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渡鬼者第145章矿工之案4秦

2019-01-14 14:04: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渡鬼者 第145章 矿工之案(4)

游牧一头黑线的进了诊所,就听见邢云声音有些沙哑的嘱咐着一名妇人一些事宜,筱雅则是一看到他就欢喜的蹦了起来冲了过来。

“游牧,你怎么才来啊!”傅筱雅接到游牧说要过来,现在都过去好久好久了,有些等急了。

“别说了,等车子就等了一个小时。”游牧想到坐车的感觉,脸色立马变得有些难受起来,慌忙不再去想那坐车的感觉,幸好回去自己有车子,不然又要受罪了。

傅筱雅见游牧一脸菜色,偷笑不已,看来游牧坐车的经历不是很好哦。

来台湾之前意外发了一笔小财

见邢云还在忙,游牧拉着筱雅从侧门走到楼梯口去,张望了下四周没人才低声询问:“怎么样了?你们和村长说了没?”

“没有!”傅筱雅弱弱的回答,随后一脸难为情的说:“你是不知道,我们一说要义诊,村长就特开心,忙前忙后的,我们压根没机会开口,而且,村长看起来是个大好人,很受村名爱戴,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说了,难道直接跟他说,你儿子不是好人,你去劝劝你儿子改邪归正?那太残忍了,我们做不到!”

三根黑线划过,游牧无语的说:“感情你们都还没开口呢!”

翻翻白眼,傅筱雅没好气的问:“那你呢,给小组长打过了?结果怎么样?失败了吧?”没失败怎么会那么快就联系她们说要来村子里。

心虚的摸摸鼻梁,游牧将自己和小组长的对话说了出来,听得傅筱雅咯咯直笑。

傅筱雅打趣着:“还不是你笨,把自己的话堵死了。”

游牧无言以对,弱弱的说:“那我们只有从村长这下手了,而且我觉得,照你的说法,村长应该不知道小组长的所作所为,如果他知道的话,不用我们劝说。他自己都会主动去找小组长了。”

“会是肯定会,可是那样不太好吧!你看村长年纪都这么大了,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帮凶是坏人,那该多伤心啊!”傅筱雅还是觉得这种事对一个老人家来说太残忍了。她做不到。

如果是女人感性的话,那男人就是理性了,游牧持相反的意见反驳道:“你怎么不想想,小组长做了那些事,迟早是会被揭发的。如果等案子被查出来,他的罪名反而更严重,可是村长若是能劝说小组长出来作证,反而能戴罪立功。”

“你说的,也对哦~”傅筱雅微微撅起嘴来,一脸有道理的表情。

“本来就很对!”游牧无奈的摇摇头,女人啊,就是太感情用事了,他们这次来查曹壮的事情,这个小组长是拖不了干系的。现在不忍心让老村长伤心,但是等查出来后,还不是要伤老人的心?

傅筱雅虽然太感性了,可不是傻瓜,听了游牧的话后已经改变了主意,觉得应该从老村长这边下手,只不过,她还是不太忍心,所以她撒娇的搂住游牧的胳膊笑道:“那行,那这事就交给你了。”

呃!游牧眸子一瞪。觉得很郁闷,分成两组分头行动,可是为毛最后这事情还是落在他头上了,只是。看到筱雅那明媚的笑容,他还是苦哈哈的点头了,谁让对方是筱雅呢!

“嘻嘻!你真好!”见游牧答应了,筱雅幸福感满满,随后好奇的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和老村长说啊?”

游牧摸摸下巴想了想,随后视线落在那长长的队伍上。当看到一名只有一只左手的男子后,眸子一亮,有了主意,自信的扬起嘴角说道:“我有办法了!”

有办法了!筱雅一听这话立马露出了崇拜的神色看着游牧询问:“什么办法?”

“等会你就知道了,走,进诊所。”游牧拉着筱雅就准备重新进诊所,随后脚步一顿,尴尬的问,“对了,村长在哪里?”他的办法虽好,可也要当事人在啊!

