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七百六十五章 应对

2018-11-09 17:57: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七百六十五章 应对

“你说这里的法阵,并未完全破除?”目光急速闪动,神识更是顷刻笼罩在了身周之地。

四周能量波动依旧激涌,墨晶石符阵爆炸的冲击能量并未完全挥散。

但就算如此,竺沉大师依旧感觉到了整个山洞之内磅礴元气能量涌现,充斥在了广大的山洞之中。

先前那丝毫能量不显的状态,已经没有了一点剩余。

感应着身周磅礴能量冲击之中的道道难以明了的符纹,竺沉大师表情阴沉,口中也自低沉开口问道。

对于法阵,他当然并不是门外汉。

然而这一处法阵,着实已经让其充满了忌惮之意。虽然看到了四周天地能量急速涌现,可是心中的不安还是让其挥之不去。

“有没有完全破除,大师尽可一试。秦某修为低劣,法阵造诣也是不足,说不定可能是判断失误了。不过秦某可以确信,如果这里的禁制在秦某祭出一些符纹术咒之下重新恢复,到时秦某真就无力再破除了。因为秦某手中只有一件可以凭借极少能量就能激发的符纹法阵。”

面对竺沉大师的逼迫,秦凤鸣此刻面色凝重,但话语却平静无波。

面前站立的高大僧人,此刻所现出的威压气息,明显是一名玄灵顶峰之人。

一名玄灵初期修士,正面面对一名玄灵顶峰存在,能够依旧保持如此平稳心态,让见多识广的竺沉大师,也不由心底一怔,心中急速思虑大起。

二人先前虽然有所协商,但那只是口头发誓言。那些誓言,并不能对二人有多少制约存在。

就算违反了,其反噬之力,也绝对在二人的可以承受范围之内。

此刻见到秦凤鸣状态不稳之下,高大僧人心生歹念也数正常。

可是对于面前青年所言,竺沉大师心中着实波澜大起。这里的法阵之强大恐怖,绝对不是他能够轻言破除的。

如果真如面前青年所言,其可以瞬间重新激发那恐怖禁制,那他刚刚脱离而出,恢复自身法力的情形再次改变,重新落入禁制之中。

如此结果,绝对不是竺沉愿意的。

然而竺沉大师心中对面前青年所言,也大有不信。不信对方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就能够知晓了这一法阵的操控之法。

且能够瞬间激发得了这极其恐怖强大的法阵。

信,与不信。这让竺沉大师一时不知道如何取舍。如果选择出错,那他将会坠入万劫不复境地。

秦凤鸣看视面色不断激闪的高大僧人,没有再开口答言。

面对一名玄灵顶峰修士,秦凤鸣心中也大为意动。他心中确实有与面前这名南岳寺大能一战之意。

进阶到玄灵之境,他虽然没有重新祭炼自身秘术神通,但自身法力精纯,已经与原先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无法战胜玄灵后期、顶峰大能,但他也有十足的信心能够确保自身无虞。

检验一番此时自身实力,秦凤鸣也极想知晓。

然而此刻还真的不是与竺沉撕破脸皮之时。如果能够胜过对方还好,如果被对方胜出,他势必要远离此处。

那样他便可能错过光照大师的衣钵传承。如此之事,可不是秦凤鸣所愿。

“哈哈哈,道友多虑了。老衲感念道友出手破除法阵都来不及,哪里会有什么不轨之心存在。既然如此,老衲便与道友签订下这一契约,共同寻找光照师祖的衣钵传承。”

并未持续多久,竺沉抓住悬浮身前的卷轴,略是看视之后,口中哈哈一笑道。

最后之时,他还是选择相信了秦凤鸣所言。

他虽然不太相信对方能够操控此处地下山洞之中的禁制法阵,可其也不想拿自己性命去赌博。

“多谢大师能够体谅!”

秦凤鸣祭出的那契约卷轴,上面只是对竺沉大师的限制条文。不过那些条文也并非是什么框外之言。

只是让其遵守当初二人所协商发过的誓言。

至于离开此处所在之后,二人是否会反目,自是不会有什么制约。

对于秦凤鸣不激发契约,竺沉并未有如何的抵触。区区一名玄灵初期修士,还没有放在他的眼中。

看着高大僧人并未再迟疑,立即便激发了契约符纹,秦凤鸣心中也是一松。

他其实已经吃定了对方,确信对方会如此选择。就是换做是他自己,面对如此情形之下,也只能选择签订契约,而不会真的以性命相搏。

秦凤鸣双手掐诀,手指点动而出,顿时一道道玄奥符纹激闪而出,顷刻便消失融入到了其身前涌动的能量之中。

“这里的禁制现在真的彻底被破除了吗?”感应到四周涌动的禁制残留能量急速消退不见,竺沉大师心中大是一震,口中不由出声道。

很是明显,秦凤鸣先前所言,真的并未全是虚言。

至少环绕四周的禁制能量,并未真的完全消散,而是真的被面前青年修士用特殊符纹术法操控了。

看着秦凤鸣年轻并未有丝毫紧张异样的面容,玄灵顶峰的竺沉大师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这里的禁制是否被彻底破除秦某也是不知,如此禁制实在非是短时能够弄明的。故此根本就无从言说操控。不过这处阵基现在是无法短时重新自行恢复了。只要你我能够短时寻到光照前辈的衣钵传承之物,出离此处应该就无事。”

