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虐仙记第859章暗黑生死劫

2018-12-07 20:02: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虐仙记 第859章暗黑生死劫

薛冲喘息起来,就像是当初和信母君在床底上交易时候的光景,殚精竭虑,完全的透支生命潜能。可是这一切终究还是停息下来。

“是的,林慕白种植在我身上的精神烙印,凭我现在我的修为,是无法抹杀的。可是林慕白自己的攻击,却可以轻易的抹杀他下在我身上的心灵力烙印,这就是以毒攻毒的道理。”

老龙叹息:“我本来已经绝望,但是想不到,小子,你在如此困难的局面下心神丝毫不乱,甚至没有同我商量就去和林慕白拼命,我以为这辈子是完啦,想不到却给你找到了破解之法,实在是让人赞叹。我就是想不通,没有人在生死之间有你这样的冷静,可是你居然没有丝毫的慌乱,而且正好就抓住了这几乎是唯一的机会,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因为,心灵力本来就是一门最高深的武功,我现在用他和人道结合,终于产生了一些有益的变化。若是不明白人性的弱点,我今日不但不会成功,还有性命之忧。试想想,以林慕白如今的修为,弹指之间,我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我怎么还敢去招惹他,向他进攻,这就是自取其辱,可是林慕白刚刚到晋升的关键时刻,不敢动用真力来伤我,用的只是真我精神术,这在他先前向我出手的时候我就已经领教过了,虽然厉害,但是并不能完全的斩杀我。我当时赌的就是林慕白肯不肯牺牲自己的修为来杀我,结果表明,他的确是不愿意的,我也因此逃过一劫。这也是赌博,不过基于对人道的了解,我这一次赌博的风险虽然大,可是还是度过了,从此以后,我身上再也没有真我精神术的烙印,可以自由的修行啦。”

“那我们现在就回洪元大陆吗?”

薛冲摇头:“这当然不适合。洪元大陆即使是建立了神兽宫的统治。即使坐拥灵脉,但是哪里比得上洪夏大陆这里一口小小的灵泉,要修行,在这里要比洪元大陆快速百倍。而且,杀死范氏七杰之后,我必须要尽快的闭关,以求得突破。现在暂时不要卷入洪夏学院的竞争之中,只要我的心灵力再进一步。我感觉到可以海阔天空。就算不具备对付暗黑圣君的本事,但是要逃过他的感知,却是大有希望的事情。我只有首先保住性命,才能找他报仇。还好,我现在身上有他的女儿,正可以刺探一些其他的秘密。”

老龙就道:“林青青在照妖眼之中,我无话可说,毕竟是他父亲无义在先,她已经无处可以去,你就算纳取她做你的妻子。我也是毫无异议,可是余小白是暗黑圣君的女儿。以圣君的强大,难道不会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布置下什么手段,以便能够随时的找到她,好保护她?”

这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薛冲神色立即凝重起来:“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左缺为什么一再的想要找到余小白?我猜测他的意思是想要把余小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作为以后保命的法宝,既然左缺都不惧怕这一点,我为什么要害怕?”

“哼!小子。色字头上一把刀,我知道你为什么想要继续将她留在身上,就是贪图她的美色,可是你不要忘啦。你可以喜欢全天下的女人,可是你不能喜欢她,因为你父亲薛白羽就是死在暗黑圣君的手中,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薛冲的神色之中充满了痛苦。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第一眼看到余小白的时候,他就被她的美丽深深的震撼了。世上真的没有比她更美丽的女人啦。除了自己只有在画中看见过的自己的母亲夏秋水。余小白算是自己见过的女人之中最美丽的一个。

她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眼睛、、眉毛、鼻子、皮肤――,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全部合在她身上的时候,却带给人一种惊心动魄一般的魅力。

老实说,即使是元璧君、信母君那样子的女人,薛冲当时见到的时候也仅仅是向往,但是当薛冲见到余小白的时候他感觉到悸动。

修炼心灵力的薛冲,本来该对任何的女人都无动于衷,可是唯独对于余小白,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就决定要保护她。

若不是薛冲当初的救命,余小白早已经灰飞烟灭,和莫启雪与薛滚死在一起,而且从一开始,薛冲就明白了一个事实,他是自己杀父仇人的女人,自己本该杀了她的。

即使是不杀,也更不该救她,可是自己终于还是救了她。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十分美丽,才使得自己动了恻隐之心?

