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傲翔九霄第一百七十五章炭火熄灭

2018-11-09 18:14: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傲翔九霄 第一百七十五章 炭火熄灭

沈涵焦急不已,不知道鹰翔会不会有事,看鹰翔这个样子感觉很危险。

沈涵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鹰翔的身体,随即啊的惊叫一声,急忙甩开手。

沈涵提起手掌一看,只见自己手上满布着细小的裂痕,裂痕处竟然结满了白色的冰霜。

沈涵心惊不已,此刻整个左手手掌没有半点知觉,就仿佛不是自己的似得。

沈涵可不想就这么丢掉一个手掌,这明显是冻伤,需要及时取暖。

他急急忙忙走出舱外,此时外面情况比较混乱,劫匪们想走而船上的人则阻拦。

甲板之上,天阶剑客白衣随风飘动,手中长剑的剑端有鲜血滴落,俊朗的眉眼没有一丝温度的看着对面蒙面的三人。

其中两人直直倒下,领头的那人则单膝跪地口中喷出鲜血,他捂着胸间的剑伤苦苦支撑,但鲜血仍旧快速流出。

“二弟,三弟!”领头人悲呛低声喊道,他和同伴之间感情很深。

他没想到一次看似普通的任务会让自己失去相依为命多年的两个老兄弟,自己也差点命丧黄泉。

“阁下是谁,请报上名号来。今日之事,他日在下必当十倍奉还。”半跪着的黑衣人声音冷的快结冰,目中满是恨意的盯着面前白衣翩然的天阶剑客。

“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不过我的名字告诉你也无妨,我姓肖,单名一个峰字。”天阶剑客收剑回鞘冷然道。

“肖峰。”领头的黑衣人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突然从嘴里吐出一个物件快速打向肖峰的胸口。

事出突然,但肖峰却并不惊慌,他倒退数步以手中的剑鞘打掉偷袭自己的东西。

但没想到,那东西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个装满烟雾的软囊。

软囊被打破后立刻放出大量的白烟,肖峰没有被白烟吓住,他沉稳持剑而立,侧耳倾听周围的动静。

听到左前方脚步声匆忙,料想是黑衣人头领要逃跑,天阶剑客脚步轻快追了过去。

刚追了两步肖峰顿时停住了脚步,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正常,真元力运行不顺畅。

他急忙屏住呼吸,没想到这白雾有问题,他吸入了少许入体内立时察觉到了不对。

肖峰剑眉一挑,用强横的修为压住体内的异常,快步追了过去。他曾有奇遇,身法短距离内特别快捷,很快追近了。

黑衣人头领受了伤,速度不快,脚步比平常沉重不少。

肖峰目中闪过一丝冷冽,一剑朝前方刺了过去,剑气森然锐利。

天阶巅峰真元力的强力灌注下,整个长剑成蔚蓝色,如梦似幻的蔚蓝色席卷了前方五丈远的范围。

这一击肖峰尽了全力,他相信五丈内的任何东西都会被自己强大的剑气绞成粉末。但这一剑却落空了星力捕鱼电玩城
,随即传来扑通一声落水声。

肖峰几步踏上去伸手猛的抓过去,劈啪一声响,结果抓了一手的木屑,他抓中的是船边缘的栏杆。

“可恶!”肖峰看着浪花滚滚的江水不禁怒不可抑,但却无可奈何。

“抓活口!”肖峰向其他人喝到,当即动手打趴下了另外两个准备逃跑的黄阶蒙面人。

船上的动乱很快平定了,共抓到了六名黑衣人,六人被五花大绑身上下了无数禁制。

但还没来得及审问六人就都离奇的死了,他们是中毒而死。

受伤的天阶供奉老者掰开黑衣人的嘴,并没有发现死士常见牙后藏着的毒囊,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寻死的。

老者对肖峰道:“多谢肖先生仗义相助,这些人应该是行动之前就服用了毒药,然后以一种特别的方法暂时压制。

被我们活捉后,他们来不及服用解药X射线防护服
,于是毒性压制不住毒发身亡。”

肖峰微蹙眉头道:“冯老言重了。我奉命随行商船,保护商船安全本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不过这些死士倒真是令人吃惊,那三人联手的剑阵竟然连我都被困住片刻不得脱身。”

老者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的乾坤袋递了过去道:“这是些上品元石,肖先生不嫌弃的话拿去把玩把玩。”

肖峰脸色当即就变了,严肃道:“冯老这是看不起我吗?

我身为执法队一员,以执行上峰命令和惩奸除恶为己任,怎么可以索要贿赂?”

冯老笑道:“肖先生言重了,这只是些小意思,是老夫敬重肖先生给的见面礼而已。”

肖峰摇了摇头道:“你拿回去吧,我是不会收的。”

肖峰坚决不要元石老者只好收回,老者心里暗自嘲笑肖峰是傻子,实在不懂变通。

他清楚执法队没有多少油水可捞,这些上品元石足可以抵得上肖峰大半年的俸禄。

没想到肖峰说什么也不要,坚持认为自己是职责所在不应获得报酬,真是傻透了。

不过这肖峰要不是够傻也不会加入执法队,以他的好身手去哪里不愁没有好待遇。

肖锋是个修出剑意的天阶强者,同境界无敌的存在,这样的高手谁不愿意请?

不过加入了执法队就不能受雇于其他任何组织,老者很是惋惜,不然盛宝堂能请到他做供奉倒也不错。

这次船上带的东西似乎比较特殊,执法队派出了他来随行保护,要不然可就糟了。

“对了,我们去查看一下东西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损失大不大?”老者急急忙忙道。

“应该没事,这些黑衣人的目标不是我们保护的东西,而是今天刚上船的货物。不过万事小心为上。

我发现他们时就已把那件东西贴身收着了,其他的就算丢了损失也不大。”肖峰一边说一边随老者下到了一间隐秘的船舱。

肖峰从怀里摸出一个黑色的木匣,老者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轻轻打开,亲眼看到东西还在老者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件东西很珍贵,是老者和肖锋一起保护的东西,不能有任何闪失。

“不过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来?”老者有些疑惑。

“这似乎跟我们的任务没有关系,以后我们轮班贴身保护这东西,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肖峰道。

“咦,怎么感觉似乎有些冷了,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了。”冯老喃喃道。

鹰翔所在的整个船舱都布满了冰霜,好在这里比较偏僻一般根本没有什么人来,是沈涵平时偷懒用来藏身的地方。

屋子角落里,沈涵生起了火炉正拿着扇子用力扇风,炭火刚刚被点燃,想要烧旺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刚刚情况一片混乱,厨房里一个人都没有,沈涵成功的弄到了火炉和木炭。

赤色的火焰升起,沈涵小心的把手掌靠近。

温暖的火光让沈涵手掌裂缝处的冰霜逐渐融化,随着沈涵手掌的温度恢复正常,有血水从伤口处滴落。

沈涵手的知觉也逐渐恢复,疼的直哆嗦,急忙撕了一块衣服把手包扎好。

然后他顾不得手上的伤口,急忙把火炉端到了鹰翔身边。鹰翔依旧不能动,浑身上下覆满了雪白的冰晶。

沈涵拼命的为炭火送风,希望火能烧的更旺。奇怪的是,火苗不但没有增大反而越来越小,最后竟然熄灭了。

沈涵是个很执着的人,不信邪,又重新烧了一堆火炭家具海运到澳洲

一连三次火炭都熄灭了,而且周围环境越来越冷让沈涵经受不住,他只好暂时离开船舱。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