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张嫣被迫嫁给舅舅始终保持处子之身被尊为花神

2019.06.30 来源: 浏览:1次

一个女人至死都是处女,也许并不会让人称奇,但如果说这个女人是个皇后,那就不能不令人惊叹了,而历史上恰恰就有这么一位皇后。她就是汉惠帝刘盈的皇后张氏,汉代的第二个皇后。她是惠帝姐姐鲁元公主的女儿,即惠帝刘盈的外甥女。

小女孩嫁给自己舅舅时才刚12岁,也实在是难为她了。张氏的名字到底叫什么,《汉书》、《史记》都没有记载,皇甫谧不知依据什么说她叫张嫣,字淑君。她长得很漂亮,史料记载她姿容秀美,典雅端庄。她的父亲即鲁元公主丈夫、赵王张耳之子张敖。张耳喜欢招纳贤士,时称贤人。张敖知书达礼,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张氏的母亲鲁元公主与她妈吕雉完全不同,温淑娴雅,气质高贵,长得还挺漂亮。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张嫣,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自然娴静、高雅而早熟,再加上她天生丽质,跟朵花一样,作为舅舅的惠帝刘盈自然也很喜欢她。

然而,对外甥女的喜欢和对妻子的喜欢是完全不同的,让这两种喜欢合二为一,惠帝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让儿子娶外甥女这件事是吕雉一手导演的,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牢牢控制皇权,她不惜弄出自己儿子和自己外孙女乱伦的笑话;而惠帝自从看了自己的母亲弄出“人彘”事件以后,内心痛苦无比,舅甥之间的婚姻关系虽然不能改变,但他也绝不会和自己的外甥女行夫妻之实。他整日与宫女和男宠饮酒作乐,瞎搞厮混,始终不去亵渎他的小外甥女。婚后3年,惠帝便抑郁而终。

15岁的张嫣当上了有名无实的皇太后后一年,她的母亲鲁元公主也死了。又过了8年,临朝听政的太皇太后吕雉也死了。紧接着,吕氏家族遭到清算,很多都被诛杀,皇权又回到了刘氏手中。汉文帝即位后,封薄姬为皇太后,张嫣失去了皇太后的名分,被迁往北宫。

北宫其实是未央宫后的一处极为幽静的院落。朝野上下都知道张嫣与诸吕乱政无关,所以没有在算吕家的总账时杀死她。她独自生活在北宫中,无声无息,日出日落17年,于公元前163年默默地死去,年仅36岁。

张嫣死后入殓时,宫女们替她净身时惊人地发现,张嫣至死竟然冰清玉洁,依然是个处女。消息不胫而走,天下的臣民无不怀念怜惜她。于是纷纷为她立庙,定时享祭,尊她为花神,为她立的庙便称为花神庙。

张嫣不愧“花神”的称号,她的纯洁、她的无害,使得汉朝在惠帝死后又走上了正轨。正是她的不作为,成就了别人作为的结果。毕竟有些女人在一定的时期处在一定的位置上,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也是对历史的一种改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作为操盘大清帝国近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她之所以能长期占据权力的巅峰,

西游记中孙悟空一生最应当感谢的人是谁

将整个天下玩弄于股掌之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女人非常善于权谋,善于在各种势力之间搞手段,借力打力。咸丰十一年(1861年),咸丰皇帝突然驾崩于热河行宫避暑山庄。咸丰在临终前,安排了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集团,作

堂堂楚国的复兴竟然是靠一个大男人哭回来的

为日后辅佐新君的核心团队。然而,颇有才干,又独力一人在北京苦撑危局,与英法联军周旋的恭亲王奕?却被排除在“顾命体制”之外。咸丰帝这样的安排,让乃弟奕?感到寒心。同样对这个安排失望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新君载淳的生母,昔日的懿贵妃,如今的圣母皇太后——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仅仅是后宫的富贵,甄嬛式的成功,不可能让她满足,她期待的是掌控权力的成就感,是武媚娘式的那种成功。不安分的慈禧,联络了失落的奕?,又加上没有主见的母后皇太后——慈安太后,又得到了握有兵权的胜保支持,几人联手,发动了政变,以雷霆之势,搞掉了顾命八大臣集团。一代权臣肃顺,最终落得个问斩菜市口的下场。

在历史上,这次政变被称为“辛酉政变”,因其发生在辛酉年。政变之后,新君载淳的年号也从八大臣拟定的“祺祥”为“同治”。“同治”,意味着两宫太后与新君同治天下,也意味着恭亲王与太后分享权力。恭亲王奕?,从此被加了一个“议政王”的头衔,担任领班军机大臣和总理衙门大臣,内政外交一把抓。“议政王”仅仅是在太祖努尔哈赤时代出现过,彼时有所谓“八王议政”的故事,“议政王”的存在意味着君权的软弱。恭亲王奕?,此时已经登上权力的高点。

恭王奕?是个有能力的人,也是一个傲慢的人。在他眼中,慈禧太后不过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妇人而已,屈居其下,不过是名分尊卑所限而已。奕?的傲慢不是没有资本的,毕竟作为道光皇帝的第六子,他差一点就成了皇帝。慈禧太后需要的不是一个有主见有能力的权力分享者,而是一个有能力办差的

揭秘让乾隆念念不忘的香妃的真实身份

奴才。

借力打力,慈禧再次祭起这个法宝。同治四年(1865年)三月,慈禧太后授意朝中言官发动了一场弹劾奕?的风潮。言官御史是慈禧经常利用的工具,昔日搞掉肃顺集团,御史们也曾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在这场风潮中,翰林院编修蔡寿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在弹劾奏折中指责奕?“揽权纳贿,徇私骄盈,目无君上”。这个奏折中除了“纳贿”一项是无中生有之外,其他的大抵都是实情,奕?掌控朝廷内政外交一切大权,自然是大权独揽,在奕?眼中太后是个没有见识的妇人,骄盈也是正常,新君同治不过一孺子而已,奕?自然不会放在眼中,“目无君上”确实也有点。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