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千年的等待你是我千百年的等待

2019.05.16 来源: 浏览:0次
SyScan360看点国际级黑客教你突破
豆渣青菜饼的做法
AR不容小觑为何AR价值比VR还高呢

1 : 你是我千百年的等待

递给我 你的手

和着春风吹过的脸庞

是泉眼里涌出的清流

是浪花中诞生的仙女

是我在异乡尘封的梦( 文章浏览: )

我每夜都在梦里守望着你

你就是我的春雨 阳光

我的生命 复苏和希望

你是我千百年的等待

几世轮回

你是我 战士的新娘

为了爱

我战死在血腥的疆场

别拧我的旧伤 我痛

就跟1出现你便如梦恍然

心啊

我的心啊 悸动不安

你黝黑的眼珠

天真的在我的面孔上移动

(1副浑厚的面孔也如前世的模样)

流淌着又岂止是苍老的泪花

1种感激

抖落到嘴唇而后又咽下

我俩像快乐的鸟儿

追逐着比翼飞翔

我是欠你的

我的心镌刻着你索要的补偿

用我的今生

用我的躯体

做你胯下的白马

(我不是王子 是你胯下的白马)

驮着你 我的爱

在你的心窝窝里滚烫

我们的爱

向着湛蓝的天际

向着广袤的田野

1路狂奔

你是欠我的

你姗姗来迟的步履

让我在等待中望眼欲穿

北方的佳人

高贵的佳人

我心荡热烈的美女

也难免这几轮花白渴慕的责怪

----像月光1样

我要你 像月光1样

洒进我孤单的心扉

把欠我的所有 1并还上

陪着我

没必要再等待

永久不分开

2 : 等待千年的爱恋

金碧光辉的妖精王殿上,雕龙玉柱,流光溢彩,华丽得使人咋舌。环肥燕瘦的侍女都美得让人惊叹,此时她们穿梭在殿内殿外,忙着接待从天界,冥界来的贵宾。俊美无铸的妖精王优雅而慵懒的倚坐在王座上,手中珍贵的碧云玉杯衬着杯中淡蓝的百花酿,显得格外好看。我就这样傻傻的站在他身后,他是大家的王,而对我,他是我的天,我的全部。

只听得佩玉鸣鸾,数10个蒙面女子顺次走进大典,妖精王挥了挥手,她们揭开了面纱,殿内的空气仿佛静止了1般,这些女子均是妖精界各族高贵的公主,乃至连传说中妖精界最美的水族公主也在其中。

我的王永久那么自豪,那么夺目,低微如我,怎样能配得上他,他的妻子将会是这些高贵美丽的公主中的1个,而绝对不是1个卑贱的紫狐侍女。

王,当您命令水族公主抬开端,我看到了您眼中的冷艳。当您将王妃的雪炎手镯带在她手段上,当您深情的亲吻着她的额,当您唤她“我的妃”。王,我知道您爱上了她,看着您对她深情款款,我的心碎成1片1片,但我不悔……

紫夜,紫夜,等我长大后,我就娶你为妻,让你成为妖精界唯一无2的后。那时您拉着我的手,对我笑道。王,您知道吗?那时您的眼睛犹如夜空里明星,深入而璀璨,照亮了黝黑的夜空,也照亮了紫夜的心。虽然那年,您和紫夜都很小,可是紫夜会永久记得数千年前的那个夏夜,那句许诺。

王,紫夜只要陪着您就够了。我轻声的回道。顺从的让您牵着我的手,对您的话,紫夜1直坚信不疑。几千年来,紫夜乃至以为可以这样1直陪在您身旁,看着您由1个稚气的男孩演变成1个成熟而慎重的男子,紫夜真的好想就这样看着您,守着您。( 文章浏览: )

王,您还记得您送我的玉簪吗?王,谢谢您还记得紫夜的生辰,连紫夜自己都快忘记了的生辰,您却耗费法力帮我找出来。王,您知道吗?当紫夜拿着您送的那支簪时,紫夜真心感谢您为紫夜做的1切。