薛冲打开照妖眼的空间,轻轻的将余小白抱了出来,皮肤和皮肤接触之间,感觉到一种犹如凝脂一般的细腻温暖,她的身上飘散着幽香,甜蜜的幽香。

这不是幻觉。当薛冲再次确认这一点的时候,心中产生了一种美妙的感觉。一个女人的体香,居然可以是这样的美妙。

美妙无比。没有亲身体验到的人,永远无法明白一个美丽人,一个身上可以发出甜蜜幽香的女人的迷人。

若是一个平凡的女人,那也罢了,可是余小白却是一个绝顶的女人,她的丹唇,她的修靥,她的长腿,她的皓腕,她的贝齿,她的呼吸――

薛冲再次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我千万不能爱上她。我绝对不能爱上她,因为她是我仇人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可是使得薛冲无比恐慌的是,自己似乎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眼睛就再也难以离开。

“小子,你如果是实在忍受不住,不如就玩了她,然后再抛弃她,足以报仇!”

这是老龙的建议,也是老龙的观点。

“可耻!我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老龙叹息:“尘世之中,想不到真的会出现这样美丽的女人,真的是无法想像,比起我当初强暴的玉帝所思公主,姿色已经很接近。你还不动心?”

薛冲大怒:“闭嘴!我薛冲岂是你这种强暴民女的渣人!”

老龙不以为忤:“所思公主可不是民女,她是玉帝的女儿,是我未来的妻子,你说过到时候要帮我追到她的?”

――――――――

洪夏学院暗黑圣殿。暗黑圣君升座。

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了,所有人一起聚集在大殿之中议事。

即使是暗黑圣君的分身,主持会议也是寥寥无几,因为世上几乎就没有用的着他老人家亲自动手的事情。

上次余小白的失踪,算是一件。所以暗黑圣君的分身亲自主持。

可是三个月的光y过去啦,依旧没有进展,所以暗黑圣君这是再一次因为同一件事情召集会议。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坐上的暗黑圣君空d的眼神从水晶一般的躯体看出来,虽然是淡淡的一扫,但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是在看自己,噤若寒蝉。

他一旦出现的时候,那种在心灵上的无形的威压,就使得所有人都感觉喘不过气来,又不敢运功抵抗。

运功抵抗的后果,就是遭受到圣君更加强烈的精神威压。最终倒下,形魂具灭,这是没有丝毫悬念的事情。即使是暗黑圣君的分身,要杀随便哪一个人,就是算是四大杀神之一,都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这是绝对的权力,这是绝对的控制。在暗黑圣君的字典里,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意志,甚至是一点点的违背。

当初的左缺十分圆滑,表面上答应要成为四大杀神之上的左中神。其实却是图谋叛变,这才终于等到暗黑圣君闭关,劫持了他的女儿,想要在蛮荒之地修成真正的神功。夺取洪夏大陆的气运。

很显然,暗黑圣君降临在这里,培养出强大的洪夏学院,君临洪夏大陆,就是要夺取洪夏大陆的本源意志,夺取天意的馈赠。自己是这世上的强者,本来是最有希望成仙的一个,但是暗黑圣君出现,使得自己失去了这一切。

而这一切在暗黑圣君余飞龙看来,就是理所应当的剥夺。

可是左缺不甘心,要要反击,他要找到暗黑圣君的弱点,然后将来分一杯羹。在余飞龙降临洪夏大陆之前,左缺早已经是洪夏大陆的领袖,是厉害无比的人物。外人传说的暗黑圣君夺取了他的妻子云云,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