“村长啊,村长就在诊所里呢,里面那个拄拐杖的老爷爷就是了!”筱雅不假思索就回答了,心中有些好奇游牧的法子到底是什么。

游牧松了口气:“那就好。”说完就拉着筱雅的小手进了诊所,视线一扫,就看到了村长,眉目很是慈祥的样子,一看就很有好感。

诊所里还有不少人,游牧,筱雅,邢云,老村长,房主,老医生,还有病患,人数不少,屋内显得有些拥挤,不过大家都没在意这点。

房主和老医生是要在店里的,老医生配合邢云,邢云给病患看病后开什么药,老医生就立马去拿药,然后包好给病患,交代如何服用。

房主虽然不懂药理,不过找药还是没问题的,毕竟药都是他进的,他负责收钱以及找药。

老村长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可他也没离开,只是笑呵呵的看着,他心甚慰啊!这次义诊实在是大好事,给村名带来不少便利。

要知道,有些老人不舍得去大医院看病,不管大病小病,一去就是花钱,而且还要坐很久的车子,累得慌。

而有些妇人呢,因为要照顾孩子离不开,有点病也就是习惯性的拖着,拖着拖着就成大病了。

这次的义诊,

渡鬼者第145章矿工之案4秦

村里受惠太大了,老村长激动啊!

因为游牧说了有办法了,筱雅一直就眼巴巴的望着他,等待他的行动,可是等啊等,等了一会了,游牧还没有开口说话,她有些不耐烦的靠在一边开始打瞌睡,要知道,她昨晚可是一宿都没闭眼,实在睡不着啊,那气味熏得她受不了,感觉都快中毒了。

终于,游牧看到的那名失去右手的男子进了诊所,他立马振奋起来,视线不经意的扫过老村长。

男子是整个右臂都没有了,夏天是短袖还是看不到臂膀,那短袖子一晃一晃的,看着让人心酸。

邢云看见男子也是一怔,随后询问起病情来。

男子讲述了自己的情况,其实也就是右臂的伤口处最近发痒,他都不敢去挠,买了药膏消炎,不过没几天又复发了。怎么都不好。

检查了一番伤口,邢云询问了一下男子的居住环境,最后说道:“你这是伤口感染细菌发炎了,抹了消炎药膏会好一点。不过你家的环境太潮湿y暗,细菌容易滋生,所以炎症一直无法消除,你的情况,消炎药膏继续抹。不过不能再住在y暗潮湿的地方了。得换个通风干燥的环境。”

“就这样?”男子有些惊讶,他还以为很严重呢,结果只要换个环境就行了,那他暂时借住叔叔家就是了。

邢云笑呵呵的点头:“对,就这样,不严重。”

男子见邢云语气这么肯定,心里也放松不少,他还真怕手臂再出什么问题呢,没事就好,他站了起来又去要了份消炎药膏。

就在老医生给男子拿药膏的时候。游牧开口了:“哥们,你的手,什么时候受伤的?”

男子苦笑一番也没有其他不悦情绪说:“都一年了。去年矿难的时候我被埋在下面,手臂被压坏死了,所以就成现在这样了。”

听到游牧的声音,筱雅惊醒,强行打起精神来看游牧到底要怎么做。

游牧的话也成功引起了邢云的注意,她美眸一闪,似乎明白了游牧的目的,她也加入了游牧的行列对男子问道:“一年了。你应该还不习惯吧!”

“还好,现在多少习惯了!”男子自嘲一笑抬起左手晃了晃道,“刚开始的时候,左手连饭都吃不好。穿衣服脱衣服都要老婆帮忙,不过现在自己一个人就能做这些了。”

男子的话,让屋内的人都露出了同情的神色,用了几十年的右手突然没了,什么都要用左手,这就等于重新学一遍一样。做什么都别扭不方便。

老村长难得的感叹起来,眼神复杂的说:“这阿平带你们进矿场上班,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啊!”