王,您记不记得,那年妖精界内乱,您被人追杀时,1个人应付上千个叛变的高手,看着您身上的伤,紫夜的心好痛,紫夜真恨自己的无能,紫夜将您送的玉簪上灌注了紫夜全部的法力,扔向正在对峙内力的你们。看着随着玉簪的碎裂,围绕在你身边的叛变者都倒下了,看着你10分顺手的将其余叛变者整理掉,紫夜的身体好软,好累,紫夜好想睡,黑色的香甜勾引着紫夜。可是您不准,您1遍又1遍的喊着紫夜的名字,紫夜其实也喊着王,可是,您没听见。王,您说,不准紫夜睡着,因而,紫夜很努力的不受黑色的诱惑,紫夜用力想睁开眼,想看您。可是,紫夜实在没力气了,就在紫夜打算第1次不听您的话时,1股微弱的真气灌入紫夜的体内,而筋疲力尽的您却昏迷了过去。紫夜喊到嗓子都发不出声音了,只剩下眼泪1滴1滴低在您的华贵却已破损的衣衿上。王,您唤回了紫夜,而紫夜却好怕唤不回您,紫夜等了您3天3夜,您还是没有苏醒,正当紫夜决定随您而去的时候,您醒了,您温顺的帮紫夜擦去眼角的泪,轻声斥责,哭什么?不是还没死吗?别哭,乖。您不知道,只要您不离开紫夜,紫夜乃至希望永久这样被您斥责。可是紫夜太开心了,本来流干了的眼泪又开始泛滥,而您却以为是您的斥责伤了紫夜的心,因此您叹息了1声,轻轻搂过紫夜的肩,道,傻丫头,你真的好傻。

您的双亲都死在了那场叛乱中,你拥着我,耳语道,紫夜,紫夜,只剩下我们了。

停息了叛乱了以后,您对紫夜真的好到紫夜历来没有想过的地步,紫夜曾开心的以为,您会这样1直宠着紫夜到天长地久。可是,抛弃我和父亲的母亲出现了,她有着几近和我1样素雅的脸蛋,在众多佳丽中,她明明美得像1朵清丽的百合,恰恰却在眉眼间带了股浓重的杀气。她是魔族的贵族,爱上了妖精界平民的父亲,面对不共戴天的魔界和妖精界无停止的指责,她终究还是选择抛弃了父亲和刚诞生不久的女儿。而父亲却因思念爱妻,相思成疾,终究1命呜呼,留下了无所依托的我。庆幸的是,在我饥寒交迫的时候,我的王救了我,多少人唾弃着我身上另外一半的魔族血统,可您却1个人承当起1切,将我完好的保护在您的羽翼下。

您和我都以为母亲是来投奔我们的,我们殷勤的接待了她,虽然她没有尽到母亲的。可是,您和我都把她当作唯1的亲人,曾相互依偎的两个孤儿,第1次尝到了家的温暖,您和我对她都没有任何的怀疑。可是恰恰母亲却是奉命来刺杀身为敌族首领的您,她趁紫夜不在的时候,偷袭了对她毫无戒心的您。您撑侧重伤,直到侍卫过来捉住了她,您的臣子将她关在了最阴暗的地牢里,您对此没有说甚么。紫夜知道您受伤了,不但是身上的伤,更重要的是心上的伤,曾您认为最亲近的人却背叛了您,您的痛苦,紫夜全知道。王,紫夜对不起您,是紫夜连累了您。<美敦力亿元罚单牵出垄断黑幕:进口支架出厂价仅千元
/p>

可是她终究是紫夜的娘亲,因而紫夜瞒着您偷偷放了她,她的眼中闪烁着不解,同时也闪烁着感激,唯1缺了紫夜最想要的母爱。但是,最后,她还是亲了亲紫夜的额。王,紫夜不悔,虽然从此紫夜失去了您的爱,您的信任,成为1个名不虚传的侍女,但是紫夜不悔。

王,紫夜好累了,感谢上天,王妃是真心爱您的。王,是紫夜该离开的时候了,当年的那场内乱之战后,您虽然帮紫夜续了真气,但是,那终究是您的真气,它太过强大,紫夜驾驭不了。这些年,紫夜硬撑着,等待有个真正爱您的人出现,继续紫夜未完的事情。紫夜不敢告知您,紫夜的5脏6腑早已破碎。王,紫夜不怕死,如果紫夜的死能换得您的幸福,紫夜愿意。可是,紫夜怕1死就再也看不到您了,会再也没有人愿意为紫夜点亮夜空。乃至连晚上紫夜都不敢放心的去睡,紫夜怕这1睡,就再也没有人陪着您了,但是紫夜现在放心了。王,能遇见您,是紫夜1生最大的幸福。