经过这些天的锻炼之后,薛冲进一步的想明白了其中关窍。对于左缺这样的人来说,女人什么的对于他来说或许已经不重要了,他所看重的,也许是将来能后成仙。

可是暗黑圣君的降临,使得他本来该得到的一切“理所应当”的失去,他当然要反抗。这才今日的局面,三大杀神一起出动,外加洪夏学院十大长老,一起缉拿左缺,但是无功。

不仅武功,范氏七杰还死在左缺的手中。

“范空飞,你说说看,你做了什么??”暗黑圣君的语声低沉,含糊,像是在说梦话,但是此话一出,范空飞就普通一声跪倒:“圣皇,是小的无能。这三个月之中,我带领家臣四处捉拿凡人左缺,惭愧的是,并没有查到他的丝毫下落,而且,还折损了七个长生第三重的弟子,望圣君责罚!!”

磕头咚咚有声,出血,神色凄惨。

但是暗黑圣君似乎就没有丝毫的怜悯:“嗯,你办事不力。当然是要罚的,这是一道生死劫,你想种在什么地方?”

范空飞的脸色如土:“圣君饶命,小的谢圣君厚恩栽培!”p股翘得老高,“就种植在我小腿环跳x上吧!”

哧溜!一道青色的光芒之后,范空飞就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滚。别看他身份赫赫,是洪夏学院四大杀神之一,平日里耀武扬威,可是现在就像是一条虫,在土里翻滚,显然是痛苦到了极点,可是他终于还算是硬气,没有叫出一声,只是嘴巴里的鲜血一滴滴的渗出,非常的恐怖。

暗黑生死劫!!这是洪夏大陆上魔咒一样的东西,但是有资格承受这种生死劫的人,却被视为一种荣耀。

只有功夫绝高的人,才有可能被赏赐这种生死劫。据说这是暗黑圣君独有的一种真气和神魂锻炼而成的毒药,一旦进入对方的x道,就再也无法被祛除,洪夏大陆上有数的高手之中,几乎每一个人都被暗黑圣君种植上暗黑生死劫,一旦他发动咒语的时候,被种植了暗黑生死劫的人就会刹那之间失去任何抵抗的能力,痛苦不堪,任凭摆布。

这本来是仙人才能拥有的手段,但是暗黑圣君却拥有了,并且牢固的控制着洪夏大陆广袤的国土,所有人都被视他蓄养的牛羊。

这其中当然有例外,那就是左缺。因为他拒绝接受暗黑圣君的招安,所以还是自由之身。可是暗黑圣君不会容许他这样做,若不是看在他左缺是余小白师傅的份上,暗黑圣君早已经对他动手。不过左缺明白,动手是迟早的事情,是永远受制于暗黑圣君,还是保持自由身,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所以,当暗黑圣君闭关的时候,左缺选择了劫持余小白,孤注一掷。

看着这样的折磨,所有人的心中有一种被刀割般的奇怪感受。暗黑圣君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能完成使命也就罢了,居然损害洪夏学院的威严,连死七名弟子,这是过,有过必罚。彭蠡祖,说说你的情况吧?”

“回禀圣皇,小的耗费了无数心血,没有捉拿到左缺,但是有奇功一件,抓住了百毒道人。”

所有人开始动容,这百毒道人全身都是毒,纵然是武功比他强得多的高手,也往往死在他的手下,并且藐视暗黑圣君,口出不逊之言,早就在缉拿之列,可惜难以抓捕。

暗黑圣君脸上露出笑容:“罢了,这一次就算你功过相抵。”

“谢圣皇。”彭蠡祖心中叫声好险,算是躲过一劫。

只听暗黑圣君的声音再次响起:“十大长老虽然也参与缉拿,不过凶顽十分狡猾,你们的武功与之相差甚远,罚三个月俸禄,你等可满意!”

“满意。”十个声音异口同声,充满激动。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