好,好在工资不错,村子富裕起来了,大家的日子好过了。

可坏,就坏在矿难上,时不时的有矿难发生,不少男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严重的死了,惨些的残废,轻点的没事继续挖矿。

男子一听老村长的话立马回道:“村长,你这话就不对了,戴哥带着我们发家致富,是好事,至于这矿难受伤,也不是戴哥想看到的,他心里也不舒服。”

听了男子的话,游牧邢云筱雅三人对视一眼,眼神很是无奈,看来,大家都还当这个小组长是好人呢,带着他们发家致富,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小组长为了钱坑害他们,损失了他们的利益。

游牧眼里闪过一抹嘲讽之色,直接问道:“这发生矿难谁也不希望看到,不过像哥们你这样的情况,赔偿应该不少,倒也不用愁生计问题了。”

一听到赔偿,男子心情好了些,赞同的点点头:“是啊,还好赔偿挺多的,一次性赔偿了15万,这不,我都盖好新房了。”

“15万?”邢云一怔,惊讶的道,“怎么才这么点?”

男子一听这话诧异了,睁大眼睛问:“还少吗?很多了,我那时候一个月工资才4500,15万我要赚3年呢!”

邢云一听这话气得不行,男子的一整只右臂都没有了,应该属于5级伤残,而他的工资当时又是4500,怎么算15万都少了。

游牧也是呆住了,他难以置信的说道:“才15万?你一只手都没了,才15万?”

看见邢医生一脸气愤的样子,又听得游牧难以相信的语气,屋内众人都觉得不对劲了,独臂男子有些不知所措,什么情况,难道说,这赔偿真的少了?

而村长则是直接问道:“怎么,娃儿,你的意思是,15万少了吗?那应该有多少?”村长心情很不平静,因为赔偿这些事宜,他有问过儿子的,儿子说这些赔偿很合理,可是现在,情况似乎不是这样,赔偿,少了!

怎么回事?是儿子真的不知情,还是说,儿子故意隐瞒事实了。

邢云见游牧没回答,便语速极快的说道:“一只手都没了,最少都是5级伤残,5级伤残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标准是16个月的本人工资,你说你的工资当时是4500一个月,也就是说能得到72000元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还有,如果保留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简单点说,如果你还是矿场的工人,矿场应该给你安排适当工作。难以安排工作的,矿场就应该给你按月发伤残津贴,标准是你工资的70%,4500乘以70%等于3150元,并且矿场还要按照规定为你交各项社会保险费。”

邢云的话太多了,而且听起来一堆一堆数字的,老村长等人都有些昏头了,没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算的。

见大家一脸雾水的样子,邢云只能继续说:“按你的情况,你应该是和矿场解除了劳动关系,也就是说,你现在已经不是矿场的工人了,对吗?”

这句话独臂男子听懂了,连连点头:“对,我手都这样了,怎么还能继续在矿场上班。”

得到男子的回答,邢云微微点头说道:“你选择和矿场终止劳动关系,那么,矿场除了给你72000元以外,还要支付你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

众人依旧茫然的望着邢云,这又是什么补助金啊,不懂。

最后老村长也听得急了,直接道:“邢医生,你就再说直白一点,那到底应该有多少赔偿啊?”

邢云蹙眉迟疑的道:“具体有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怎么也不止15万的。我学的医学系,不是法律系,这些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只知道一点,工伤按照伤残等级来赔偿,伤得越重赔偿越高,如果彻底丧失劳动力,要一直支付补助金,直到能拿养老保险为止,也就是说,一直负责到老!”

什么,要一直负责到老!那得多少钱?众人觉得脑子不够使了,算不会累明白到底赔偿多少,不过只知道一点,那是很多很多钱。未完待续。

什么牌子电脑好价格
苹果耳机的功能
广告设计字体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