3 : 碎了等待千年的梦

“蓝你这样的女子,美貌与智慧并重,追你的人肯定排长龙呢。”

锋是蓝身旁很重要的1个朋友,也就只有他,可以把蓝的缺点看得明明白白,却依然把蓝当作完善的孩子,给予她无穷的支持和包容。

“呵,开玩笑,哪有,1个也没有呢。”蓝偷偷瞄了眼海,不好意思地反驳。

“怎样可能,你太谦虚了,回去要叫你妈妈把门坎修结实点,不然将来提亲的人太多,门坎都要塌了呢。”海也随声附和取笑小蓝。从冰箱拿出酸奶递给小蓝。

“都说没有了啦,我还愁将来要是嫁不出去可咋办呢?”小蓝夸大地捂住脸假泣,从海手中接过酸奶,心里却可笑地在偷偷乐。

“开玩笑,要是你40岁还嫁不出去,我负责娶你。”海好像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严肃地说。( 文章浏览: )

“40?太老了吧,那末老,你好意思娶,我都不好意思嫁呢。”

“那就30好不好,你要是30岁还嫁不出去,我1定娶你。”

“嗯,听起来还不错。可是我30你就33了吖,要是我到时嫁不出去你已娶了怎办?”

“不会的,如果你30岁还没嫁出去,我1定娶你。”

“我说过要在28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的,30岁还没嫁出去的可能性很小耶。要是你1直没娶,而我却先嫁了,那你不是很惨,呵呵。”小蓝笑得没心没肺。

“你嫁了后我就娶。”海顿了顿,”可是如果你30岁还没嫁出去我1定娶你。”

海今天太不正常了,从没见过他开玩笑还开得那末认真的,1副骗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附近的人都知道,海是很宠小蓝的。有什么好东西,他都等小蓝来了才肯拿出来,

而且最好的1定是留给小蓝的。别的女孩对他施暴,他也绝不怜香惜玉的反击,而小蓝对他一样”拳打脚踢”,他却不躲不闪还笑得异常开心,最多也是轻轻拍1下小蓝的头以示惩罚,

也就难怪附近的3姑6婆没事就在那8卦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

乃至连小蓝可爱的妈妈有时也会参1脚加入讨论行列。

可是,谁也没把此事当回事,只当是茶余饭后的笑话而已。

小蓝就读重点高中,住宿,只有周末才在家,而海,中专毕业,目前赋闲。

“吃苹果吗?我削给你吃吖。”明明是关了门的,海竟然突然带小祈进来。

蓝妈妈让海拿东西,把钥匙给了他。

见海进来,小蓝赶快把桌上的书收了起来,可爱地晃晃手中的苹果。

不知道为什么,在海眼前用功总让小蓝觉得很别扭。

“你?你这个千金大小姐也会削苹果?别是削完就只剩下皮了吧。”

海爱宠地笑了笑,从小蓝手里拿过苹果,很自觉地削起来。

“喂,甚么意思嘛,我才不是千金大小姐,都说我来削给你吃咯。”

小蓝有点不高兴地伸手去抢海手中的苹果,她不喜欢海叫她大小姐时的腔调。

“谨慎,别削得手嘛,你笨手笨脚的。”海低声笑着闪太小蓝的手,顺手轻轻地给了她1个栗子头。

“会痛的耶,猪头。”蓝痛地哇哇叫,同时很不客气地快速弹了下海的耳垂。

这招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打人还挺痛的呢。

海痛得呲牙裂齿,还不忘把削好的苹果切片塞到她嘴里,恶狠狠地说,“你吖,猪。”

“那末1小片也想噎死我,门都没有。哼哼。”小蓝对着海得意地做鬼脸。

“喂,我也要吃,都是客人,怎样待遇差那末远吖。”看着小蓝谨慎地喂小祈吃苹果,海不满地抱怨。

“要吃自己拿,你还真以为你是客人吖。”小蓝说完也不由得笑起来。

他本来就是客人嘛,不过看海的样子简直是当在自己家那末自由了呢。

“呵,那倒也是哦,蓝妈妈都说我在你家说不定比你还熟了呢。”海很得意的样子。

可是,提到蓝妈妈,他们都安静了下来。

妈妈是不会同意他们1起的,即便妈妈也喜欢海,但小蓝知道,海过不了爸爸妈妈那关。

最少现在不可能。

而海,比小蓝更清楚这个事实。

“妈妈说你迟点去D城,什么时候走呢?”小蓝玩着手中的笔,伪装不经意地问。

“不知道,也许明天,或许下个星期。”海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走的时候,跟我说1声。”

