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顾道长生第六十一章老树

2018-11-15 18:46: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顾道长生 第六十一章 老树

修行的两大要素,一是资源,二是资质。

灵气也是资源的一种,而且是基础中的基础,若真如顾玙所说,那在此地修炼的速度要远超外界。

他有食气之法,所以很兴奋。小斋不会任何道法,但同样很兴奋,笑道:“如此就好。”

“好什么?”他奇怪。

“有差别就会有变化,有变化才会更精彩。”

“……”

顾玙忍不住看着她,若是旁人,许会懊恼,许会嫉恨,许会颓败不前。可她就戳在哪儿,直直白白的。

此处的环境颇为封闭,感不到一丝微风,植被低矮,稀稀拉拉的散在四周。整片谷地就像一副静态的风景画,安稳又诡异的立在这里。

一切都无异样,只有那棵老树太过明显。

“……”

俩人对视一眼,踩着松软的土层向前探去,直走至河边,也不见一只活物。

那两条小河有四米多宽,甚为清澈,从远处而来,到此分作两股,绕过淤积的平滩,又汇同而去。

方圆二百里的水域只有一条草河,这两条应是支流。

而顾玙找了找,便折了根短枝,伸手下去,胳膊顿时没入。他拿出来一估量,道:“大概有一米多深。”

俩人都是大长腿,趟过去绝对没问题。按照**发展,这时就应该卷起裤子,露出两条爽滑的大白腿,哗啦哗啦的玩********结果小斋一扬手,啪,那背包就甩了过去。紧跟着,她往前迈了一小步,修长的身子像只大鸟一样腾空跃起,轻飘飘的落到了对岸。

“……”

顾玙撇了撇嘴,身形一纵,也干净利索的跳了过去。

咱们说,立定跳远的世界纪录是3.476米,助跑跳远是8.95米,这俩货不是运动员,但无所谓了,肉体超稳。

俩人到了对岸,就细细打量着那棵老树。

那树干极为粗壮,能有五人合抱,枝杈繁多,叶片宽大,光这一棵就遮了好大一片阴凉。而最特别的,就是它透着一股非常明显的勃勃生机。

“哎,你看哪儿!”

顾玙的目光一顿,抬手指向一个地方。小斋望去,见那里结着两只青色的圆果,似乎很沉的样子,一颤一颤的悬坠在树枝上,不禁问:

“你吃的就是这个?”

“形状很像,应该就是。”

他又辨认了一下,笑道:“如此说来,胖兄给我的果子,就是在这摘的。小青那么灵性,想必也吃了果子。呵,它们倒把这当自留地了。”

“胖兄就是因为护食,才拦你的路?”

小斋摸着粗糙的树皮,慢悠悠的转到另一侧。

“可能吧,它怕我们乱摘……哎,不对!”

他不禁打住,摇头道:“胖兄可没那么小气,肯定不是这个原因。难道它清楚此地凶险,怕我们出事?”

他一时理解不能,正自己嘟囔着,忽听小斋唤了声:“快来!”

“怎么了?”

顾玙马上绕过去,立时吓了一跳,只见那老树后面竟散落着一堆堆的白骨,显然死了很久,尸体的软组织才会完全分解。

“这是……”

他用脚划了划,不太确定道:“这好像是鸟的,这像是兔子的。”

“还有蛇,鼠,刺猬,甚至有一只青蛙……哦,最厉害的是这个,猫头鹰。”

小斋随手扔出一块头骨,像个老中医似的挑挑拣拣,道:“山里的小动物全在这了。”

啧!

这话说的古怪又慎人,她却不自觉,道:“它们应该为了抢夺红果,才互相厮杀的。”

“差不多,不过还有一个原因。”

顾玙也蹲下身,叹道:“最后胜出的吃了红果,但经受不住里面的能量,也白白死了。”

“……”

此句一出,俩人都有些沉默。

看那些骨头,不知堆积了多少条生命,它们不明白红果的用处,更不清楚何为仙道,只为了那点本能性的欲望就前仆后继,命丧于此。

山外的人们,麻木生活;山里的动物,惨烈如斯。而修行路漫漫,这才是开始。

“咝咝!”

许是气氛压抑,就连小青也探出头,缅怀一下同种同族,顺便贪婪的瞅了瞅尚未成熟的果子。

“呵……”

小斋弹了下它的脑袋,笑叹:“你还真是好运!”

顾玙也笑了笑,表示赞同。

已经很明显了,这老树就是灵气最集中的地方,胖兄和小青捡了漏,吃下果子,又狗屎运的挺过了能量反噬,这才有了灵性。

而胖兄为了报恩,又给了自己一只。

当然他还有疑团,为毛这里的灵气就非常浓厚?外界的就很稀薄?俩人不得其解,又查看了几番,再无异样,只得无奈作罢。

不知不觉,他们从出发到现在已经过了半日。此刻是四点钟,夏季的天光漫长,远没到黯淡的时候。

折腾了数番,肚子都有些饿。小斋翻开背包,取出一样样的物件,准备埋锅造饭。顾玙却顿了顿,道:“呃,我得恢复一下,不然回去很难走。”

“没关系,我的手艺也很棒。”

小斋懂他的意思,那群丧心病狂的黑蚊可不容易对付,还要借助道法。

当即,姑娘便起身忙活,先折了树枝,捡了石头,砌了一个火灶。两只不锈钢的饭盒,一只倒水,扔进去两把挂面。

另一只烧热,又启开油碟,少少铺了一抹。然后添酱加料,洒一层细糖,等配料都融在一起,就成了黏糊糊的酱汁。

搞定这些,小斋掏了掏背包,竟然摸出一根黄瓜。她左手拿着黄瓜,右手拿着水果刀,果然没说谎,手指特,别,灵,活!

那刀使得上下翻飞,薄薄的黄瓜片刷刷而落。

她一边做着山寨炸酱面,一边看着不远处的顾玙。那个年轻人盘膝坐在河边,神淡如水,不似平日的闷骚和少许逗比,自带着一股出尘之意。

顾玙也没啥可防备的,口中一吐,就是一尺白浪翻滚,凝在河面上久而不散。随后又张口一吸,那道白练嗖地缩回腹中。

如此反复,清凉凉的水面仿若轻雾弥漫,仙气氤氲。

“……”

他第一次当着人修炼,她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道法,各行其事,互不干扰,却知有彼此存在。

光色相和,淡天一片,二人竟也融进了这幅风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