读圣贤书行千里路,书中只有黄金屋。但毕竟吴永麟花了重金请他来教学,也不好拒绝了那款款热情,虽然课堂上只有数人听他授课,但满口之乎者也,不亦说乎。
由于寨子的条件有限,不能请更多的先生,而且看见那些人的兴趣并不高,吴永麟便为了开源节流,在上午解决完寨子里的繁琐杂事后,下午有空便偶尔客串下先生。
他不教他们认字,更不给他们讲诗词,而是很随性的谈一些后世的思想教育,恪物理论,军事战法,如何训练众人的士气,甚至如何和外来的商人谈判,说到哪讲到哪。而他并不会死板的照本宣科,而是经常举一些经典的案例,有时候对于战局甚至弄起沙盘,实地讲解,既生动又有趣。
所以,形成了一副奇特的景象,只要听说是吴永麟要讲学后,早上还空空如也的学堂,往往人满为患,有些人甚至席地而坐。钱先生偶尔穿插在其中,望着济济一堂的学堂座无虚席,弄的钱先生老脸一红,那是相当尴尬。
平时红袖也喜欢凑在人群中叽叽喳喳的闹个没完,这几日却销声匿迹,吴永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浑然不在意。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下那些以少胜多的战役吧......”当吴永麟将沙盘上的行军旗帜准备好以后,看着下面一双双拭目而待,求知若渴的眼神,便开始娓娓道来.门外一个熟悉的身影弓在角落里,时不时竖起耳朵,深怕错过了这最精彩的故事,那不是红袖又是谁?月灵儿那次在宋凝雪那里了解了某些实情后,便严令她不许再与吴永麟有任何来往,也不再听吴永麟讲故事,对于吴永麟另移别院不闻不问,更不让红袖再来学院听课,弄的红袖莫名异常,但又不能忤逆月寨主,便只有悄悄的听墙角了。
“那谁能告诉我这场战役中,人少的那方正真能取胜的原因是什么?”
“天时、地利、人和。”钱先生侃侃而谈,态度略显傲慢。
“先生说的很对,天时,就是作战时的自然气候条件,话说有这么一支部队,生活在南方,妄想吞并整个版图,在攻打北方的一个国家的时候遭遇了激烈的反抗,战事拖到最后,天气越来越寒冷,而攻打的一方越来越不适应那严寒的天气,士气全无,而防守的那方,本身就适应了这寒冷的天气,越战越勇,最后赢得了整个战役的全面胜利。”
“地利:就是要充分你所占据的地理环境,那些地方适合防守,那些地方适合进攻,哪些地方适合何种兵种作战,哪些地方适合运用什么战术,都应该全局考虑。”
“人和:就是人心的背向,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士气,一支有士气的队伍能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百都有可能,而一鼓作气,再衰三竭,所以更应该在士气最旺盛的时候对敌人发起致命的一击。”
“我在这里给大家再补充几点,也是对整个战局影响至深的。”吴永麟望了望钱先生,其实他本无与钱先生一争高下,跟多的是互相探讨,互为补充,所以对钱先生的态度浑然不在意,倒把钱先生弄的局促起来。
“情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即使不能取得胜利,但能将损失降低到最低。如果对自己的敌人一点都不了解,那必败无疑。小玲子,你们应该抓紧这方面的训练。”吴永麟早已秘密训练了一批斥候,都是一些比较机灵,能随机应变的人员,所以才能将翠花的来龙去脉摸的一清二楚。
“粮草:一场战役动辄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这样对粮草辎重的消耗是非常大的,有很多的奇袭战便是断粮草,让其首尾不能相顾,顾此失彼,对战局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兵种配合:或许你们现在还体会不到,等将来寨子发展起来了,我们会有适合平原作战的骑兵,适合远射的弓箭手,适合山地作战的盾牌兵,步兵。”
“士兵之间的相互信任:其实这点也是至关重要的,就是我平时让你们十人一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你的队友,人的目力有限,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少之又少,若彼此之间互为一体,弥补相互的缺陷,其战力将提升数倍。”
“其实战事决定胜败的因素还有很多,你们回去可以仔细想一想,下次的课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些具体的想法,哪怕是一些奇思妙想也行。”
吴永麟不打算将自己去木川府的具体行程弄的人人皆知,若这些人问起来,便让钱先生推说自己事务繁忙,无暇顾及讲学,当这些人知道吴永麟的去向后,估计他早已到达木川府了。 江山樾
Tags:
友情链接
晚上尿多要吃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