“嗯。”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就料到的,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莫名的伤感依然让人感觉快要窒息了。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各有所思,小蓝1直低头把玩着笔,不敢看海的眼神。

没过几天,海去了D城,是蓝妈妈跟小蓝说的。

海,第1次背背了对小蓝的许诺,他答应过,走之前会跟小蓝说的。

可是他没有。

小蓝茫然地握着手中的,像个被抛弃的小孩,蹲在旁哭了起来。

她把海的默念了几10遍,直到深深地印在心里,仍然没有勇气打给他。

她好怕,怕海从此就消失了,怕海真的不再要她了。

她只要1有时间,就呆在宿舍不出去。

她在等海的,之前他每天晚上都会给她的。

只要他想得起她,就1定不会忘记这个号码,就1定不会找不到她的。

可是,海1直没有来。

小蓝也试过打给他,可是没人接,在深夜里恣意地响个不停,每声都恍如是划在小蓝心上,让小蓝觉得没法呼吸,直到接线小姐温顺地提示没法接通时,小蓝反而有松1口气的感觉。

她已没有勇气再打了。

偶尔的时候听到响两声或3声就突然停掉时,小蓝都会以为是海打的。

由于海说过,打的时候响两声,就代表他想她,响3声,就代表他爱她。

可是,小蓝1直不知道海到底有没有打过,由于,她们宿舍的是没有来电显示的。

可是她依然会1厢甘心地认为,那就是海打的,由于也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继续等下去。

她不敢告知自己,说海根本就不喜欢她。

她怕有1天海突然回来,告知她说他其实1直1直很爱她,他在为他们的将来努力,要是她先放弃了,那海怎样办?

1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除宿舍偶尔响起或两或3响后停掉的铃声,海就像人间蒸发1样,消息全无。

终究,小蓝决定去D城找海,不管如何,她得见海。

坐上当天的火车,小蓝义无返顾地上路了。

坐在车厢里,小蓝渐渐冷静下来。

她在D城1个人也不认识,她该如何找海?

要是她找不到海,她该怎样办?

拿出走之前锋给她的,她拨打着海的号码,每个按键都好像有千斤重,她乃至不知道,海有没有换号码。

幸亏,通了。

“喂。”海沙哑着声音问。

“是我。”小蓝的心狂跳。

海没吭声。

“我现在在火车上,晚上8点到D城火车站,我在那等你,你可以不出现,但我会1直等。”

小蓝1口气说完,不等海出声,就挂了,同时把手机电池拆了下来。

心仍然狂跳不止。

想象着海被挂后的无奈表情就忍不住轻声笑起来,心情却仍然异常沉重。

下火车以后已是夜晚了。

本来热烈的车站随着乘客的离开也愈发显得冷清。深秋的风在夜里益发冰冷,

拉高的风衣依然挡不住寒风的侵袭,小蓝不由地哆嗦起来。

附近有很多民工走来走去,时不时还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小蓝。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真的,只要海出现就好了,其他的甚么都不重要了。

半个钟过去了,1个钟,两个…都快101点了,海还是没有消息。小蓝开始失望起来。

1个女孩深夜在陌生的城市,还在骚乱最多的火车站等1个可能不会出现的人,

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冲动和不成熟。

陌生的面孔来来去去,他们偶尔瞄过来的眼神让小蓝感到莫名的恐惧。

她苏醒了,决定离开。

她不能在这样的地方过1夜,明天她回去,继续做爸妈的好孩子,她不再任性,她会乖,她不会再为海伤心了。

小蓝渐渐地站起来,失魂落魄地走出车站。

谁也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的小蓝,也没人想到半夜有人会突然横过马路。

1阵刺耳的刹车声破空而起,海痛苦而失望的咆哮在夜空中愈发凄厉,

“不要!”

