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当一个好兵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暴力狂

2018-11-09 17:54: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当一个好兵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暴力狂

大友村是中越边境地区临近中方一侧的小村庄,全村共有三十五户人家,却居住着不下于五十名的光棍,“光棍村”的名声由此一炮打响,造成这种窘况的深层根源共有两点,一是太穷,全村都以种地为生,全村可供耕地的面积总共不超过一百亩,平均每户仅有三亩左右的自耕地,却要解决至少四五口人的吃饭问题。村民们没有上过学或是接受过任何技能培训,难以找到除了种地之外的其它谋生手段,导致增收困难;二是因为大友村是汉族村,“小聚居、大杂居”的民族分布特性并不适用这个地区,滇南省是全国有名的少数名族大省,少数名族的人口的占比远远超过了汉族人口,特别是靠近边境的地区,自然环境恶劣,汉人很难适应,多为少数名族聚居之地,大友村是中越边境方圆百里范围之内唯一的一个汉族村,在这个少数民族占据统治地位的地区,由于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等多因素的差异,很少会有少数名族的女子愿意嫁与汉人为妻,缺少外部人员补充的大友村,事实上已经陷入了画地为牢的窘境,这个人口不足二百人的小村庄,不可能从内部实现自给自足,僧多粥少的状况造就了大量光棍的出现。

近年以来,随着国家扶贫工作的不断深入,大友村的情况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政府扶贫的力度也是不断加大,通过指导农户开展种植转型、大力开展扫盲教育和技术培训等多管齐下的手段,大友村的农民收入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特别是一些年轻有闯劲儿的村民,主动走出来农村,投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浪潮以后,腰包鼓了,“买老婆”的风气就在这里慢慢地传开了,买来的老婆多半都是“越国新娘”,由于越国的经济发展速度较慢,生活水平不是很高,在绝大多数越国女子看来,嫁入中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个“越国新娘”的价格一般是在一万人民币左右,会砍价的七、八千元就能买到,至于那些售价三万、五万的越国新娘,其中很大的一部分都被中介机构占去了,针对农村地区而言,三、五万元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大友村的农民占了地理位置的优势,买回“越国新娘”的村民越来越多,所以才有了村民组团去买老婆的一幕。

刚满三十岁的赵刚,在大友村算是刚刚跨入光棍行列的新人,他对购买“越国新娘”的愿望并不迫切,之所以由他来组织这次的“买新娘”交易,主要是他这些年一直在外闯荡、见过世面,同时为人比较老实、深得村民的信任,本来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如果没有意外情况的出现,这些**了多年的老光棍们,此时都能抱着他们买来的越国媳妇滚床单了。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中途出了这样一个大大的漏洞,村民们一改之前对赵刚的态度,或是冷嘲热讽、或是自动疏远,特别是近期不断有人来找赵刚的麻烦,更是被村民们当成了实施报复的手段,赵刚对于村民们的态度极为失望,离开这里成了他唯一的选择,特别是经历了今晚的南溪河惊魂以后,他离开的决心就变得更加坚定了。

从南溪河回来以后,赵刚简单收拾了几身换洗的衣服,在河道里被拖破的湿衣服被他丢到了院子里,这身衣服是他最好的衣服了,上个月在河口赶集的时候花了三十块钱买的,老板娘说很合他的气质,他自己也感觉很是不错,穿在身上,就像城里的大老板一样,本想穿上它来娶老婆的,现在似乎也用不上了,赵刚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裤子上的破洞,又不由地想起了今晚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他的力气可真大,竟然把他拖了那么远。随即他又想起了几天前来找他的那两个人。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干部了,不仅给了他钱,还提醒他要赶紧离开,只可惜他没听领导的话,不然就没这档子事儿了。

“老领导啊,你咋就算地那么准呢,咋就知道还会有人来找我呢,唉,不是我故意泄露你们的行踪,你们来找我的事情,村里的那些狗日的全看见了啊,那些忘恩负义的东西,就像当初把我卖给你们一样,再次把我卖给了今晚的这些人,这两个人是知道你们找过我的,不过他们也只能知道这么多了,越国鬼佬的事情我没告诉他们,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你们去了哪里。我是一个农民,但是能够分清是非,那天杀了徐胖子壮士,绝对不是越国鬼子说的那样,是恐怖分子,希望我提供的线索能对你们有所帮助”赵刚两眼出神地望着南方,仿佛已经穿透时空,过了好久,他才回过神来,默默地拎起放在地上的破编织袋,里面装着他全部的家当。

越国老街的某个高档会所里,素有“越北侯”之称的阮晋辉已经在此躲了三天了,他这些天过得并不舒坦,一闭上眼就会想起无人飞机丢下炸弹的画面,还有那个眼睛大大的越国女孩儿,被机关枪扫烂脑袋的时候,眼睛始终盯在他的脸上,他能感到她的怨念,那诡异的情景不由让他想起了泰国的一部叫做《怨咒》的电影,他不确定那个小女孩的鬼魂会以怎样的方式找他报仇,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初买下她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她也是用那样眼神看着他,跟她临死前的眼神一模一样,难道说,那个时候的她就已经死了吗?阮晋辉不停地用手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就是无法将她从脑海中抹去,他狂躁的拍醒了睡在他身边的几个**女人,女人们张睁开迷离的眼睛,尽管心中有一万分不悦,却没有谁胆敢轻轻皱下眉头。这三天的时间,对于她们来说就像寒冬里的夜晚一样漫长,她们感觉自己就像任人鞭挞的女奴,一刻不停的被主人玩弄着和羞辱着,这个男人的体力好的吓人,三天的时间,他几乎没有闭上一下眼皮,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种猪,无度地发泄着他心中的**。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房间里面的**画面,阮晋辉一把推开了他跨下的裸女,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句“是谁”,敲门的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用手指头敲着房门。

这个时候,他意识到出了问题,赶紧从旁边的床头柜里翻出了一把手枪,然后麻利的拉开了保险,他身边的裸女全都被眼前的情景吓懵了,抱在一起瑟瑟发抖,阮晋辉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紧锁的房门,外面的敲门声依然没停,他轻轻地拨开门上的猫眼,打算透过猫眼观察门外的情况。

敲门声戛然而止,他正感觉奇怪的时候,耳朵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天崩地裂的轰鸣,巨浪似的撞击将他瞬间抛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断了线风筝,轻飘飘的往后飘了好几米远,然后仰面砸倒在地面,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却看到了一个铁塔似的男人提着脸盆大小的拳头朝他走了过来,下一秒钟,他只感觉脑袋嗡地一响便失去了知觉。

“首长,搞定”铁塔似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干得漂亮,带走”首长说完,便向走廊出口的方向走去。

“遵命”铁塔嘿嘿一笑,轻轻拎起晕死过去的越国猴子,然后邪笑着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躶体女人们,嘴里挤出了一句“可惜”,然后飞快的消失在了女人们的面前。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