秦凤鸣看视一眼四周之地,表情一丝凝重也是显现而出。

他这时可没有说谎。这禁制他确实凭借墨晶石符阵破除了。刚才之所以显得禁制能量并未挥散,只不过是他用符纹将禁制气息阻拦了一下。

他倒是不担心高大僧人会冒性命之险与他真的翻脸。

就算二人大肆争斗一番,他也有十足把握自保。

只是这里的法阵,他并未弄明,更谈不上了解控制。如果其能够重新恢复,对秦凤鸣而言,也绝对是一件极其棘手之事。

见到秦凤鸣不似作伪的表情,竺沉大师心头也是为之一沉。

他此时可以确信,面前青年此言并无虚假。

“这里确然是光照师祖的闭关之地,既然禁制不再羁绊,寻到其宝物存放之地,想来应该不是难事。你我速速分开查找,尽快将宝物寻到。”

听到竺沉如此言说,秦凤鸣并未再多言,身形一闪,就此向着一侧方向飞遁而去。

这里方圆不小,如果光照大师要设置藏身所在,自是应该选取在山洞的某处石壁之上。

有如此恐怖的法阵护卫,如果不是与光照大师极为熟悉的好友门下,知晓其法阵破解之法,就算寻到了这里,也难说就能够破除的了这禁制。

秦凤鸣之所以能破除,可以说是因为五龙之体、墨晶石符阵与小葫芦灵液三者之过。

这三者有一样不存在,他都不可能破除得了这一法阵。

故此光照大师根本就不需要再设置什么厉害禁制护卫其衣钵存在所在。

并未出乎秦凤鸣意料,二人仅是在这广大山洞之中寻找了不长时间,一处略是隐蔽的密闭石门,便被寻到了。

虽然发现之人是秦凤鸣,但他并未独专,而是直接传音了竺沉大师。

“这里应该就是光照师祖的闭关之地,师祖精通符纹法阵之道,虽然护卫法阵已经破除,可是这洞室之中,也说不定有禁制存在。道友请稍后,待老衲先测试一番。”

看视面前洞府石门,竺沉大师面色凝重的开口道。

他身为南岳寺之人,自然对光照大师的生平了解不少。秦凤鸣没有贸然上前去触碰石门,自然也是有此顾虑存在。

秦凤鸣身形一闪,就此退避出了数十丈之远。

手托一面很是古朴的法盘,竺沉站立在石门前四五十丈处,表情凝重之下,开始施术,催动手中法盘。

对于竺沉手中的法盘,秦凤鸣虽然没有仔细看视,但也知晓定然是一种极为不凡的法阵探测之物。

此种法盘,秦凤鸣虽然没有,可是他自己炼制,倒也能炼制出。

只是功效,就可能不如此刻竺沉手中之物强大。

秦凤鸣有灵清神目与测试符纹在手,自然也用不到什么测试法盘类物品。

“轰隆隆!~~”

突然,一阵声巨大轰鸣,猛然自前方石门之上响彻而起。

轰响连绵,一股股磅礴的能量乍然喷涌而现,好像一股股巨大浪涛,陡然自石门处弥漫冲击而出。

“哈哈哈,这里果真还有禁制,不过这一禁制,乃是老衲熟知的一种,破除并没有多么困难。现在这一洞府,已经没有禁制波动存在了。”

随着能量冲击显现,竺沉大师的欢喜笑声,也随之传递而出了。

这能量冲击威能虽然不小,可二人谁也未曾移动身形,各自祭出自身神通,硬抗了下来。

看到高大僧人话语声中直接身形激射向石门所在,秦凤鸣目光微闪,身形一晃,也急速飞射而去。

“这……这难道就是佛家高僧的舍利结晶不成?”

石门洞开,秦凤鸣身躯刚刚迈入其中,目光便被石室正中的一座石台之上闪耀七彩霞光的五颗晶莹圆润的圆珠所吸引。

圆珠光彩夺目,就是秦凤鸣看视,都要不由双目急速闭合,极力抵御那霞光闪耀。

数颗圆珠存在之地,正是一具骸骨旁边。

几乎瞬间,秦凤鸣便知晓了这些晶莹圆润的圆珠是何种之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