听到熟习的声音,小蓝从刺眼的灯光中飞快地抬开端来,搜索着海的身影。

原来他早就到了,怎样她都没发现呢,真傻。

小蓝灿烂地笑了起来,而短暂的笑容却马上在小蓝的尖叫声中被扭曲的痛苦表情所取代。

满身是血的小蓝被海抱在怀里,抱得那末紧,好像怕她会消失似的。

眼泪从海的眼里流了出来,1滴?1串?分不清了。

小蓝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海有多么的后悔多么的失望。

“都叫你……多吃点……你不吃,看你……多瘦,净是骨头。”小蓝艰巨得转了转身,

在海的怀中寻觅更舒适的位置。

“好累,想……睡觉了。”小蓝痛苦地皱了皱眉,眼睛半闭起来。

“小蓝,不要睡,不要睡,你答应过我,要等到30岁嫁给我的。”

海急切地摇了摇小蓝的肩膀。

“30岁……太……老了,你……好……意思娶,我……还不好……意思……嫁呢。”

每吐出1个字都好像在打仗1样那末辛苦。

“不老,小蓝不管多少岁都像小孩,都1样美…太年轻我1无所有,我拿什么给你幸福?

如果1个男人没法给心爱的女人幸福,那他娶她干吗呢……不,我不要等到30了。只要小蓝愿意,等你20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不然我们明天山西85岁老人笑对癌魔30年:要相信自己(图)
就结婚。你不能睡。”海不住地摇着小蓝的肩膀,

怕她1不谨慎就睡着,就再也起不来了。

“我们结婚,你不是1直说吗,好男人太少了,将来要生个帅小子把他培养成绝世好男人的吗?我们生1个像小祈那么可爱的,再生个女儿把她培养成绝世美女…你说好不好?”海越说越快,小蓝的呼吸却愈来愈微弱了。

“好,下辈子我也要做你的老婆。”小蓝满足地笑着,手渐渐垂了下去,嘴角依然挂着幸福的笑容。

可是,再也没有痛苦了。

“不!不要!啊……”震耳欲聋的是海痛苦的喊声,可是小蓝再也听不见了。

前世欠你1滴水,今生还你1世的眼泪。

4 : 千年的等待

梦幻的蓝色经典

水晶的记忆空间

霎时间最是那回眸的1瞥北京市急性乙肝发病率降至历史最低

唤醒了沉睡的曾今

是谁,把沧海守成桑田

把海石等到枯烂( 文章阅读: )

是谁,把青丝熬成白发

把天荒连成地老

或许是两点之间的距离遥远

是相遇美好时光的短暂

或许是邂逅离别的情丝牵绊

是心心相印的希望茫然

谁为谁染红1片苍翠的竹

化为1只5彩的蝶

谁为谁凝成1滴千年的泪

守成1座永久的碑

谁把等待变成1头苍茫的白发

比作1个奇特的神话

谁把等待记为1篇古老的传说

谱成1曲动人的离歌

千年的等待

几生几世的轮回

只为曾

茫茫人海中的那回眸1瞥

5 : 千年等待,玉成我们的相守

凄凄的笙箫奏响千年的别离,暮色的浓郁,是心情的诉泣······

请谅解我的自私,我不想等待千年,孤单千年只换来1次回眸。我要做你等待千世爱人时身边的1株樱花树,静静的陪在你身边,在你不知觉时,与你已相守了千年。

世间几人能做痴情的白狐,耐过千年的孤单?耐过了,却非白狐。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千年的等待又换来了什麽?是想相1眼后,又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孤单。你总会觅到自己的爱人,那请让我与你1起等待,1起寻觅。我可以笑着对你说祝愿,由于我们早已相守千年,我已无怨,无悔。

我宁愿做1朵你不曾驻足而望的樱花,静静的,静静的陪在你身边。等待,寻觅你的她。然后笑着说祝愿。

毕竟,千年的等待,玉成了我们的相守。

宝宝夜里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夜里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夜里咳嗽厉害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新生儿能喝四磨汤吗 输送网带 恩施建筑资质代办 拉力机 定做西服 西装定做 弹簧拉力试验机 材料试验机 鄂州建筑资质代办 咸宁建筑资质 咸宁办理建筑资质 济南试验机 万能试验机 央视广告 压力试验机 万能材料试验机 定做西服 cctv广告费用 医院库